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三少您的原则呢?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南山公寓。

    沈崇岸看着王嫂的信息,再抬头看看清冷的房间,全身顿生一股强烈的悲凄感。

    就在这种悲凄感快要蔓延至全身的时候,沈崇岸猛地起身。

    十分钟后。

    朱周将车停在楼下,“三少有什么吩咐?”

    “送我去夏宅。”沈崇岸气咻咻的说。

    朱周,“……”

    “您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喝点东西?”在一番心里挣扎后,朱周问。

    “你是叫我冷静冷静?”沈崇岸忽然危险的眯眼看向朱周。

    朱周忙摇头,“不敢。”

    “我怎么看你不像是不敢的样子?”沈崇岸气哼哼的说。

    朱周有苦难言,早知道他就不应该接替周森的工作。

    可太太已经说了暂时不想见到三少,如果三少去吃了亏,岂不是又要伤心?他真的是为老板着想啊!

    “送我去夏宅的隔壁,我要亲自督工。”见朱周为难,沈崇岸总算又说了一句。

    朱周瞬间松了口气,忙帮沈崇岸打开车门,请老板上车。

    沈崇岸郁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员工偏向的是晚晚?

    不爽!

    等沈崇岸到了夏宅,里面灯光还亮着,可惜对他最重要的两个人他都见不着。

    更悲伤的是人家根本不想他。

    瞬间失落的心情又涌了出来,颓丧的进了隔壁。

    工人们还没下班。

    为了加快进度,所有的工人给的都是三倍工资,用的材料也都是最好的,没用甲醛的,就是为了能快速入住。

    看着装修的进程,沈崇岸询问工头,“大概还有几天可以做完?”

    “老板还有十天。”工头第一次见到老板,没想到会是这么漂亮的年轻人,说话有些忐忑。

    沈崇岸桃花眸暗了暗,“还能再快点吗?”

    “这……不能再快了,其他可以加快,可这墙面是需要自然风干的。”工头不安,可还是如实回答。

    听了这话,沈崇岸没吱声,他是做地产的,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忍不住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一定要重新装修,现在想来之前品味好像也没有那么糟吧?

    “老板……”见沈崇岸沉默不语,工头有些发慌。

    “嘘,我想想。”沈崇岸朝着工头嘘了一声,将周围的情况细致的打量了一番,又去楼上看了眼,才重新开口,“二楼的粉刷已经结束,现在就剩下一楼对吧?”

    “是的老板。”工头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样吧,一楼不用再粉刷,找同设计颜色相近的壁纸贴。”沈崇岸略微思考之后说。

    那工头一愣,他是知道这些有钱人对房子装修的要求很严格的,壁纸虽然不错,可却不一定比得上粉刷风干后的自然墙壁,眼前这位主更是苛刻,所有的材料都是指定的,并且要求将设计图百分之百的还原,还要时间快,怎么这会忽然变了?

    “如果用壁纸可以省出多少时间?”沈崇岸不理会工头的诧异,重新问。

    “最少可以省出三天。”工头慎重的回答。

    “好,一周后交房,质量没有问题工钱再加一倍。”说完这句沈崇岸心情好了很多。

    工头这诚惶诚恐的应答,转身去走。

    沈崇岸愉快的勾唇,“七天,晚晚再等我七天。”

    出来房子,已经九点。

    夜风微凉,沈崇岸坐在车背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宅子里的灯问朱周,“你说晚晚现在在干什么?”

    “这……可能已经休息了。”朱周觉得老板跟他讨论晚上太太这种话题,根本不是在问他问题,而是叫他送命,回答的那叫一个严谨。

    “哦,怎么可能?她今晚应该有不少资料需要补充,好准备明天上班的事宜,怎么可能这么早就休息?”沈崇岸自说自话。

    朱周,“……”您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要问他?

    委屈巴巴。

    “要不您去见见太太?”朱周见到老板突然脆弱的样子,不由自主的说,可说完就后悔了,他怕一会太太连他一起赶出来。

    “给我火。”沈崇岸没理会朱周的话,而是从裤兜里找出一支烟,放在唇上。

    朱周忙给点上。

    猛吸了一口气沈崇岸才开口,“晚晚今天应聘的如何?”

    “张总认出了太太,他们在办公室待了两个多小时,我猜太太应该是问了张总一些之前的事情……”朱周迅速的将晚晚的情况汇报给了沈崇岸。

    “知道具体说了什么吗?”沈崇岸听到这个,不由蹙了眉,那张妖孽的似的脸庞上也平添一份忧郁。

    “这……我们的人不敢靠太近,只听到太太问张总过去的事情,但具体说了什么没办法打听,要不我明天让人在太太身上贴上监听器?”朱周有些迟疑的建议。

    结果换来沈崇岸一记眼刀,忙讪讪然的后退一步,“虽然没有听到太太和张总在办公室里说了什么,可他们听到张总的一个侄女威胁太太,还说太太杀了人。”

    “怎么回事这?”沈崇岸当下目光变得严肃起来。

    朱周忙将公司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告诉了沈崇岸。

    沈崇岸脸色不虞,“去查查那两人的资料,我不希望他们以后入职任何设计公司。”

    “是,我这就吩咐人去查。”朱周立马去安排。

    “等一下,再查查那个杜泽。”沈崇岸补充,不管是什么男人,他都不许靠近自己的女人。

    朱周平白无故问道闻到一股酸味,却不敢废话,默默的敲手机吩咐手下的人做事。

    一支烟燃尽,沈崇岸要的资料便到了。

    随意的扫了眼三人的信息,目光最后落到杜泽的上面,沈崇岸眯了眯眼,“我不希望他进海雅设计,明白?”

    “可是……”朱周为难。

    “可是什么?”沈崇岸不悦。

    “太太已经让人见他录取了。”朱周说这句的声音极地,生怕老板爆炸牵连无辜。

    沈崇岸一愣,又深深的瞄了眼杜泽的资料,“长这么丑,晚晚肯定看不上,只不过是为公司储备人才。”

    朱周,“……”

    三少您的原则呢?何况人家小伙子也不丑好不好,只是看和谁比!

    “你说呢?”见朱周不说话,沈崇岸不爽的问。

    朱周正要应答,忽然耳朵一动,警惕的受到了沈崇岸身前。

    沈崇岸也觉察到了动静,脸上神情陡然敛起看向晚晚别墅的另一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