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他一天没吃东西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在晚晚的低喃中醒来,却没用动。

    狭长深邃的黑色眸子里闪过一抹犹疑,却在晚晚抬头的那一刻重新闭上双眼。

    这一夜夏晚晚因为担忧沈崇岸一夜未眠,而看似昏迷中的男人亦是一夜未曾真正入睡。

    天空出现鱼白肚的时候,晚晚才肿着眼趴在病床上睡着。

    而等她闭眼的时候,沈崇岸陡然睁开眼睛,里面布满红色血丝。

    想到会客厅里,明明快要成为阶下囚却冷静如斯的宫云海,“我可以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哪又如何?对方的目标明显是你不是我,你想过没有,假如事情揭穿,对方我并没有上当,那么最危险的人是谁?对方能利用晚晚一次制造我们之间的矛盾,就不能利用第二次?你是否能保证第二次晚晚不会更危险?既然要合作,不如大家都拿出点诚意来,如何?”

    于是有了这场车祸。

    只有将晚晚从他们之间摘出去,才能保证安全。

    沈崇岸狠狠的闭了闭眼,多么希望此刻能伸手将人揽在怀里一起入睡,却不敢。他怕自己稍微一碰她,就心软,将所有决定作废。

    这一日,无法想象的难熬。

    而沈崇岸也如医生预言的那般,在第二天上午‘醒了’。

    晚晚惊喜的看着病床上的男人,慌忙去倒水,小心翼翼的将人扶起,用吸管喂他水喝,低低责备男人不告诉自己受伤的事情。

    自顾自说了半天,晚晚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已经叫医生了,马上就过来,你要不舒服可以先告诉我。”晚晚见沈崇岸用陌生又古怪的眼神看着她,也没多想,急急的说。

    沈崇岸蹙眉,似乎因为头痛表情有些皱,好一会才开口,声音干涩沙哑,但都抵不上他开口说出的话让夏晚晚来的震惊。

    他说,“你是谁?”

    夏晚晚先是一愣,随即好笑的看着垫着靠枕勉强坐直的男人,“沈崇岸你是不是傻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可病房上的男人并没有笑,反而依然盯着她,“你是谁?”

    夏晚晚脸上的笑石化在嘴角,皱眉偏着头,“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是一个很喜欢跟人开玩笑的人?”沈崇岸问的很真诚,却让夏晚晚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再往下沉,无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干涩的嘴巴,想开口,病房的门却被推开了。

    周森带着医生还有史蒂夫一拥而入,晚晚被挤到一旁,整个人呆呆的站在病房,刚才还因为沈崇岸醒来的惊喜,此刻都化成了无法言喻的不解。

    他失忆了?

    这会不会太高兴了?

    真当失忆是大白菜,谁都可以啊?

    等医生检查完,其他人也发现情况不对。

    “这……不会是失忆了吧?这么狗血!”史蒂夫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诧异的看着病房上对谁都一脸冷漠的沈崇岸。

    沈崇岸不理会他的咋呼,神情冷冷的。

    “难道是真的?”史蒂夫看的沈崇岸的反应,意识到事情不妙,下意识的望向夏晚晚,就见晚晚一副受了刺激的模样,一时间有种玄幻感,这竟然是真的?

    周森则直接看向医生,“陈医生,三少现在是什么情况?”

    “之前手术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三少的后脑勺有一处淤血,但因为靠神经太紧,如果做手术的话危险系数太大,会危机生命,所以没有动,三少的情况目前看来应该是由那块淤血引起的。”陈医生非常专业的回答。

    而医生的回答,让整个病房陷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安静。

    好一会周森才再次开口,“没有其他办法处理吗?”

    “要么手术,要么等淤血自动消散。只是作为脑科医生,我并不建议进行手术,至于自动消散,这要看运气,有可能半年、五年十年,也有可能永远,看个人的情况而定。”医生解释。

    “医生的意思是他有可能一辈子都记不起自己是谁,我是谁?”晚晚一直没有说话,此刻却再也无法平静,盯着医生的眼睛问。

    医生为难,“这种事情,我们也没办法。”

    “怎么会没办法?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怎么会没有办法?失忆又不是大白菜,谁想都可以?”晚晚最后的话几乎是低吼着飚出来的,她比在座的任何人都更清楚失忆的痛苦,只不过她是因为人为,沈崇岸则是意外。

    “小晚晚你别激动,陈医生不是说了嘛,这种事情得因人而异,说不定我们三少过两天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呢?”史蒂夫很少见到夏晚晚发飙,有些担心的安抚。

    可夏晚晚却一点都听不进去,“不,崇岸不会失忆,他怎么可能失忆……”说着晚晚就扑到沈崇岸面前,“我是你的妻子,你说过会一直爱我保护我,你不会忘记我对不对?”

    沈崇岸心痛的难以自持,可面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不起,我不记得你。”

    “哈……你胡说,你怎么会不记得我?你看看这里,是你前晚留下的痕迹,你怎么敢转眼就说不记得我?混蛋!”晚晚无法克制的低吼,她觉得沈崇岸是故意在报复她,以为她之前被失忆没有认出他,还要跟宫云海离开国内去米国,所以他趁这次车祸,故意报复她。

    可她吼完,病床上的人只是不耐的敛了敛眉,“你可以冷静一点吗?很吵。”

    “很吵……”晚晚以为自己幻听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眼睛还是那双眼睛,鼻子还是那只鼻子,嘴唇干涩些,也是吻过的那个,偏偏给她的感觉却已经完全不同。

    即便是在两人关心最糟糕的时候,沈崇岸都不曾用这种态度对她说过话。

    一句很吵,让夏晚晚觉得自己像是个笑话。

    她努力让自己的手不颤抖,努力告诉自己他不是不爱自己了,只是像曾经的她一样暂时失去了记忆,可为什么她还是这么难过的呢?

    是不是在她曾经认不出他的那些日子,他也这样伤心难过?

    但是真的好痛,眼泪在眼眶打转,可晚晚却倔强的不让再流出来,因为她在他的眼里看不到疼惜,只有不耐烦。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被爱人厌弃自己更痛的事情呢?

    “你可以出去了吗?我想静一静。”

    “我……”晚晚想说什么,史蒂夫却按住了她的肩膀。

    “让他静一静。”

    “可他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这句说到最后晚晚的声音哽咽的不能自己。

    史蒂夫眼眶一红,不管不顾的将晚晚拉出病房,再待下去,全得崩……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