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有病就要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这样被动挨打可不是个办法。”等周森一走,沈崇明就发话了。

    “我知道。”沈崇岸何尝不清楚。

    “既然知道对手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计划?”沈崇明坐下来,神色凝重的问。

    沈崇岸摇摇头,“目前还没有,得等。”

    “好吧,一会去我那?你嫂子回来了一起吃个饭。”沈崇明听沈崇岸这么说,就知道他已经有了办法,自己插不上手。

    “不了,等这边事情结束,我请嫂子。”沈崇岸说完,又补充,“大哥最近辛苦些,把公司这边盯紧,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

    “我会的。”沈崇明点头,他现在被沈崇岸捆绑在公司,沈氏的起落就等于他的起落,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沈崇岸见此也不多留,转身就出了沈氏。

    他还约了沈泓。

    夜色。

    沈泓已经早早坐在包厢,见沈崇岸进来挑了挑眉,“你小子艳福不浅,我听说那朱小姐可是个美人,怎么拿不下夏晚晚准备换口味?”

    “你对八卦新闻这么感兴趣嫂子知道吗?”沈崇岸不客气的回了句。

    “当然,毕竟你嫂子是做这一行的。”沈泓很是自豪的回答。

    沈崇岸,“……”

    他刚才在夸这货吗?

    “没空听你秀恩爱,让你注意的事情注意了吗?”沈崇岸顺手点了支烟,神色带着些许的阴郁。

    “还真有,就在近日有三家地下赌场换了金主,我猜跟你说的事情有关系。”沈泓抿了口酒,慢悠悠的说。

    沈崇岸吐了口烟圈,隔着白雾看起来比女人还美,“地址。”

    沈泓瞥了眼,“烟掐了,你嫂子闻不得。”

    “嗯?”沈崇岸挑眉。

    “三个月了。”说这话的时候沈泓满眼的自豪。

    沈崇岸,“……”

    平白无故为什么又被塞了口狗粮,默默的掐灭烟头,“除了地址再帮我个忙。”

    沈泓一个白眼就抛了过去,“条件!”

    “沈氏在魔都拿了块地,你不是想去那边发展吗?给你留个场子,打八折。”沈崇岸挑眉问。

    “五折。”

    “真狠,七折不能更多。”

    “六折。”

    “成交!”沈崇岸举起杯酒,算是谈妥。

    沈泓愉快的瘫进沙发,“想让我使点绊子对吧?”

    “是啊,要不他总盯着我这边不放,腾不开手不说,主要太浪费时间,也容易转移注意力,我必须尽快将裴家的事情解决。”沈崇岸提起裴家脸色变得晦暗,他听铁子说,裴家内乱已经被平定,可谁都不知道裴家现在的新掌舵人是谁,只有一个代号脏辫。

    更糟糕的是裴玥不见了,而且是在监狱里突然不见的。

    如人间消失一般。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我知道怎么做了,放心,但我不敢保证可以牵制他多久。”沈泓慎重的回答,裴家的事情他和阎老大也有在关注,自然知道那边的情况。

    而且阎老大有直觉,这次裴家换的领头人不简单,就目前来看做的几件事都神不知鬼不觉,并且成功后一直按兵不动。

    这才是真正的敌人。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沈崇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不久留,跟沈泓碰了一杯就出了夜色。

    等安排完其他事情,已经到晚上十一点。

    他驱车往回走,可开着开着却到了夏宅。

    忍不住苦笑,将车停下,又摸了一根烟出来,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不知道此刻晚晚有没有睡着。

    又有没有被他的绯闻影响心情?

    甚至想问她相不相信自己,可这些话在心里盘旋良久,他却鼓不起勇气问她,只是默默的抽了口烟,仰头发呆的望着那还亮着的二楼房间。

    晚晚从车子停在宅子外面就知道是沈崇岸。

    昨天男人就在外面,她都知道。

    在她的印象里这男人纨绔又自负,并不是深情的人,又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盛世美颜,更让人没什么安全感。

    所以晚晚想不出来此刻他守在她楼下的样子。

    会不会带着他偶尔不自觉流露出来忧郁气质?又或者像上一次她望见的样子,寂寥又落寞?

    想到这里晚晚忍不住自嘲,他那样的花美男怎么可能寂寥落寞,她今天可是围观了他的情史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国民第一渣男可不是浪得虚名。

    想必娱乐圈的情圣都比不上这位三少。

    “吁,夏晚晚你在想什么?沈崇岸是什么样的人跟你有关系吗?”意识到自己的想法里竟然冒着酸气,晚晚猛地打住告诫自己。

    可话虽这么说,人的心思还是不由自主的被下面的人牵动着。

    晚晚讨厌这种感觉,猛地起身披了件外套就气呼呼的朝着楼下走去。

    四个门神一样的保镖看到晚晚这会出来,有些不解,正要询问就见晚晚指着沈崇岸在黑暗中的车子,“去,把他给我赶走。”

    “好的。”

    “这……”宫云海的人想都不想的答应,沈崇岸的人却满脸的迟疑,并且挡在了另外两人的面前,无比为难的看着夏晚晚。

    毕竟沈崇岸才是他们的老板。

    “你们不去是吧,好,我去!”夏晚晚一见这种情况,气咻咻的出了院子,可还没走到沈崇岸面前就闻到一股呛人的烟味,“咳咳,沈崇岸你是不是有病?抽烟不能换个地方吗?”

    沈崇岸没想到晚晚会这时候出来,忙将烟掐灭,然后目光灼灼的望着气呼呼的小女人,“你怎么知道我有病?”

    晚晚一怔,这男人还真有病?

    “有病就去医院,待在我家门口算什么样子?”晚晚的语气很不好。

    “因为我的病只有你可以医。”沈崇岸说着人已经下了车子,靠在车上目光含情的望着晚晚。

    他能感觉她的情绪受到了自己的影响,莫名有些开心。

    “你……呼,你走不走,不走我要报警了?”晚晚听着男人无赖的话,可目光落在他身上,却觉察到一种疲惫和掩饰不去的落寞。

    就跟上次自己离开时给她的感觉一样。

    可心里如何想,晚晚嘴上却是不让步。

    “你要以什么理由报警呢?”沈崇岸忽然笑了。

    可那笑在晚晚眼里仍是带着酸涩又落寞的感觉,心被轻刺一下,“当然是扰民。”

    “是吗?可这房子里住着的是我的妻子和儿子,警察听了说不定会以家庭矛盾自己解决为由不理你呢?何况警察叔叔很忙的,你别他们添麻烦。”说到警察叔叔,沈崇岸还故意朝着晚晚抿唇歪头。

    这哪里是卖萌?简直是……赤裸裸的美男计!

    “谁是你妻子……我……”

    “我有结婚证。”沈崇岸说完就掏出一红本本。

    夏晚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