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回归本性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史蒂夫带着夏晚晚和陈医生离开病房,周森暗暗松了口气,“三少,您真的要这样做吗?”

    “目前来看是最好的选择。”沈崇岸眸中藏着汹涌的痛苦之色,说完低下了头。

    “我担心太太不能接受……”

    周森说完,沈崇岸没动,许久沉默的闭上了眼。

    见此周森悄然退出病房,将空间留给三少一个人。

    病房外。

    史蒂夫按着夏晚晚的肩膀,“你不要冲动,说不准他过段时间就想起来了,如今这样刺激反而不好。”

    “我知道,可我控制不住。”晚晚情绪低落的说。

    “你是过来人,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要不你回去休息一下?”史蒂夫看着夏晚晚眼睑下的青紫,循循诱导。

    “我……在医院陪着他吧。”晚晚迟疑了下拒绝,虽然沈崇岸现在不认识她,可说不定相处久了就会回想起之前的感情,然后接受她。

    她自己当初不也是这样接受他的吗?

    有了这样的想法,夏晚晚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起身就准备回病房。

    哪知道这时候周森却走了出来,看向夏晚晚,“三少说他想一个人待一待。”

    夏晚晚才调整好的情绪忽地就崩了,有些失落的坐回走廊的椅子上,神情闷闷的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她有些好奇当初是那个男人太强大,还是默默的忍受了旁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才坚持到她记起那些琐碎的记忆,重新找回他。

    为什么才半天,她都有些无法忍受了?

    “太太一夜没怎么休息,不如我让人送您先回去。”周森沉吟了一会再次开口。

    夏晚晚却不想理他,只是摇了摇头,并不动弹。

    周森看向史蒂夫,史蒂夫朝着他摇摇头。

    见此,周森不再说话,悄然退开。

    下午,沈崇明、蒋楠和元翔都到了,得知沈崇岸失忆,一众的表情都非常的古怪。

    蒋楠更是直接问道,“这是把脑子撞坏了?会不会变成白痴?”

    他的话说完,换来史蒂夫的白眼,“只是暂时性失忆。”

    “那不就是撞坏了脑子吗?”蒋楠坚持自己的观点,然后就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下意识的望过去就看到病床上坐抬眸看他的沈崇岸,吓得一个哆嗦,“这怎么比失忆前还可怕呢?”

    说完蒋楠后退几步,下意识的站在了夏晚晚的身后。

    夏晚晚一愣,正好对上沈崇岸投来的冷冽目光,身体一阵发寒,却极力让自己表现的镇定,向男人回望过去。

    沈崇岸看着小女人才一天便憔悴下去的脸蛋,心中暗涛汹涌,面上却只淡淡的扫了眼,敛下眸子折听其他人说话。

    晚晚心中黯然,却并不言语。

    蒋楠看的不可思议,戳了戳晚晚的胳膊,“他连你也不认识了?不会吧,这是当初爱的有多死去活来,如今忘得有多一干二净,简直神人呐。”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元翔看到夏晚晚蓦然红了的眼眶,冷冷的瞥了眼蒋楠。

    蒋楠赶忙闭嘴,朝着晚晚连连道歉。

    晚晚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未说话,病房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尬。

    “周森,先送她回去吧。”就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下,沈崇岸忽然开口吩咐周森送夏晚晚回去。

    夏晚晚以为自己听出了,美眸睁大望着病床上的男人,想从中看出点什么,可最后发现她曾对她柔情似水的桃花眸里平静如一深潭,没有任何的情绪。

    甚至连之前的那一丝不耐都没有了。

    心像是被扎了无数血洞,疼的久久反应不过来。

    周森悄无声息的上前,“太太……”

    晚晚忽然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咪,瞬间炸毛,“不用送,我自己走。”

    说完夏晚晚狠狠的望了眼病床上的男人,头也不回的朝着病房外走去。

    “太太……”周森慌忙跟了上去叮嘱朱周将人看紧。

    而病床上的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多余情绪,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他生命里无关紧要的一个插曲。

    别说元翔和沈崇明这种亲眼见证了两人感情发展史的,就连一贯没心没肺的蒋楠都忍不住唏嘘,这世界上的感情还真是说不准呢。

    “崇岸,你就不怕自己后悔吗?”元翔望着病房上的沈崇岸,有些替夏晚晚可惜。

    沈崇岸仍旧没太多情绪,“我不记得她,谈不上后悔不后悔。”

    “还真是绝情呐。”蒋楠嘀咕一声。

    这次却没有人反驳他,大概在场的人都有同感吧。

    “说说车祸是怎么回事。”沈崇岸似乎并不想在眼前的问题上过多的纠缠,直接看向史蒂夫。

    史蒂夫是瑞安的医生,也最先接触沈崇岸,比其他人知道的能多一些,便接着周森讲了一半的话继续,“就目前查到的情况,想置你于死地的是宫云海最信任的下属陈宇,这次的车祸也一手由陈宇安排,你看接下来要怎么做?”

    “宫云海的案件走到什么程度了?”沈崇岸沉吟之后看向元翔。

    刚才几个人在知道沈崇岸失忆后,已经简单的介绍过了身份。

    “一周后开庭,对方律师坚持无罪辩护。”元翔收敛起个人情绪,回答沈崇岸。

    沈崇岸点了点头,“如果打官司,你有几分把握?”

    “目前来看证据确凿,想要判刑也不是很难,但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小马身上,至今为止我们的人都没有找到小马,假如宫云海比我们先一步找到这个人,那么情况就不一定了。”元翔虽然有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绩,可回答问题仍旧谨慎。

    毕竟司法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徇私。

    “那就尽管找。”沈崇岸想到自己身上的伤,沉声说。

    “崇岸,你一定要这么做吗?宫家虽然面上大不如前,但你我都知道那不过是假象,如果真正的全面拉开战斗,就算我们不吃亏,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我希望你能三思。”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沈崇明忽然开口。

    病房的气氛又是一冷凝。

    大家都知道沈崇明说的很对,可如今的沈崇岸却今非昔比,他既不了解具体情况,也不认识自己的爱人,心中没有多少顾忌,有的只是复仇。

    “所以大哥觉得我就该被撞死?”果然沈崇岸的回答让在场所有人都无奈了。

    沈崇明看着一贯纨绔跋扈,看似无害,行事却不择手段又狠辣果决,后来因为有了爱有了羁绊,做事变得有迹可循也有章法的堂弟,如今他忘记了夏晚晚没了软肋,这是要重归本性了?

    众人望着沈崇岸,莫名有些不安。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