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伪君子VS真小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不可以。”

    晚晚说完,以为沈崇岸会跟之前一样应诺她,却没想到男人一字一句的回答她不可以。

    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明白之前都可以答应,现在为什么忽然说不可以?

    不对,这个家伙从来没有按理出过牌。

    虽然和宫云海一起被她赶走,可宫云海可以安静的不打扰她,他却想方设法的刷存在感,生怕她忘记了他的存在。

    明明长得一张妖孽似的俊颜,偏偏骨子里霸道之极。

    晚晚这下反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沈崇岸,不早了。”不知道接下来这男人还会干出点什么,夏晚晚干脆出声赶人。

    “你今天打了那么多次电话给我,现在就这么放我走,不担心了?”沈崇岸心中已经有了分寸,晚晚虽然没想起大部分事情,但明显记起不少关于他的事情,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没有将夏母的死亡全部怪罪在他的身上,那么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趁热打铁,就不是他沈崇岸。

    “我说了,是曜天打的,问学校的事情。”晚晚别扭的侧过头,不想被沈崇岸这么快看透心思。

    好像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仍旧心心念念着他一般。

    “是吗?”沈崇岸不信,他太了解眼前的小女人,如果是真的,不会这样躲着他的目光,刚才被扇了一巴掌的疼仿佛都消散了,有的只是窥见晚晚心底秘密的愉悦。

    这些日子的辗转难眠,仿佛有了着落。

    “是,你再不走,我让王嫂送你走。”被逼到角落,晚晚的脸又有了转粉的痕迹,不得不伸手去推眼前有些得寸进尺的男人。

    沈崇岸却趁机握住晚晚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我可以走,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晚晚下意识的颦眉,沈崇岸却伸手按住她的眉头,“别皱眉,容易长细纹。”

    晚晚,“……”

    谁长细纹了?混蛋。

    “到底什么事?你说不说,不说我要睡了。”晚晚横了沈崇岸一眼,不爽的出声。

    哪知道沈崇岸听了,俊颜上浮出一抹促狭,“那你睡,我看着你睡了再走。”

    说着余光还瞥了眼晚晚书桌上散开的图纸,这明显是要熬夜的节奏。

    夏晚晚,“得寸进尺四个字会写吗?”

    “不会,你教我?”

    “无赖。”晚晚早知道这家伙脸皮厚,却没想到可以厚到如此程度。

    可她晚晚没觉察到,自己骂人时语气里的娇憨。

    沈崇岸看的开心,低头用下巴蹭了蹭晚晚的前额,“我可以走,但你保证不许给姓宫的机会,别看他一天文质彬彬、风度翩翩,其实就是个伪君子。”

    “他是伪君子,你呢?”晚晚真没见过背后说人坏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

    “我是真小人啊。”沈崇岸对自己也是毫不含糊。

    晚晚没忍住轻笑出声,“你倒对自己认识的很清楚嘛,小人。”

    “呵,我小不小你没想起来?那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沈崇岸挑了挑眉,整个再次凑近。

    晚晚先是愣了愣,接着石化,这男人是在跟她开黄腔?

    “沈崇岸你……”简直了!

    “食色性也,我是你老婆,你失踪加失忆这么久,知道我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晚晚,你得补偿我。”沈崇岸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里升腾起一层薄雾,叫人不可控的生出母爱的慈光。

    夏晚晚的心一揪,“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要怎么补偿我?”沈崇岸得逞,眼底精光一闪而过,越发凑近晚晚,他甚至隔着衣服都能想到小女人姣好的身段,这些日子日思夜想如何让她想起自己,然后不怨恨自己,都快忘了将她揽入怀中狠狠的纳入身体是什么滋味了。

    偏偏小女人此刻眼底迷蒙一片,那红唇水润润的,头发半干,衬的双臂纤细柔美,蝴蝶骨裸露在外,还有未干的水渍,如果说最初瘦了的晚晚是青涩执拗的,那么现在的她就似那刚成熟的水蜜桃,让他忍不住想要咬一口,再咬一口。

    他知道那非常可口,因为他尝过。

    晚晚的注意力一直在沈崇岸的身上,所以轻而易举的瞥见了他眼底闪过的光芒,猛然清醒她差点被这个混蛋忽悠了。

    明明是在讨论他们之间的怨仇,怎么就成了如何补偿他?

    再看看男人迷雾般眸子里的欲色,晚晚恨不得再给他一巴掌。

    这个混蛋刚给他使美男计!

    “想要补偿是吧?”晚晚忽然眼眸一勾,有些呆懵懵的看着沈崇岸问。

    沈崇岸一愣,看着小女人那水汪汪的大眼,那红唇比刚才还近,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小女人呼吸出的温热气息,一颗心都被挠的发痒,情不自禁的点头。

    结果下一刻晚晚狠狠的踩在他的脚上。

    沈崇岸一痛,直接蹦了起来,所有旖旎的思想都被赶走,呆呆看着小女人,“晚晚……”

    明明刚才气氛正好,怎么这丫头说变脸就变脸了?

    “我还没跟你好好算账,你倒跟我要起补偿来了,沈崇岸你可以啊……”

    “晚晚,我……”

    这女人怎么越来越聪明了?沈崇岸分外懊恼,还想抵死抗争一会,夏晚晚却直接打断他,“王嫂,送他下楼。”

    “晚晚,我话还没说完……”

    “王嫂,明天找工人在墙上砌一层玻璃渣。”沈崇岸不甘心,明明刚才气氛很好的,可他一开口晚晚又补了一句。

    沈崇岸,“……”

    他原本还打算被赶出去,再翻回来的。

    再不济,以后晚晚不想见他,他还可以翻窗窥视啊,这下连最后的希望都没了。

    “先生,您要不先回去,等太太消气了再过来?”毕竟是自己的金主,王嫂语气也不好太强硬。

    结果夏晚晚睨了王嫂一眼,“以后他要再不经过允许进门,你就跟着他去隔壁吧。”

    “是,先生请您跟我下楼。”晚晚一句话,王嫂的语气陡变,非常客气不带人情味的朝着沈崇岸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崇岸,“……”

    他就这么被赶出去了?

    不甘心呐!

    “先生请。”可惜王嫂再没有给他放水的意思。

    沈崇岸仿佛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下楼,末了还不往回头恋恋不舍的看晚晚一眼。

    可惜晚晚连眉头都没抬一下。

    沈崇岸黯然的出了夏宅,才出大门一股凌厉的风就朝着他扑了过来。

    呵!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