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告诉他,没门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气冲冲出了病房夏晚晚,却在医院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跟上来的朱周赶忙顿住步子,安静如鸡的站在一旁。

    夏晚晚被气的不轻,可更多的是伤情,走到大门口已经冷静下来,想了想走到医院院子里的长凳旁坐下。

    朱周不清楚太太这是要做什么,想安慰,偏偏是个糙汉子,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给阿乐打了个电话。

    过了半小时阿乐带着拎着保温盒的王嫂进了医院。

    “太太,我听朱周说您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不如先吃点垫垫?”王嫂上前将保温盒打开。

    夏晚晚却摇了摇头,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沈太太,您还是吃点吧,三少那样对您也是无心的,等他恢复了记忆还不知道多自责,不过再这之前您还得保重身体,毕竟曜天小少爷还需要您。”阿乐柔声劝解。

    王嫂赶忙应和,“对啊太太,您忘了您还有曜天,小少爷多黏您,您也是知道的,如果伤了身体,小少爷该多难过?”

    晚晚想到儿子稚嫩的脸庞,还有期待她明天去接他的眼神,木然的脸上终于有了情绪,朝着几人点了点头,接过保温盒,低头缓慢的嚼着吃食。

    只是吃着吃着,忽然想到自己答应曜天星期六邀请妞妞来家里做客,如今沈崇岸这种情况,怕是要泡汤了。

    心绪复杂,低头努力的咽着午饭,如今沈崇岸这种情况,她不仅要照顾好儿子,还要帮他撑起该担的责任。

    可晚晚这么想,沈崇岸却并不这么想。

    旁晚,沈崇岸主动将晚晚叫到了病房。

    晚晚受宠若惊,以为男人想起了什么,可才进去就感觉到病房的氛围有些古怪。

    “崇岸,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忽略掉心中奇怪的感觉,晚晚看向穿着病服的男人,眼底闪烁着熠熠光辉,和灼灼期盼。

    “听说我名下的股份都在你手上?”好似没有看到女人的反应,沈崇岸盯着夏晚晚问,那目光就好似在看一个女骗子。

    夏晚晚一怔,被男人那目光刺痛,不可思议的望着男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不记得你是利用什么样的手段拿走的我的股份,暂时也不打算计较,但这份合约我希望你可以签了。”沈崇岸神色无波的看着夏晚晚,那张或人心神的俊颜上不带一丝人类的情感。

    仿佛夏晚晚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十足的骗子。

    夏晚晚,“……”

    想过会失望,却没想到会失望的如此彻底,从前的甜言蜜语就好似一个笑话。

    她上前接过沈崇岸手里的文件,细细的看了一遍,如果说上次她因为疏忽以为自己签的是股份转让合同,那么这一次她看到的合同就是真正的转让合同,且条件苛刻。

    那情话犹在耳畔,可忽然就物是人非。

    夏晚晚望着坐在病床上纹丝不动的男人,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许久她扬起那份合同,一点一点的撕碎。

    “你……”

    “我怎么?既然这股份是你签字赠送与我的,那就是我的,你没有权利逼我还回去,我也不会还回去。”夏晚晚打断沈崇岸,一字一句的说。

    她不稀罕沈氏的股份,但她讨厌他此刻待她的态度。

    “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沈崇岸的眸色冷了冷,看着夏晚晚说。

    “有什么手段,你尽管来,我等着。”说完夏晚晚将撕碎的合同朝着男人撒去,扭头出了病房,站在医院的楼道的窗台前。

    不知不觉时间已到了九月半,燕京的天气转凉,外面从旁晚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秋雨,风从窗户进来,泛着丝丝冷意,晚晚看向一旁的寸步不离的朱周,“有烟吗?”

    她隐约记得自己有两年是抽烟的,可从农场醒来后就似乎戒了,可这会心里难受得紧,嗓子也发干,忽地就想抽根烟。

    朱周迟疑的看着夏晚晚,“太太,我们做保镖的是不允许抽烟的。”

    “还有这样的规定,我怎么不知道?”晚晚不知道朱周是不是故意蒙自己,仰头不解的问。

    “是的,三少希望我们在您身边尽可能的减少存在感,如果吸烟的话会有味道,扔下的烟头也会带来各种隐患。”朱周回答的谨慎。

    晚晚点头,轻轻的哦了一声。

    那男人倒是细心,爱的时候体贴入微,不爱的时候清冷决绝,连个灰色地带都没有。

    “你们三少已经不记得我了,那你们也没必要跟在我身后,去忙你们的吧。”晚晚一直都知道跟在她身后的不止朱周一个。

    “抱歉,三少早前就买断了我们这些人的命,发布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您,所以无论三少记得或者不记得您,我们都会执行这一任务。”朱周非常严肃的回答。

    晚晚一怔,竟然是这样?所以她是不是该感谢那个男人,不记得她了,可还在保护着她?

    自嘲的笑了笑,冷风拂过,身体不自觉的颤了颤,也不知道没有签成合同的男人如今怎么样了?

    就在夏晚晚神思恍惚的时候,周森走了出来,“太太,三少请您进去。”

    “告诉他,如果还是逼我签转让合同,没门。”夏晚晚没动,直接向周森撂下狠话。

    周森有些为难,“三少说您可以尽管提意见,只要他能满足都会答应您。”

    “如果我要他马上记起我呢?”晚晚目光犀利的望着周森,试图从周森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可惜晚晚失望了。

    “我会向三少转达您的意思,不过还是希望您再考虑考虑。”周森滴水不漏的回答。

    晚晚则再没了谈下去的兴趣,转身走向电梯,朱周紧跟其后。

    周森望了眼太太单薄却倔强的背影,重新回到病房。

    沈崇岸一头的合同碎片还没有收拾,见周森回来,“她怎么说的?”

    “说除非您马上记起她,否则绝不会签转让合约。您看我要不要再去沟通沟通?”周森现在还不确定老板的意思,试探的问。

    “她人走了?”沈崇岸却仿佛没有听到周森的话,继续自顾自的问。

    周森点头,“走了,朱周跟着。”

    “嗯,那就这样吧。”沈崇岸重重的叹了口气。

    周森不解,“那合约?”

    “我本来也没打算让她签。”沈崇岸淡淡的回答,重新躺会病床,疲倦的闭了眼。

    周森猛然醒悟,三少这么做,竟然只是为了逼太太离开?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