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谁比较重要?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酒吧。

    晚晚看了眼被拎走的平头男,转头继续自顾自的喝酒。

    可下一刻酒杯就被拿走了。

    “沈崇岸,你到底要干什么?”晚晚有些恼火,是他自己转身走了,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现在又巴巴的追上来干什么?

    “回家。”沈崇岸薄唇轻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我没有家。”想到那空空荡荡的夏宅,还有那些破碎的记忆,虚假的幸福,晚晚自嘲的回答。

    她有家吗?她早就没有家了。

    “我跟曜天是空气?”沈崇岸不悦。

    晚晚没应,小脸倔强的侧过去。

    沈崇岸伸手将她的脸扳正,就看到小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那之前因为她不信任自己,不给他解释机会,甚至一个人跑到酒吧来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大半,暗暗叹了口气。

    罢了,这坏脾气还不是他惯的。

    长臂一伸试图将人揽在怀里,晚晚却倔强的不屈从。

    沈崇岸伸手刮刮她的鼻子,“怎么还生气,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宫云海重要?”

    晚晚被问的一愣,被泪水浸湿的大眼睛里波光粼粼,比往日更为动人,此刻不解的望着沈崇岸,显然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可沈崇岸却坚持,“嗯,宫云海重要还是我重要?”

    “你重要。”被男人的认真感染,晚晚吸了吸鼻子闷闷的回答。

    “你确定?”虽然沈崇岸很有自信,可见晚晚刚才一直不回答他,到底是有些不安的,这会听到晚晚委委屈屈的声音,剩下的气又消了一半,却还是再次强调的问。

    晚晚点了点头,不明白沈崇岸问这些是什么意思。

    “那你为了他跟我离家出走?”沈崇岸得到想要的答案看着晚晚那水汽氤氲的眼睛问。

    夏晚晚,“……”

    她哪里有离家出走?只是忍受不了那些汹涌而出的记忆。

    “怎么?觉得我冤枉你了?”沈崇岸看着小女人呆萌萌的样子,心彻底软了,恨不得将她紧紧抱起,然后揉进怀里直接带回家。

    可现在不能,有些事情他必须要让这个女人明白。

    晚晚点头,他可不是冤枉自己了。

    “哦,那我再问你,你相信纪凌风还是更相信我?”沈崇岸一步一步循循诱导。

    夏晚晚心里已经明白这男人要说什么,伸出细嫩的手指了指他,“你。”

    “我怎么没感觉到?”沈崇岸发问。

    晚晚脸色有些不好,闷闷的低下头,她也知道自己那会有些冲动,可谁让那男人说纪凌风说的是真的,否则她也不会质问他。

    如今想来男人明显那会有话没说完,是她太着急了。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晚晚声音还是闷闷的。

    沈崇岸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瓜,“笨蛋。”

    让人又气又心疼的笨蛋。

    晚晚听到这个评价,别扭的侧过头,可沈崇岸偏不让她得逞,伸手又扳过那小脸,“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我们是夫妻,就该学会信任彼此,不能为了无关紧要的人伤了和气,不管是宫云海还是纪凌风,懂吗?”

    “懂。那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希望你为了我伤害别人。”晚晚的脸色缓和了些,低低的说。

    沈崇岸却睨了她一眼,“你确定是伤害别人,而不是伤害宫云海?刚才我让人料理那平头,也没见你说什么。”

    “不一样。”晚晚神色一尬。

    “怎么就不一样?那平头只是调戏了你和我,宫云海可是害的我损失了好几亿。”沈崇岸将那惑人的桃花眸微微眯起看着夏晚晚。

    “你也可以让宫云海损失更多,但藏毒是原则问题,那是要枪毙的。至于刚才的平头,一看就不是好玩意,说不定祸害过不少男男女女,给点颜色瞧瞧应该的。”晚晚其实早就注意到那男的在酒里动了手脚,只是她感觉到沈崇岸在身后,故意端过酒杯,实际上只是用下巴抵着酒杯,根本没碰里面的酒。

    沈崇岸听完夏晚晚这话,被气笑了,“你这逻辑倒是很有一套啊。”

    “那是。”晚晚才不管男人这话里是不是揶揄居多,直接当褒奖先收了。

    沈崇岸,“……”

    他是在夸她吗?这小东西。

    不过见晚晚破涕为笑,沈崇岸的心情也彻底好了起来。

    这时晚晚神色却有些犹疑,“那纪凌风的话?”

    “是我派去盯宫云海的人做的,但不是我吩咐的,我怀疑有人故意在火上浇油。”沈崇岸知道晚晚问什么,低声回答。

    晚晚听的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有人利用沈崇岸和宫云海的矛盾,让事件升级。

    假若成功,那就不再是宫云海和沈崇岸的矛盾,而是沈氏和整个宫家。

    到时候两家可就成了不解的死敌,如果斗下去必然两败俱伤。

    晚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看向这沈崇岸,“你知道是谁吗?”

    “还在查。”在没有结果之前,沈崇岸不敢确定。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晚晚意识到自己真的误会了沈崇岸,心中不免有些歉疚,忍不住问道。

    “现在啊?回家。”沈崇岸忽地一把将人抱起。

    夏晚晚轻呼一声,忙拍打沈崇岸的背,“你别,我还在等盛奈呢。”

    “她没空。”沈崇岸扫了眼远处被元翔挡住的女人,直接扔下这句就抱着人往外走。

    “你怎么知道她没空?”她好不容易约了朋友,还没见到,就被拖回家,心情很不爽,趴在沈崇岸的身上抗议。

    “我自然知道。”

    “呵!”

    夏晚晚郁结。

    而不远处比夏晚晚更郁结的是盛奈。

    她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元翔,“麻烦元律师让开,我约了朋友,她正在等我。”

    “你不用去了。”元翔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朱周,已经知道夏晚晚和沈崇岸在,而以他对沈崇岸的了解,应该很快会将人带走。

    呼!

    盛奈深呼一口气,“去不去见我的朋友是我自己的事情,应该同元律师无关吧?”

    “哦,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约的人已经走了。”元翔看着女人平静的回答。

    盛奈不信,转身去看正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扛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离开了酒吧。表情微愣,她今晚不在酒吧,是中途赶过来,没想到夏晚晚已经走了。

    既然晚晚走了,她也没必要留下来,回头看向元翔,“既然如此,元律师再见。”

    可就在盛奈转身的那一刻,她的手腕被抓住,不满的回头,就对上一张没什么情绪的俊颜,“元律师到底想干什么?”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