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沉迷美色无法自拔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开始沈崇岸的吻还带着克制,可随着吻一点一点的加深,那蛊惑里掩藏在感官下的情潮渐渐失控,变成飓风暴雨般的热烈。

    等晚晚醒悟的时候,身上单薄的睡意早被剥光,身上绵绵密密都是男人落下的吻,她想说些什么,可身体比理智先一步沦陷,那溢出的声音细软娇喃,让彼此深深的沦陷。

    沈崇岸却嫌这还不够,久积成灾的渴望根本无法纾解,一把将晚晚抱起坐在她的大腿上,咬住那白嫩细滑的丰满,暗哑的嗓音一遍一遍问,“想不想要?想不想要……”

    晚晚全身肌肤都泛着浅浅的诱人粉色,在灯光下身形凹凸娇美,身体不可控的冒着湿意,不回答男人的话语,却下意识的用细长嫩滑的双腿蹭着男人结实的腓骨长肌,脖颈则用同样的动作蹭动着男人的胸口,红润的唇不受控的溢出动人的呻吟,那看着沈崇岸的潋滟水眸里有难解难分的痴迷与期盼……

    “沈崇岸,沈崇岸……”

    想要的话羞耻的说不出口,只能一遍一遍轻唤着男人的名字,一声比一声缠绵悱恻。

    忽地天旋地转,晚晚被重新压在身下。

    从将晚晚寻回,两人虽然日日相见,却总隔着因由。不但没有缓解那思念,反而越发思恋如狂。

    此刻再没了顾忌,彼此的理智全然瓦解。晚晚伏在沈崇岸的肩头,感受着他一次次的撞击,连骨头都舒服的酥了,眸光迷离的咬着男人的耳垂,脑海中翻腾出曾经恩爱的点点头,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仿佛置身在星空中,梦幻缥缈,整个世界都在晃动……

    不知餍足。

    晚晚第二天上午醒来,枕边已经空了。

    才挪动了下身体,就感觉全身的骨头如同散架般,想到昨晚的疯狂,老脸一红,低低咒了声禽兽。

    她最后累晕过去,迷糊间看到天空已经渐渐显出鱼白肚,偏偏身上的男人却还没有停下来,连什么时候结束的她都不知道。

    晚晚忍不住给沈崇岸多戴了一个绰号,禽兽!

    扶着进了浴室,人还处在半梦半醒间。

    等从浴室出来,仍没见男人,奇怪的出了房间,就听到一处有动静,奇怪的走了过去,就看到昨晚奋力耕种一整夜的男人,此刻赤着上身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想到自己起床都困难,再看看男人这精神头……

    晚晚下身一痛,忽然对面额头一层薄汗,却帅的恍如神祗的男人有些恐怖。

    她想搬家。

    “醒了?”就在晚晚在心中腹诽男人的时候,沈崇岸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抬头灿然一笑。

    夏晚晚仿佛被秋日的暖阳晃到,刚才想搬家的心忽地淡了,能每天起床看到这样一张赏心悦目的脸,痛就痛吧……

    节操这东西,有些真的很易碎。

    “还没睡醒?”见夏晚晚整个人懵懵的,沈崇岸关掉跑步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上前揉了揉晚晚还未干的长发,动作亲昵自然,带着浓浓的宠溺。

    晚晚俏脸一粉,“醒了。”

    “早餐,不应该是午餐已经好了,你先去吃,我冲个澡就下来。”

    “午餐?”晚晚的反应有些迟钝。

    “对啊,十一点二十分。”沈崇岸看了眼手表回答。

    “我迟到了……唔……”

    晚晚忽地大惊,人也清醒了大半,转身就要跑,结果小腿一软,差点跌倒,好在沈崇岸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扶住腰身,略微责备的开口,“怎么这么毛躁,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今天歇一天,明天去。”

    “可是……”

    公司的同事才知道她是海雅设计的大股东,她就请假,会不会让人觉得利用职权?

    “没有可是。”晚晚的话被直接打断。

    “好吧。”暗暗叹了口气,想起自己脖颈上密集的吻痕,知道自己就是强撑着去了公司,也指不定会传出些什么,干脆认命的点头。

    沈崇岸见此很满意的啄了下她的额头,“乖,先去吃饭。”

    “嗯。”晚晚乖顺的应了声,脚步虚浮的下楼,就看到喜上眉梢的王嫂。

    “恭喜太太终于和先生和好了。”王嫂扫了眼晚晚的脖颈,恭喜道,她再也不用两边为难,两边跑了。

    晚晚尴尬的轻咳一声,坐上餐桌。

    没一会沈崇岸就下来了。

    不似昨天一身休闲,今天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裤,白衬衫,衬的长身如玉,越发的挺拔俊美,就算是看惯了沈崇岸这盛世美颜的晚晚,也有些怔忡,“你今天要去公司?”

    “嗯,不过会先去见宫云海。”沈崇岸说着坐在了晚晚身旁。

    晚晚听到回答,有些诧异,“你去看宫云海?”

    “谈心事情。”

    “有眉目了?”晚晚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沈崇岸查到陷害宫云海,制造他和宫云海死结的幕后凶手了。

    “有一些猜想,但还需要证实,你今天安心在家,我上陪你吃饭。”沈崇岸不想晚晚为其他男人的事情忧心,柔声低哄。

    “我想去看曜天。”既然不上班,晚晚想去看看已经在艾格待了三天的曜天,刚才她看到小家伙的视频邀请,有五分钟的通话,而她完全没有印象,那就说明接的人是崇岸。

    她已经连续三天没亲眼看见儿子,前两天忙的顾不上,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时间,想念的紧。

    “好,我让你送你过去。”沈崇岸想到儿子早上哭唧唧要妈咪的样子,终是没忍心,答应了。

    得了首肯,晚晚心情大好,也不计较某禽兽昨晚的行径,开开心心的吃完饭,让朱周送她去艾格学院。

    沈崇岸看着晚晚丝毫不留恋的离开,先是愣了愣,随即轻骂了声小没良心的,然后穿上外套,也跟着出了宅子。

    半个小时后,沈崇岸悄然出现在了某警局的会客厅。

    宫云海已经在里面待了一天一夜,但却丝毫不见憔悴,看到沈崇岸也没有丝毫的意外,反而笑的非常的讥诮,“你这是来验收自己的作战成功来了?”

    “不,我是来找你谈合作。”沈崇岸完全忽视掉宫云海的态度,难得在对方面前真诚又严肃。

    宫云海略略意外,“谈合作?”

    “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