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包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被晚晚的话打断,看着她质问的模样,剩下的话愣是被逼的吞咽了回去。

    一张俊脸阴沉着,定定的看了晚晚三秒,然后转身上楼。

    夏晚晚没想到沈崇岸会离开,连句解释都没有,一时间怔愣在原地。

    就在这时王嫂拎着晚晚的东西走了进来,“太太,怎么就你一个人,先生呢?”

    夏晚晚猛然清醒,看到王嫂拎着的东西,直接上前接过来就朝着外面走去。

    王嫂不明所以,“太太,这么晚了您去哪儿啊?”

    “回夏宅。”晚晚脾性也上来了,扔下这句就出了沈崇岸的别墅。

    “可是其他东西……”

    “搬回去。”王嫂懵懵的,不是已经和好了吗?怎么又闹翻了?正想问之前带过来的东西怎么办,就被夏晚晚打断,让她搬回去。

    王嫂,“……”

    看看离去的夏晚晚,再看看不知何时站在楼梯口的三少,王嫂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先生,您看这……”王嫂为难,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你先回去吧。”沈崇岸声音疲懒的说。

    “那太太的东西?”王嫂已经将洗漱用品和日常的衣服搬过来了,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再搬回去。

    可她这话说完,就见三少脸色比刚才还难看,忙低头出了别墅。

    晚晚回到夏宅,里面空荡荡的,没有曜天,保镖也不在,加上王嫂收拾了一些日常去了隔壁,使得偌大的房子显得更加空旷。

    脑袋不受控制的闪出小时候的一些画面。

    一会是她骑在父亲的脖子上喊驾驾驾,一会又是一家三口围在院子里种桂树,那些记忆琐碎却叫人怀念,可很快画面就换成了父亲带着吴春华母女进入夏宅,堂而皇之的成了她的继母。

    然后先是被夺走了妈妈亲手为她布置的公主房,接着父亲、朋友都被吴诗情先后抢走,而她也从夏家最受宠的千金小姐变成了这宅子里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变成吴氏母子使唤最勤佣人,厨娘……活的不如狗。

    那些画面一点点的涌入晚晚的脑海,让她再也承受不住的抱头,扭身就跑出宅子。

    王嫂正踟蹰着怎么跟夏晚晚交代东西没带来的原因,就被人直接撞开,撞到了雕花铁门上,哎呦的喊了一声,正想问谁这么鲁莽,就发现人已经消失在路灯下,微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太太呀,你这么急是要出哪儿?”

    可晚晚并没有回应她,反而朝着小区大门跑去。

    “这是出什么事了吗?”王嫂狐疑的低喃,然后掉头又跑去沈崇岸的别墅,使劲的拍打门。

    沈崇岸扫了言屏幕里的人,微微蹙眉,按了下控制器王嫂就推门跑了进来,看到一身闲适装扮的沈崇岸,“先生您这是要出门吗?刚才太太忽然一句话都没说就匆匆跑了出去,不知道会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

    王嫂将情况对沈崇岸简单的说明了下,沈崇岸脸色并不好看,他那会的确被晚晚的气的不轻,觉得这女人真是越惯脾气越坏,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会听到王嫂说人出去了,一时间心急火燎的拨号。

    电话很快就通了,“晚晚呢?”

    “太太上了一辆出租,还不确定去哪里,您看要不要拦截?”朱周迅速汇报。

    “先盯着,我马上过来。”沈崇岸说完人已经出了别墅,如今的晚晚记忆不全,也没什么朋友,他实在想不出来,她会去哪里?

    车子一路狂奔,最后得到朱周的消息,人居然进了一家酒吧。

    沈崇岸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紧了紧,想到下午她开玩笑的说,失去记忆是老天给她重新生活的一次机会,应该珍惜。

    所以她这是去酒吧找艳遇了?

    一想到很有这种可能沈崇岸的后槽牙都咬紧了。

    进了酒吧,沈崇岸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上端着酒杯的女人。

    她长发披肩,虽然素着一张脸,可仍旧挡不住那艳光,此刻独自坐在吧台,落寞的咬着酒杯,让人一见难忘,周围已经有不少男人蠢蠢欲动。

    并且就在沈崇岸走近的时候,一个平头男堂而皇之的坐在了晚晚旁边问道,“美女一个人?”

    沈崇岸那双狭长幽深的眸子顿时变得阴云汹涌,偏偏坐在桌上的女人毫无知觉居然对那个一看就不怀好意的平头点了点头。

    平头男见此,只当夏晚晚默许了自己的行为,轻佻的搭讪,“哥哥请你一杯。”

    说完竟将一杯加了料酒精浓度颇高的鸡尾酒递到了晚晚面前。

    “谢谢。”此刻的夏晚晚心情很糟糕,离开夏宅她才意识到,除了那里,还有沈崇岸身边,她再无其他去处,甚至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最后在车上拨通了盛奈的电话,对方约她来自己的酒吧,晚晚想都没想就应了。

    可到了才知道盛奈正在忙,只好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闷酒,且来者不拒。

    而夏晚晚的反应彻底激怒了身后的男人,就在她端起那杯鸡尾酒的时候,手上一痛,难受的扭头,就对上一张倾城绝艳的俊颜,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冷笑一声,“放开。”

    “谁允许你喝酒的?”沈崇岸看着晚晚那张喝酒后粉着的脸,郁结的问。

    偏偏夏晚晚这会喝热了,一把挥开沈崇岸,“你是谁,凭什么管我?”

    “对啊,你谁啊?”见自己的猎物被别人盯上,那请夏晚晚喝酒的平头男站起来挡在夏晚晚前面。

    对方不挡还好,一挡将沈崇岸彻底激怒,冷冽的扫了男人一眼,“滚。”

    “靠,你TM谁啊这么横?信不信老子找人弄……弄死你。”平头被沈崇岸的一句滚激怒,抬头骂道,哪知道却对上了一张绝世无双的俊脸,声音不由自主的变低,取而代之的是色眯眯的垂涎,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酒吧遇到这一男一女的极品。

    “你们是情侣?”不等沈崇岸再说话,平头已经再次开口,却是问夏晚晚。

    夏晚晚没理会平头男,自顾自的继续抿了口自己酒杯里的酒,可平头男却已经了然,这对肯定是吵架的小情侣,他看了眼沈崇岸,一改刚才的威胁,嬉笑着说,“是情侣就好说,我看你们是学生吧?第一次来酒吧玩,不如哥哥带你们?”

    沈崇岸一眼就看到平头眼底的贪婪,冷笑一声,“你想怎么带我们?”

    “小兄弟真上道,这个数包你们一夜怎么样?”那平头一听有戏,朝着沈崇岸比了个八。

    沈崇岸没动。

    平头急了,“怎么八万嫌少,那我再加两万,包你们爽?”

    “好啊。”沈崇岸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那平头男一乐,猥琐的嘿嘿一笑,就要去拍沈崇岸的肩膀,可还没靠近就被一只手钳住了肩膀,疼的龇牙咧嘴,有种被铁器扣住的感觉。

    “十万,帮他爽一夜。”沈崇岸看了眼朱周吩咐。

    “三少放心。”朱周同情的看了眼平头男,单手一拎就将人带走了。

    平头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出了酒吧。

    是夜,某狭小的巷子不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站在远处的保镖忍不住看向面无表情的朱周,“这……差不多行了?”

    “三少说了要包他爽一夜。”

    “额。”

    两个负责留守的看着远处被弄成夹心饼的平头男,不由打了个寒颤,一致领悟出一个道理,惹谁都别惹三少,尤其是心情不好的三少。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