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两位新邻居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看着对面有些得意的男人,心情很不爽。

    可偏偏对面的男人却一副闲适的姿态,让她生怕炸毛后不但没有爽,反而让对方更得意。

    索性朝着对面男人微微一笑,直接抱起儿子回房。

    爱的反义词不是恨,是冷漠。

    晚晚决定遵守这个规律,以后只当对面住着空气。

    可她才进去没一会,外面就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王嫂紧张的凑上来,“小太……晚晚啊,先生说他今天搬新家,想邀请您去他家庆祝乔迁之喜。”

    “不去。”

    “是。”王嫂退了出去。

    可不一会王嫂又进来了,“晚晚啊,先生说为了表达邻里的友好之情,给您和曜天小少爷送了一箱澳洲大龙虾,您看?”

    “拒收!”

    “可是妈咪我想吃……”一听是大龙虾,小曜天舔舔唇看着晚晚。

    “妈咪给你买,咱不吃嗟来之食。”晚晚低头哄着小家伙。

    曜天认真想了想,压下想吃龙虾的渴望,“那我听妈咪的。”

    王嫂表情尴尬的退了出去,可没一会又进来,这次又换了其他的东西。

    如此反复,晚晚终于炸毛了,“以后沈崇岸送的东西一律不收。”

    王嫂为难的抱着花束,“可是晚晚啊,这次不是先生送的。”

    “不是他还有谁?”晚晚在网上给曜天订了三只大龙虾,正准备吃晚饭,就听到王嫂说这次的花不是沈崇岸送的,奇怪的回头问。

    “是隔壁。”

    “那不还是沈崇岸吗?”听了王嫂的回答,晚晚一阵无奈。

    “不是,是另一边隔壁。”王嫂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晚晚解释了。

    “另外一边?”晚晚低低重复了一遍,“另外一边也住人了?”

    “是啊,主人好像姓宫。”王嫂看着花束上的介绍回答晚晚。

    夏晚晚,“……”

    姓宫,难道是宫云海?

    从上次她将沈崇岸和宫云海一起赶走后,沈崇岸这个厚脸皮的时不时就来个偶遇,可宫云海却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再没有出现过。

    怎么今天会和沈崇岸一起搬到她的隔壁?

    想到从今往后,她的房子两边,一边是沈崇岸那个妖孽,一边是宫云海这个影帝,夏晚晚就……无言以对。

    这对旁人来说可能是荣耀是幸运,可对她来说却是天大的麻烦。

    若是往后这两人不间断的骚扰她,她该怎么办?

    “王嫂,我可以让他们搬走吗?”晚晚叹了口气,无力的问。

    王嫂表情古怪,“您好像没有这个权利……”

    “那拒收!”不能赶走人,但总能拒绝他的东西吧?

    晚晚最后不爽的说。

    王嫂只能继续去还花。

    等这顿晚饭吃完,已经八点。

    晚晚站在阳台,看着两边亮起的灯火,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俩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而同晚晚一样郁闷的还有沈崇岸。

    今天虽然被拒绝了很多次,但这都敌不上知道左边搬进来的人是宫云海让他不爽。

    “还真是阴魂不散。”沈崇岸虽然望不到宫云海那边,可心却堵的慌,干脆将朱周抓过来问话。

    “那您看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比如将云影帝的住所透露给记者?”朱周试探的问。

    “不行,一旦记者知道宫云海住在这里,难保不会发现旁边住着晚晚和曜天,到时候麻烦的就是晚晚了。”沈崇岸否定了朱周的建议。

    朱周也想不到办法了,“那您看……”

    “只能让他继续忙起来,只要忙起来,我看他怎么去撩晚晚。”沈崇岸暗搓搓的说,

    “您吩咐。”朱周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不过他更觉得老板是在杞人忧天,太太要真的喜欢云影帝,怎么可能朝夕相处一个多月都没有擦出火花。

    既然朝夕相处一个多月都没有檫出火花,以现在不占优势的情况,又怎么会擦出火花?

    朱周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想法汇报给了沈崇岸。

    可沈崇岸却摇摇头,“那可不一定,日久生情没听说过?总之不管怎么样我绝不能让宫云海那小子再多接触晚晚。”

    “我立马去办。”朱周不再多话,快速出了别墅。

    而这边沈崇岸计划着怎么对付宫云海。

    宫云海那边也没闲着。

    看着被退回的礼物,宫云海面上情绪难辨,让一怔温文尔雅的俊帅脸庞显得有些忧郁。

    陈宇忍不住上前,“四少,要不您我再帮您跑一趟?”

    “不用,晚晚既然说了不收,那今天肯定不会再收。”宫云海摇摇头。

    陈宇忍不住吐槽,“都是那个沈三少,如果不是他把夏晚晚给弄烦了,也不会连您的礼物都拒绝。”

    宫云海听了不置可否,他并不能确定没有沈崇岸,晚晚会不会收自己的礼物。

    上次晚晚已经知道事实,心中对他有看法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沈崇岸也的确是个麻烦,脸皮太厚了!

    被晚晚那么拒绝,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该缠缠,该送送,这种男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沈氏的事情怎么样了?”没有回应陈宇的话,宫云海反而关心起了沈氏。

    “这个……今天纪少和朱小姐订婚的消息一出,三少的负面新闻就下去了,有些媒体人和网民还因为冤枉了三少有些愧疚,沈氏公关趁机出了不少洗白稿,估摸再有两天关于三少的话题彻底泯然于众。”陈宇回答的很不甘心。

    他们都没想到纪凌风最后竟然会站出来。

    “既然媒体这边没用了,再给他找点其他事情做,别老让她在晚晚面前晃。”宫云海想到沈崇岸那张嘚瑟嚣张的脸就很不开心。

    “我马上去办,纪少那边……”

    “他做的没错,换做我,我也会那做。”宫云海打断陈宇,这件事原本就是他在利用纪少,如今对方为了自己的未婚妻选择澄清绯闻,他并不觉得有错,反而有种那家伙长大的感觉。

    陈宇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悄然出了别墅。

    两边男人各怀心事,夏晚晚却已经摒弃一切不好的事物,哄了儿子睡觉开始画设计图。

    今天接的单子不少,公司每个人都有活赶,她也不例外。

    比起为两个无聊的男人忧愁,对现在的夏晚晚来说还不如专心工作来的更实际。

    至于这两个霸王龙级别的新邻居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人想开了,生活好像也就没有那么难。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