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我不要去医院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朱周将夏晚晚送回沈崇岸的别墅,原本还担心她不愿意待,没想到夏晚晚悄然下车,静默的上了楼,就再没下来。

    王嫂担心的看向朱周,“小太太真的没事?我怎么觉得不对劲。”

    “这……应该没事吧,徐医生说只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朱周是后来才被派过来保护夏晚晚,并不清楚她和三少的前尘往事,只知道三少很爱太太,至于如今这情况,别说太太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就是什么事都想不起,大概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可她……要不我去端点鸡汤上去看看?”王嫂还是不放心。

    现在家里一个两个的失了忆,小少爷可怎么办?

    “也好。”朱周也没啥好法子,干脆让王嫂试试。

    可没一会就下来了,朝着朱周摇了摇头。

    朱周一时间有些慌,也拿不定主意,下意识的想给老板打电话,可立马想到老板现在的情况,怕打了也没用。

    就在朱周和王嫂惴惴不安的时候,周森的电话打了过来。

    朱周顿时松了口气,将夏晚晚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电话那边周森沉吟了好一会才开口,“你们小心盯着,别让人出事。”

    “这就完了?三少呢?”朱周一听周森这话,半天反应不过来。

    “三少已经休息了。”周森说完望了眼病床上沉着脸面无表情坐着的三少,赶忙挂了电话。

    朱周还想说什么,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和王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还真是天大地下的区别,果然男人心海底针。

    只是吐槽完,朱周意识到自己也是男人,干脆摇头,让王嫂今晚别回房间,就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免得楼上有动静听不到。

    “我就在外面车里,王嫂要有事,就喊我。”叮嘱完这些朱周才出了别墅。

    医院。

    周森挂了电话,就感觉到病房里的气温又降了一度,有些不安的上前,“三少,时间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沈崇岸沉默不语,狭长的眸子里染着一曾薄怒。

    一旁的周森被这怒意搞得胆战心惊,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有朱周和王嫂子在,太太不会有事的。”

    可他这话不但没有缓解沈崇岸的怒气,反而让周围的气压更低。

    周森适时闭嘴,再不敢多话。

    沈崇岸却越发的气恼,那女人是猪吗?说了不让她去催眠,她倒好他一出事,她转身就去了,难不成他将她赶出医院就是为了让她干蠢事?

    越想沈崇岸的心情越不好。

    如果之前夏母的死是晚晚心中抹不去的痛,那后来她成长中遭遇的一切就是她整个人生里最黑暗的阶段。

    他原本想要陪着她一起度过那段难熬的记忆的,可如今却只能让她一个人承受。

    想到这些,沈崇岸就感觉自己的心口被剜去了一大块,疼的浑身颤抖。

    那蠢女人还真是该听话的时候一句不听。

    这一晚,沈崇岸一夜都没睡好。

    而夏晚晚亦是。

    睡在昨夜和沈崇岸缠绵过的床榻,虽然床单和杯罩都已经换过,可她仍旧能闻到属于他的味道。

    或者说,这整个卧室都弥漫着属于沈崇岸的味道,不浓郁,却叫人沉醉。

    她好像从第一次被他救起之后就迷恋上了这种味道,只是那时候未曾想自己真的会跟这样高高在上一身矜贵,比女人还美几分的男人在一起。

    不,那时候连奢望都不曾奢望。

    后来现实将她击打的落荒而逃,以为自己换了个身份就能躲过命运的折磨,却不曾想这人什么都可以躲,却永远逃不开命运的掌心。

    夏晚晚使劲抱紧那薄被,试图从中感受到沈崇岸的体温,可脑海里冒出的却是他冷漠之极的狭长眸子。

    他似乎在说,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让我对你曾经死心塌地,可如今我清醒了,那么一切也该结束了。

    如噩梦一般。

    可残忍的是,噩梦会醒,她却置身于现实中,只能面对。

    夏晚晚一整夜脑袋乱糟糟的,一会想到小时候,一会对吴氏母女恨之入骨,一会又想到自己那是非不分的父亲……一会又忍不住自艾自怜。

    折腾到天色渐亮夏晚晚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想才闭眼就看到自己被几个医生抬上手术台,她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拒绝,可很快发现自己的身体臃肿笨重,似腹中有孕,惊慌失措的大喊救命,可周围的医生带着口罩齐齐看着她冷笑,其中有一个长得像吴诗情的女医生对着她举起手术刀,然后朝着她的肚子狠狠的划了下去……

    “不要,不要……”惊恐的大喊一声,夏晚晚直接坐了起来,发现天空仍是蒙蒙亮,而她全身湿透,连睡衣都被冷汗打湿。

    这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晚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声音干涩沙哑,已经发不出声音。

    外面的敲门声却更响了,还伴随着王嫂的喊声,“太太,太太您没事吧?太太……”

    晚晚艰难的爬下床,发生浑身每一次肌肤都疼,尤其小腹,好似才被剖开,牵动着的其他部位也跟着疼痛。

    冷汗一层一层的往出冒。

    外面王嫂敲了半天门,都不见里面有回应,一颗心高高悬起,忙喊朱周上来。

    晚晚挪着步子,艰难的去开门,可还没走到,门就被朱周一脚踹开,王嫂急冲冲进来就看到呆愣看着卧室门的夏晚晚,慌忙问道,“太太,你没事吧?我怎么喊半天你都不说话呢?可吓死我和朱保镖了。”

    “我没事。”反应过来门开了,晚晚哑着嗓子回了一句,转身又往床上走去,却被王嫂一把抓住了胳膊,有些不解的望过去,嘴巴张了张想问怎么了,却没发出声音。

    王嫂却是惊的一跺脚,“怎么烧成这样了?这可怎么办?”

    “我发烧了?”晚晚整个人都有些木,哑着声音问,还呆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可不是,烧的很厉害,太太您赶紧现在就去医院。”王嫂拉着晚晚就要往外走。

    晚晚一听要去医院,下意识想到沈崇岸坐在病床上冷漠的目光,拼命的摇头,“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

    她才不要去医院博那男人同情。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