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什么补偿?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的声音很低,华丽的声线隐约有些沙哑。

    晚晚侧头,就见男人一张俊脸上全是浓情,心蓦地发慌,耳旁却时不时传来低低的轻喘。

    “晚晚……”

    沈崇岸又低低唤了一声,似是情难自禁的低喃,带着惑人的温度。

    晚晚有些受不了男人这样,轻轻握了握他的手,“别喊我,看电影。”

    “嗯。”沈崇岸点头,可目光却仍旧落在她的身上。

    这时那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终于熬过去了,晚晚暗暗松了口气,却发现影院不少情侣都亲在了一起。

    这……

    “要不我们还是回吧?”晚晚有些怂了,虽然电影不错,但她脸皮没有男人那么厚,有些无法适应这种氛围。

    可沈崇岸却低头轻轻啄了啄她柔软的唇,“害羞?我怎么觉得你刚才看的比我认真?”

    夏晚晚,“……”

    这男人还是很讨厌。

    “再坚持一会,我们就回家。”沈崇岸嘴角微翘,看出晚晚的窘迫,也不纠缠在刚才的问题上,指了指屏幕。

    晚晚不好再说话,重新将注意力投在大荧幕上。

    故事很俗,男主女在最美好的年纪相爱,又互相将彼此交付,他们约定十年后结婚,却最终还是因为各种矛盾分开。

    少年人的爱情总是要惊天动地,要刻骨铭心,才显得有存在的意义。

    女主因为单亲,父亲嗜赌又势利,将考上大学的女主以二十万的彩礼卖给了电影里三十五岁的瘸子,成了人妇,当天夜里她砸伤所谓的新婚丈夫,开始了逃亡生涯。

    男主却因为家里投资得利,一跃成为城市里中产,被送出国读书。

    两个人走上完全不用的命运轨迹,像是再也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十年她辗转各大城市,坑蒙拐骗,谨小慎微的为生活奔波,俨然沦落为最世俗曾经最讨厌的那个自己,只为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却在一次扮演小四帮原配赶走小三的时候被揍,堂而皇之的撞在了十年后的他身上。

    彼时他英俊矜贵,一身高级定制,身后随着秘书助理一堆,她满身狼狈,脸颊还有被掌掴划伤的血痕。

    可只是一眼她便认出了他,也是一眼便看清楚了彼此的阶级,扔下一句抱歉就要离开,却被一把攥住了手腕。

    晚晚忽然就屏住了气息。

    她想如果是她大概也会选择逃走吧?

    这时手却被一旁的沈崇岸握的更紧,下意识的看向男人,却听到屏幕里的男主问一脸惊慌狼狈的人儿,“你什么价位,我包了。”

    晚晚愣了愣,她怎么觉得这种台词很适合沈崇岸说出口。

    可明明一句很羞辱的话,晚晚却觉得在那样的场景莫名有些酥。

    镜头里,小三带的人眼看就要打上来,男主却不放开她,竟然问起了价格,女主急的团团转,最后随意报了个价格,就听到男主回了句成交,便将人拎进了酒店的房间。

    没有前戏的动作,粗鲁暴虐,却似带着追寻多年未果的压抑,又似因为她的不自爱带了些许的报复。

    女主开始是懵的,可随着渐入佳境明白男人认出了她,那压抑的蓬勃感情一点一点的释放,低低的喘息中带着细细的啜泣,却发了力的回应男人的狠。

    从浴室到床上,从床上到沙发再到阳台,那样疯狂那样热烈。

    久别重逢甚是想念大概是这样?

    晚晚看的入迷,身体也软软的。

    电影结束的时候,女主逃离回他们曾经一起念书的小城,试图跟青春期和一路颠簸的那个自己和解,却在他们曾经约定十年后结婚的大榕树下看到挺拔英俊的男主,他朝着不远处的女孩招招手,镜头最后落在榕树上刻的那行小字上,赫然写着Lover。

    明明是B级影片,故事也俗不可耐,晚晚却听到周围低低的哭泣声,一时有些怔然。

    “我青春期有谈过恋爱吗?”走出影院的时候,晚晚忍不住仰头问身旁的男人。

    她记得一些破碎的画面,虽然知道自己被吴氏母子欺负的很惨,最臭美的青春期又胖又丑,但被电影撩拨出的少女心,还是隐隐有些不切实际的期冀。

    说不定她也有过心动男孩,甚至还曾经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青春期爱情?

    沈崇岸低头斜睨了眼满眼期待的小女人,伸手轻轻弹了下她的脑门,“你只爱过我,以前现在未来也只会爱我。”

    “无趣。”晚晚登时垂下眼帘无精打采的朝着男人摆摆手。

    “那你想怎么样?哥哥陪你重回十六岁?”沈崇岸原本只是想制造跟晚晚相处的机会,买票的时候完全没想到影院会推荐这类电影,抱着的是想将人拐上床的单纯想法,却如何也没想到自家小女人看个情爱片,居然看出了多愁善感,而且眼底是真的失落。

    这可不是他的初衷,当下上前挡在晚晚前面问,结果晚晚心思不知道飞去了哪里,直接撞了他一个满怀。

    “唔……”撞疼的晚晚闷哼一声,目光含泪的仰头,抱怨的戳戳沈崇岸的胸肌,“怎么这么硬啊,跟石头似的。”

    沈崇岸看着眼眶兀自红了的小女人,明明是抱怨,可怎么听怎么娇憨,想到晚晚多久没这样对他了?心软的一塌糊涂,长臂一伸将人抱在怀里,“乖,都是我的错,是我太硬了。”

    晚晚本来正感怀她失意的青春韶光,被撞疼,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陡然被抱起来当成小孩子一样哄,有些怔楞,可听到男人最后一句,登时红了脸,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

    可她这些行为看在沈崇岸的眼里全是撒娇。

    而一想到最近对他一直冷淡疏离的小女人在对他撒娇,沈崇岸的心情就飞扬了起来,不但没有丝毫的收敛,反而将人抱起来在原地转了一圈。

    晚晚不明白沈崇岸怎么忽然就发起了疯,吓得惊呼一声,可沈崇岸却并不收敛,反而将她举的更高,在夜色浓郁的夜里,肆意的轻狂。

    “喂,沈崇岸放我下来!”

    “叫声老公听听就放你下来。”

    “做梦!”

    “你再说一句?”沈崇岸将人举的更高。

    “啊……”

    夜色中晚晚的惊呼声越传越远,一直悄然跟着的朱周和其他保镖一个人打了个饱嗝,这狗粮吃的有点撑啊。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