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情绪多变的男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神情复杂的看着沈崇岸。

    “我这是帮他。”看着晚晚一言难尽的表情,沈崇岸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晚晚叹息了一句,但到底是别人的事情,她既不认识,更没办法插手,只是觉得沈崇岸的到来是刻意安排,还故意让她误会。

    “巧合。”沈崇岸朝着晚晚笑的异常纯良,可惜那双桃花眸微微眯起的时候,像极了一只偷食的狐狸,连带着他话的真实性也遭受到了质疑。

    “哦,那今天谢谢三少了,再见!”晚晚朝着男人挥手。

    沈崇岸呆住,这就走了?

    “喂!”

    “三少还有什么事?”晚晚回头,一脸疑惑很逼真。

    “那个……既然来都来了,不如一起吃个饭?”沈崇岸尴尬的摸摸鼻子,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尬过。

    上次从长安找回晚晚,虽然她也不怎么搭理他,可毕竟有记忆有感情,可现在完全是他一个人的单恋,既不能撩的太过也不能明追,分寸的把握实在太难。

    此时此刻包厢的气氛非常古怪,仿佛空气都已经凝滞,以至于沈崇岸完全不抱希望的时候,夏晚晚忽然低头,“可以啊。”

    “什么?”沈崇岸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知道隔壁就有一家西餐厅,三少觉得怎么样?”晚晚看着一贯风流姿态自成一体的沈三少此刻一脸呆萌,面无波澜的提议。

    “可以啊,你喜欢我都愿意。”反应过来,沈崇岸想都不想的回答。

    晚晚没说话,转身就往外走。

    沈崇岸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嘴角的笑意渐渐放大,步伐轻快的跟了上去。

    到了餐厅,晚晚找了一处角落坐下。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点。”沈崇岸接过菜单,熟稔的问道。

    晚晚一愣,他们之前就是这样相处的吗?

    不等她发话,沈崇岸继续问道,“菲力牛排八分熟?”

    “嗯。”晚晚点点头,深深的望了眼男人,“我有事同你谈。”

    “好。”沈崇岸直接点了下单,便抬头目光灼灼的望着晚晚,一副小学生认真听课的模样。

    晚晚被看的脸色微红,语调带了些恼意,“你能别这样吗?”

    “我……怎么了?”沈崇岸被晚晚问的满脸不解。

    “别总盯着我看。”晚晚不自在的嘟哝一句。

    “你对我说话,我不看着你难道要看着别人?”沈崇岸说的时候,一双桃花眸里全是委屈,实力演绎可怜巴巴。

    “额,那你看着杯子。”

    “杯子哪里有你好看?”沈崇岸出口成撩。

    “你打算吃完这顿饭吗?”夏晚晚又羞又恼,她觉得这男人顶着这么一张妖孽脸庞,却不是卖萌就是装可怜,简直可恶至极。

    “当然,我看杯子。”说完沈崇岸竟然就真的低头看起了杯子。

    那灼灼的目光从身上淡去,晚晚暗暗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不似之前绷的那么紧,反而看向低头看着杯子,嘴角抿着很是委屈的男人。

    心莫名软了下。

    可立马想到母亲和父亲,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那才柔软的心又坚硬起来。

    她不能再被这个男人迷惑。

    “我请你吃饭是想和你谈谈曜天上学的事情。”调整好情绪晚晚便开门见山的说。

    沈崇岸原本以为晚晚答应他一起吃饭,是终于对他有了爱意,对之前的话有了松懈,却没想到晚晚答应他,居然是为了儿子。

    又是因为儿子。

    一股莫名的酸意让沈崇岸不爽的抬头,“你请我吃饭难道不是为了感谢我替你拿下今天的单子?”

    “……”晚晚一脸黑人问号的看向男人,她有这样说过?

    “难道不是吗?我是这么以为的。”说完沈崇岸照顾侍者上菜,不再理会晚晚。

    夏晚晚,“……”

    这男人怎么情绪如此变化多端?

    晚晚还想说什么,侍者已经开始上菜。

    等人离开,晚晚才继续开口,“三少,不管是因为什么才请你吃饭,我希望能和你谈谈曜天的事情。”

    “噢。”沈崇岸心里泛着酸泡泡,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晚晚深呼吸一口气,“曜天马上就要四岁,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危险,但上班后我不能24小时都守在他身边,可也不能让孩子每天只一门心思的等我下班,所以我希望能征求下你的意见将曜天送回学校,每天早晚我会接送他上下学,希望你可以同意。”

    “不可以。”沈崇岸直接拒绝。

    “为什么?难不成你说的那些危险一天在,曜天就要在家待一天,如果他们一直存在,难不成还要曜天永远不接触其他人?他现在的年纪正是性格形成的关键期,我不希望曜天变成一个孤僻没有太多喜好的孩子。

    他需要对这个世界产生更多的兴趣,而不只单单依赖我一个人。当然,我不是嫌弃曜天依赖我,我只是担心他。”

    “这件事我同意。”夏晚晚前面说的沈崇岸没什么反应,可当听到晚晚说不希望曜天单单依赖她一个人,而是要发展更多的兴趣,忽然眼睛亮了,一口答应。

    夏晚晚又是一愣,这就同意了?

    不是刚才还说不可以吗?

    “但……”

    一听还有但,晚晚就知道这男人没有那么好说话。

    “但学校由我安排。”沈崇岸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深深的看了眼晚晚,“就是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太心软。”

    “嗯?”听了这话,晚晚替曜天有种不好的感觉。

    “吃东西,牛排快凉了。”说着沈崇岸将自己碟子里切好的那部分递给晚晚。

    晚晚正要拒绝,沈崇岸却已经将她的那份端走,自顾自己的开始切块吃。

    夏晚晚,“……”

    这也是他们以前的习惯吗?

    可她现在很不习惯。

    但接下来男人吃其他的也是如此,晚晚想拒绝,可男人冷着脸,动作却熟练又自然。

    她张了几次口,最后干脆低头吃东西,不再去想对面男人为什么忽然变脸。

    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晚晚现在觉得这男人的心思可比女人复杂多了。

    她完全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在吃自己儿子的醋,而且吃的那叫一个欢实。

    摊手……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