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我们再生一个?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把眼睛闭上。”夏晚晚实在受不了男人的目光,红着脸低低的斥了一声。

    沈崇岸果然听话的闭上了眼。

    可晚晚发现沈崇岸是闭了眼,但她的心跳却没有平复。

    反而更加清晰的听到男人的呼吸,那温热的气息也时不时的喷洒在她的脖颈,让她浑身发痒,不自在的挪了挪,将注意力转到沈崇岸的伤口上。

    伤口不深,却很长,殷红的血不时会渗出来,看的晚晚心惊肉跳。

    用棉签沾着酒精一点一点消毒,时不时听到男人疼的吸气,惹得晚晚更加紧张,“你忍着点。”

    沈崇岸虽然闭着眼,嘴角翘起,偶尔故意吸口气引晚晚心疼。

    清理好伤口,晚晚用纱布包扎,只是难免触碰到沈崇岸的肌肤,那结实的腹肌,每一次的触碰她都仿佛能感觉到一股力量。

    这种感情让晚晚的心跳再次加快。

    “你晚上怎么了?曜天给你打电话也不接。”空气里的暧昧气息太浓了,晚晚不得不试着转移话题。

    “哦,是曜天打的啊,我还以为是你想我打的。”沈崇岸睁开眼,目光一刻都不离的看着晚晚。

    晚晚低着头,尽力避开那股热度,“曜天不想去你安排的学校,我也觉得他太小不适合军事学校。”

    “曜天太聪明了,一般的学校只会让他觉得无趣,时间一长必然会出问题,铁子那里有全国各个地方送来的天才儿童,教育方式也会因人而异,既可以锻炼孩子的意志,也可以让他见识有趣的事物,对曜天来说最合适不过。”提到儿子,沈崇岸的终于正经了些。

    晚晚听完却沉默了。

    她也知道沈崇岸必然是为了小家伙好,可曜天才不到四岁,这样会不会太残忍?她其实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普通人,过普通的生活。

    “舍不得?”沈崇岸低头用下巴蹭了蹭晚晚的鼻尖。

    晚晚连忙避开,再抬头眼眸里却一片湿气,“就不能让他跟其他孩子一样上学吗?”

    “沈氏的发展会约来越快,遇到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我们可以保护他,但不可能一辈子保护他,曜天终要成长起来,何况他被裴家盯上,放在普通学校,你每天提心吊胆,叫我怎么舍得?”沈崇岸耐着性子解释。

    晚晚点了点头,心中仍旧不舍。

    沈崇岸却趁机啄了下她的脸颊,“老大是要继承家业的,我不得不这么做,你要实在舍不得,我们再生一个?”

    说完那张俊脸靠的更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晚晚的脸颊,让她陡然清醒,“混蛋,谁要跟你再生一个?”

    “哈哈哈……”

    晚晚的反应,换来的是男人一阵愉悦的朗笑。

    咚咚咚……

    就在房间气氛极好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沈崇岸不悦的低咒一句,“阴魂不散。”

    “你知道是谁?”晚晚奇怪的看了沈崇岸一眼,这时候能敲她门的必然是王嫂才对。

    “晚晚,宫先生说有急事找您,我拦不住来。”王嫂正说着宫云海已经到了晚晚房门口。

    沈崇岸一脸了然,却没动。

    倒是晚晚很尴尬,看着沈崇岸半敞的衬衫,“你把衣服穿上。”

    “我们又没做什么,何必心虚,何况就算真做了什么,那也是合情合法的。”沈崇岸不但不动,反而用更舒适的姿态坐着。

    夏晚晚,“……”

    “晚晚呀,宫先生说一定要见您……”外面王嫂显然要挡不住了。

    可晚晚还在犹豫,眼下这种情况实在是解释不清的。

    偏偏就在她迟疑的时候,沈崇岸起身去开了门。

    “宫少这么晚了,找晚晚有事?”沈崇岸边说边扣着衬衫,那张俊美邪肆的脸上还带着一丝被打扰后的暴躁与不耐烦。

    王嫂呆住,“先生?”

    而王嫂后面的宫云海则握紧了拳头,“你……”

    “我怎么?”沈崇岸打断宫云海,薄唇微微勾起。

    “晚晚,你没事吧?”宫云海猛地避开沈崇岸就要进晚晚房间,却被沈崇岸直接挡在了前面。

    “宫少自重,这可是晚晚的闺房。”沈崇岸痞里痞气的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宫云海。

    “你既然知道,还闯?”想到自己刚才在外面看到一跃而进的影子,宫云海就很暴躁,他真没想到沈崇岸会如此的无耻。

    沈崇岸挑眉,“我觉得这话应该还给宫少才对,我和晚晚正开心,不知道宫少为何突然闯进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没礼貌,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

    “你……”

    沈崇岸这话真是坏透了,故意叫宫云海误会。

    晚晚在里面实在听不下去,什么叫我和晚晚正开心?这话的性暗示太强了,非常的没有节操。

    不能任由这个男人胡闹下去,晚晚披了件长衫,“云海,你有事找我?”

    “你们……”云海看着沈崇岸半敞的衬衫,再看看晚晚长衫下的睡衣,一张俊逸儒雅的脸上憋的涨红。

    晚晚的出来让宫云海的误会更深。

    “云海,事情不是你想的……”

    “我们怎么了?”晚晚下意识的想要解释,毕竟她现在和沈崇岸的身份尴尬,可沈崇岸却忽然一把揽住晚晚的肩膀,很是无辜的看着宫云海问。

    宫云海,“……”

    他知道晚晚心底里有沈崇岸,可如何都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又在一起了。

    那他之前所有的努力算什么?

    “晚晚,你难道忘了伯母是怎么死的?伯父又是因为什么死的吗?”宫云海很愤怒,他不明白自己那么爱晚晚,可为什么晚晚却爱着一个伤害了她父母的混蛋。

    陡然听到这话,晚晚忽地脸色煞白,想要拿开沈崇岸的手,可却被揽的更紧,“我……”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自私又是非不分的人。”宫云海似乎受了重创,看着晚晚的目光极度的失望。

    她明明说过不会跟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在一起,可暗地里却早已和沈崇岸纠缠不清。

    只有他还可笑的想要默默守护着她,等她回心转意。

    看着沈崇岸微微勾起的唇角,似是对他自作多情和愚蠢的嘲笑,宫云海再也受不了,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待在这里。

    “晚晚,你太让我失望了。”扔下这句宫云海掉头就走。

    晚晚看着宫云海伤心欲绝的样子,挣扎着想从沈崇岸怀里挣脱,可不但没有抗争成功反而被揽的更紧。

    而宫云海刚才的话,就如同针芒扎在她的心尖,之前因为沈崇岸的那些心猿意马全部冷却下来,“沈崇岸你放开我。”

    “与其给他希望,不如让他彻底死心,晚晚这样做没错。”沈崇岸看着晚晚脸上的悲痛,就知道她对宫云海也不是没有情分。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好似在滴血,但却更加想要抓紧身旁的人儿。

    “你放开我!”晚晚烦躁的在沈崇岸的怀里挣扎。

    可沈崇岸却怎么都不肯放开她,反而一把将她推到墙上,低头就吻了下来。

    “沈崇岸不要……”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