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啪!

    忽地啪的一声,晚晚一把扇在了沈崇岸的脸上,连空气都仿佛凝滞了。

    “沈崇岸,我……”

    不是故意的,只是心情很糟糕,更不想这时候跟沈崇岸亲近。

    可她说不出口,整个人有些发懵。

    沈崇岸愣住,脸颊泛红,怔怔看着身旁的小女人,她脸上带着懊恼和无措,粉唇轻轻抿着,让那平日娇美的脸庞无端生出一丝无助和茫然,他不仅没生气,反而有些心疼,“晚晚。”

    “我……唔……”晚晚还想说些什么,沈崇岸却再次吻住了她的唇,带着霸道的掠夺,似是惩罚她,又似是情难自禁的身不由己。

    晚晚被吻的发晕,双手抵在胸前,想要挣脱,可却惹得男人越发的凶狠,似要将她拆骨入腹,以解这么长的相似之苦。

    “沈崇岸……”晚晚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已经拒绝,为什么这男人还要这样子?晚晚抗议,可那声音沙哑中带着迷离,反倒让男人更加痴迷。

    直到因为缺氧呼吸变得困难,怀里的女人小脸涨红,沈崇岸才将人放开。

    呼……

    晚晚大口大口的喘气,心中全是愤懑,“沈崇岸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还不明白?晚晚你给贾医生打电话了。”沈崇岸也轻喘着气,那双迷人的桃花眼一瞬不瞬的望着因为刚才的吻还小脸嫣红的女人。

    此刻她红唇微张,潋滟的水眸怔怔的看着他,似受惊的小鹿,让沈崇岸忍不住又想揽入怀中。

    “哪又怎么样?”晚晚低头,她知道自己的行事瞒不住眼前的男人,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知道了。

    “既然你打电话给贾医生了,也应该知道你脑后的神经已经在肾脏手术的时候被修复。”沈崇岸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这是他的妻子,是他想共度一生的女人,可他现在却有些看不透她。

    “嗯,是你擅自让贾医生为我做的手术。”晚晚的情绪渐渐平和,毫不示弱的回望眼前的男人。

    “是。”沈崇岸点头,倒是一点不忌讳。

    晚晚看着眼前俊美邪肆的男人试探的目光,暗暗叹了口气,“沈崇岸,既然是你安排的,那应该也知道不是做完手术就可以恢复记忆,只是降低了变成傻子的几率,我仍然不记得我们的过往。”

    “不,晚晚你已经记起了,只是没有那么完全。”沈崇岸毫不客气的否定了晚晚的话,目光越发灼灼的望着她。

    身体仿佛要被那目光烫伤,想到今日的种种,晚晚轻轻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只是猜测,现在肯定了。”沈崇岸看着晚晚无力叹气的样子,有些心疼有些不舍,低头用鼻子轻轻的在她额头蹭了蹭,“既然想起来了,为什么还要拒绝我?”

    “就是因为想起了一些事,才拒绝的,贾医生说想要完全恢复还要借助心理医生,这个你也知道的。”晚晚脸上的红晕淡了下来,看着沈崇岸平静的说,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跳是如何无法自控。

    她那些零碎的记忆仍旧无法组织起来,但却不能改变她爱他的事实。

    想到今晚无法接通他电话时的焦虑,晚晚有些颓丧。

    “我知道,可这并不妨碍我们在一起。晚晚,为什么还要拒绝我?”沈崇岸想不明白,如果晚晚记起他们的曾经,应该会接受他才对。

    晚晚低头,好一会才呢喃般的轻语,“是啊,我虽然记得不清楚,可也知道我们确实是夫妻,曾经真心相爱,但我也知道云海说的是对的,我妈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顿了顿,晚晚的声音更为沮丧,“我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虽然在严密的保护下,可晚晚还是找私家侦探查了关于她的所有事情。

    什么父母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什么她一路平顺的在被宠爱的环境下长大,这都是云海编纂的一个梦罢了。

    她的母亲在她5岁生日时去世,全是因为她的任性吵闹。

    而沈崇岸竟然是当年那个司机。

    只不过那时候她的太小了,并没有注意到谁撞了母亲,更不知道沈家为了掩盖沈崇岸未成年开车,让家佣顶罪。

    但因为主要过错在于她母亲,所以最后不过赔偿了事。

    晚晚如今知道真相,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怪沈崇岸?

    似乎有冥冥之中有一根线将她和眼前的男人联了起来。

    因为沈崇岸,她的母亲遭遇车祸去世,圆满的家庭分崩离析,她遭遇非人的待遇,又因为沈崇岸将她带出那泥潭,摆脱吴氏母女开始了新生活。

    晚晚的心情很复杂,亦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眼前的沈崇岸。

    说恨显得矫情,说不恨,母亲的死又的确与他有关。

    这好似一个结,晚晚不知道如何化解。

    “晚晚,如果你非要这样说,那真正要恨要怪的人我,你应该找我报仇。”沈崇岸不喜欢晚晚这样低沉的样子,眼底尽是茫然,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相遇的时候。

    “报仇?沈崇岸,我不是小孩子,没有那么任性不讲理,但也没办法马上接受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把所有事情整理清楚了,再谈其他好吗?”晚晚似是下定了决心,仰头看着男人的眼睛说。

    今天她的确想起了很多事情,在王家父子试图侵犯她,而她紧绷着神经硬撑着都顾不得崴了脚,疼的浑身冷汗,那时候她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真的慑住那对父子,更不确定沈崇岸、宫云海是不是真的留有保镖在暗中。

    甚至她在想,就算留下保镖,那些人会不会懂她的求救闯进来。

    所以当沈崇岸逆光进了包厢,一把将她抱起时,脑海里不断冒出很多细碎的片段,最后都变成了,沈崇岸,救我!

    沈崇岸,救我!

    原来她曾经那样毫无保留的依赖并爱过他。

    在他怀里的时候,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因为他而加速的心跳,连带着一直空空荡荡的心也好似被填满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失去记忆才会不期然的生出那种巨大的失落感,可当被沈崇岸抱起的时候,忽然明白,原来不是。

    心里缺失的那一块,从来不是记忆,而是他。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