第541章 你连做人都不配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老爷子没有强迫夏晚晚和曜天回沈宅,反而将小白留了下来。

    只是当早晨王嫂和曜天一大一小堵着小白挤奶的时候,晚晚忍不住捂脸,开始怀疑儿子那么喜欢小白,究竟是因为小白本身,还是因为人家小白的奶。

    再次捂脸。

    简单的吃过早餐,晚晚将曜天送去了艾格,自己才回公司。

    刚宣布自己的身份就请假三天,夏晚晚多少有些不自在,只是令她意外的是,在前台居然看到了当初应聘时怼她的姑娘范雅。

    夏晚晚奇怪的看了对方一眼,倒是范雅好似不认识她一般,完全将她无视。

    晚晚轻轻挑眉,然后进了设计部。

    还没开口,同事们都围了过来,不是关心她身体就是关心沈崇岸身体的。

    不过关心她身体,晚晚可以想的来,只是见有几个同事关心沈崇岸身体时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晚晚不由生疑。

    等回到办公室,晚晚便叫了李甜甜进来。

    “晚晚你真的没事吗?”见夏晚晚的办公室没人,甜甜直接喊她晚晚,目光里带着担忧。

    “我没事啊,我应该有事吗?”甜甜的话让夏晚晚更疑惑。

    “你难道不知道?听说三少出了车祸,伤着了脑袋失忆了,而且还……”甜甜有些为难,可见夏晚晚一脸的疑惑,干脆鼓足勇气继续问道,“而且你没看早上的新闻吗?”

    说着甜甜打开手机推送的八卦新闻,然后夏晚晚就看到照片上赫然是沈崇岸左拥右抱的图片。

    那标题更为劲爆,三少伤势未愈就撇下娇妻夜场寻欢,究竟是失忆忘情还是本性难移?

    夏晚晚,“……”

    这个色胚!

    想到她前些日子才为这混蛋正名,一夜间就让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

    “晚晚姐,你也别太难受,三少可能真的就是失忆,等他想起之前的事情,就知道自己的真爱是你……”甜甜见夏晚晚半天不说话,心中担忧慌忙安慰。

    “我没事,对了楼下新来的前台是怎么回事?”夏晚晚不想在自己的私事上有过多纠缠。

    “哦,你说挺漂亮那个吗?好像今天刚进来的。有什么问题吗?”甜甜不解的问晚晚。

    夏晚晚摇摇头,“没什么,你先去忙吧。”

    甜甜见夏晚晚似心不在焉,只当她很受伤想一个人静一静,只好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一整个上午,夏晚晚出去无论是分配工作还是例会,都感觉大家比往常更配合,而且各个一副看弃妇的神情看着她,还带着怜悯。

    就连张叔都特意打电话来慰问她。

    夏晚晚,“……”

    她看起来很可怜?

    在这种迷之气氛下,晚晚坚持到了下午,最后在带领着杜泽和李甜甜到沈氏工地考察为由才结束。

    不管她和沈崇岸的关系如何,都不影响夏晚晚带领同事参与沈氏的设计竞标。

    而且上周耽搁了三天,让他们的时间变的相当紧张。

    等结束考察,晚晚接到阿乐的电话,吴春华要见她。

    直接在工地和杜泽、李甜甜分开,朱周就将夏晚晚送到了派出所。

    才两天不见,吴春华就没了昨天的气焰,看到夏晚晚直接站了起来,“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出去!”

    “吴阿姨在开玩笑吗?我怎么会有权利放你出去,这是法官的权利。”夏晚晚淡淡的看着吴春华回答。

    “你胡说,如果不是你警察怎么会抓我?一定是你让他们告我的对不对……”吴春华这两日受了不少苦,又得知自己要是请不到律师,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记得嘴巴里一层燎泡,将夏晚晚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是我让你去独居老人家当保姆顺便勾引人家老头子,骗婚骗财了?是我让你骗了人钱财还将人毒死了?吴春华,你当这世界没有王法吗?我只问你,我妈当初是不是你推倒才出的意外,你是不是在那时候就已经盯上我爸了?”夏晚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吴春华,想从对方身上看到真相。

    吴春华听到夏晚晚提到自己母亲的死,心中微震,却很快平静下来,“如果你帮我请律师,让我无罪释放我就告诉你。”

    “吴春华你可以不说,但我又的是其他办法让你说出来,至于你能不能无罪释放,那要看你是不是冤枉的,可据我所知,俞老的食物里被检测出了微量的有毒物质,虽然不会一次致死,但长时间使用,会使得各个器官渐渐衰竭,直至死亡,而上一任被你骗婚的老头体内也查到了同样的物质,所以你即使不是死罪,也会是无期徒刑。”

    “不可能……我不要关在这里一辈子,我不要……”吴春华被夏晚晚铿锵的声音震慑到,嘴里低低的呢喃,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可吴春华越是不想接受,夏晚晚越是邀请她清楚,“当初你害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你不要?吴春华,别做梦了,你一辈子也出不去了,要么告诉我真相,我让你安安生生的待在这里面,要么你不说,我再想办法让你说,别忘了吴诗晴这次判了三年,如果……我是说如果她在里面再犯点什么……”

    “你这个贱人,你在威胁我!”吴春华刚才还在恍惚挣扎,忽然听到夏晚晚的话,大声咒骂。

    可夏晚晚却不为所动,她早已经不是18岁之前那个懦弱又蠢善的小姑娘了,看着失态的吴春华,“你说或者不说这辈子都已经注定了,难不成还要将女儿的一生也搭进去?”

    “你……”吴春华气的浑身颤抖,忽然冷笑一声,“哈,你问我的时候,自己心里不早已经有了答案吗?是,当年是我推的你妈,可你以为那能怪我吗?是你妈抢了我的位置,我比她更早认识国海,我们才是初恋,才是天生一对,如果不是妈,我不会嫁给那个混蛋,也不会一路潜逃……

    对了,你以为你爸是什么好东西吗?在你妈没死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复合了,他一直以为诗晴是他的女儿,可男人都是自私的,一面跟我上床,一面又跟你妈柔情蜜意,我只是帮他做出了选择而已!“

    轰!

    夏晚晚猜到了这个可能,却没想到事实比她想的更为难堪,怪不得当初方家不愿意母亲嫁给父亲,原来他们早就了解父亲的为人,也怪不得那些年父亲那么听吴家母女的……

    呵呵,原来一直多余的都是她和母亲。

    “现在你满意了?你的母亲才是拆散别人的感情的贱人!”吴春华恶狠狠的说。

    夏晚晚却冷笑,“如果没有我母亲,夏国海能自己开公司,如果没有我母亲的设计,公司能支撑下去?如果没有公司盈利,你还会找上夏国海?吴春华你那些年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偷来的,如今也该彻彻底底的还回去了。”

    “哪又怎么样?她还不是早死了!”吴春华恶狠狠的说。

    夏晚晚起身,冷冽的看着眼前狰狞的妇人,“我父亲去世的时候心心念念的人仍旧是我的母亲,你虽然用计谋得到过财富、权利、名声,但你从来都不配被爱,不,你连做人都不配。”

    “你胡说,是我不爱他,我是不爱他……”

    吴春华因为情绪激动被警卫带走,夏晚晚苍然离开,浑身寂冷。

    她虽然早已经猜到,仍没有亲耳听到觉得残忍。

    好在母亲已经不在,不用承受这背叛的痛。

    至于父亲,从他去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