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为什么要这么做?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对纪凌风隐约有些印象。

    但更多还是上次在医院的接触,印象不算好。

    此刻见他和朱小姐在一起,才恍然想起上次朱小姐说过,他们的婚房就在对面,晚晚下意识的望了眼,就看到对面高树下的雕花铁门,被绿植缠绕,几乎很难窥见其里。

    “夏小姐,好巧啊。”不等晚晚开口,朱小姐微笑着打招呼。

    晚晚想到自己刚才和沈崇岸的胡闹,俏脸微红,好在路灯虽然亮,她却站在光影下,掩饰了此刻的窘迫,朝着朱小姐和纪凌风微微颔首。

    “晚妞,你和三少和好了?”就在这时,纪凌风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在有些静谧的夜色里显得分外突兀。

    夏晚晚一瞬间就感觉到身边男人的不悦,朝着纪凌风看了眼,“嗯,我们和好了,还有叫我沈太太就好。”

    言下之意我们不熟。

    或许熟过,可晚晚记得不清楚了,但却知道自己当初被宫云海带走,纪凌风也参与其中。

    如果真的是好友,晚晚觉得纪凌风不会那么做。

    但既然做了,也就不再是朋友。

    夏晚晚的话明显让对面的纪凌风感到不适,那张阳光帅气的脸上满是懊悔,“你还是怪我对吧?”

    “纪少严重了,我不记得我们很熟。”晚晚忽然发现失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起码应对起无关紧要的人很好用,一句不记得,可以撇清所有恩怨情仇。

    “晚妞……”纪凌风显然很失望,唤了一声晚妞,又想起什么,“你知不知道云海哥被抓了,就是因为你身后的人。虽然云海哥对你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可却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还为了你取走了一颗肾,三少用那样恶毒的方法对付他,会不会有些过分?”

    听着纪凌风一脸愤慨的为宫云海打抱不平,夏晚晚的脸色很不好,同时感觉身后的男人上前一步,忙伸手握住他的手,目光安抚的望了眼,“没有证据的话,我希望纪少还是少说为好,至于我和宫云海,他只是的表哥,我的心里只有沈崇岸。”

    比起沈崇岸的上前,晚晚觉得自己此刻的态度才是关键。

    而沈崇岸在听完晚晚的话,明显姿态柔和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家小女人维护自己,幸福感油然而生。

    纪凌风显然没想到夏晚晚没有恢复记忆,却对沈崇岸已经这般爱护,夜色中的眸底闪过一抹暗色,却并不罢休,“你就这么相信他?那你知不知道给云海哥藏毒的人是沈崇岸的亲信!”

    晚晚眸色微变,她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凌风。”纪凌风说完最后一句,朱舒文就感觉到周围剑拔弩张的气氛,轻轻拽了拽纪凌风的衣角。

    “想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没理会朱舒文,纪凌风见晚晚不相信自己,非常气愤的说,完全一副年轻气盛爱好打抱不平的冲动模样。

    晚晚没说话,心底泛凉,她不是不相信沈崇岸,可纪凌风如此笃定的姿态,让她一时有些不安。

    沈崇岸狭长的眸底升出丝丝冷意,“纪少,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你在威胁我?虽然我没有三少家大业大,可维护朋友还是能做到的,何况云海哥对我有提拔之恩。”纪凌风倒是一点不怕沈崇岸。

    沈崇岸淡淡的望了眼纪凌风的腿,没说话,可晚晚知道这男人很生气很生气。

    “没什么心情散步了,我们回去吧。”晚晚轻轻拽了拽沈崇岸的胳膊。

    “嗯。”沈崇岸点点头,那冷冽的眸子陡然柔和下来,牵起晚晚的手朝着宅子里走去。

    朱舒文看着沈崇岸夫妇离开的背影,不解的看向纪凌风,“凌风,你不该惹三少的,我们斗不过他的。”

    “哦。”纪凌风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庞在路灯的阴影下,看不清楚表情,许久才对身旁的女人冷淡的说,“装修的事情就交给你看着吧,我停工这么久,也该开工了。”

    朱舒文一愣,脸上闪过浓浓的落寞之色,最后无声的点了点头,可纪凌风已经朝着外面走去,并不在意她愿不愿意。

    被落在后面的朱舒文小跑着跟上,满眼的酸涩,忽然想到纪凌风刚才叫晚妞时的语调,心底生出一抹古怪的猜想,难道纪凌风也喜欢夏晚晚?

    随即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纪凌风听到朱舒文神经质的呢喃,语气不悦的问。

    “凌风,你……是不是喜欢沈太太?”朱舒文故意强调了沈太太这个词。

    哪知道纪凌风斜睨了她一眼,“神经,那是云海哥喜欢的女人。”

    “噢。”朱舒文暗暗松了口气,“凌风,我妈说既然婚期定下来了,不如找个时间两家人吃个饭,你看如何?”

    “没空。”撂下这两个字纪凌风直接上了车,哪里有公众面前的阳光热情,充满青春气息,反而眸底藏着一丝戾气。

    朱舒文冷冷的看着纪凌风开车离开,心中情绪复杂,她总觉得纪凌风与自己记忆中那个热情体贴的小哥哥不一样了,可到底是什么时候不一样的?她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

    难不成是因为他的腿?所以恨上了三少?

    想到医生上次的话,朱舒文的脸色越发黯然,虽然纪凌风的腿拆了石膏,也可以正常走路,但只要稍微留意就会发现,只要速度一快,他的腿就有些坡,并且很难再和从前一样跳舞。

    偏偏舞蹈曾经是纪凌风最热爱和擅长的。

    暗暗叹了口气,朱舒文纤细娇小的身体走进了浓浓的夜色。

    宅子里。

    虽然晚晚在纪凌风面前维护了沈崇岸,可回了别墅脸色就垮了,“纪凌风说的是真的吗?”

    她没说什么事,但两人都明白。

    沈崇岸望着小女人有些发白的俏脸,点了点头,“的确是我放在宫云海身边的人做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夏晚晚听到一半,震惊的打断沈崇岸,满脸的不可置信,她那么相信他,却没想到宫云海的事情真的是他做!

    那可是藏毒,如果稍有不慎,可是死罪。

    即便沈崇岸不愿意她和宫云海来往,也没有必要将人置于死地吧?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