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你们谁我都不会选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酒过三巡,宋铁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起身告辞。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史蒂夫发声,“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好像是真的。”蒋楠吞了口唾沫。

    沈崇岸挑眉,朝着宋铁的背影投去一个玩味的笑,然后起身,“我也去看看晚晚他们睡着了没。”

    “喂,就算没睡着,现在的晚妞也不会给你开门吧?”史蒂夫不爽,说好的一起喝酒呢?

    结果他这话说完就接收到沈崇岸一记冷眼,然后尬笑一声目送三少离开。

    剩下包厢里,史蒂夫和蒋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指着元翔,“你没事不用走吧?”

    “谁说的?我有事要去找盛奈,你们两个继续。”元翔不废话,说完就走人。

    这下就剩下史蒂夫和蒋楠了。

    蒋楠看着其他人离开的匆匆身影,想到这些日子被他一直冷落在郊区房子里的女人,猛地站起来,“我也该走了。”

    “啥?”史蒂夫以为自己听错。

    “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不能在外过夜。”蒋楠喝的最多,有些大舌头的说。

    “靠!”史蒂夫不可思议的靠了一声,敢情其实兄弟几个只有他是真的单身狗?

    靠靠靠!

    一连在心里靠了三声,史蒂夫才突然想到什么,忙奔出包厢,“喂,你们走归走把涨结了啊?不带这么欺负外国友人的啊!”

    史蒂夫的吼声引来不少人围观,大家好奇哪里有操着如此纯正的汉语说自己是外国友人的?

    结果目光落到史蒂夫身上,才发现还真有!

    可惜史蒂夫的吼声并没有阻止离开的一众人,最后顶着一张深邃漂亮的英式帅脸在包厢里一个人唱《单身情歌》。

    而且越想歌声越凄惨,越凄惨走调的越厉害,走掉的越厉害声音越大,以至于最后被‘夜色’的女经理带人请了出去。

    史蒂夫觉得这是他在华二十多年过的最漫长的一夜。

    而将史蒂夫抛下的那几个非单身狗,其实今夜亦是不怎么如意。

    沈崇岸去了夏宅。

    晚晚和曜天已经休息了。

    独栋别墅周围一片昏暗,他抽出一支烟点燃,在夜色里明明灭灭,然后就感觉一辆车子向他开来。

    好看眉毛微微上挑,人没动,就见那车子停下来,然后车门打开,走出一个熟悉的影子。

    沈崇岸的嘴角微微翘起,“宫少,真有雅兴,来赏月?一起啊。”

    宫云海望着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楚五官,但却可以想象出来的嚣张脸庞,心情分外的糟糕,尤其想到他今天看到的那两张照片。

    他甚至担心,晚晚是不是在心底已经原谅沈崇岸,如果是那样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就是真的白费了。

    “没兴趣。”宫云海冷冷的回了一句。

    “宫少还真无趣。”沈崇岸懒洋洋的回了句,就打算关上车窗。

    “沈崇岸,你究竟想干什么?”宫云海的态度不善,他的忍耐性一次一次被挑战,已经到了底线。

    “我想什么宫少会不知道?”沈崇岸的声音也陡然冷了下来。

    “放过晚晚吧,她不适合你。”宫云海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干涩,盯着沈崇岸轮廓的目光透着一丝阴翳。

    “那她就适合你?宫云海,你认识晚晚时间不短了吧?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这样对她,现在她既然没有选择跟你去米国,就说明你在她心中并不重要,也更不可能爱上你,与其如此纠缠,不如像个绅士一样退出。”沈崇岸一句话便戳向宫云海的痛处。

    “晚晚只是对我有些误会,我相信我们之间的误会一旦解除,晚晚还是会考虑和我在一起,至于三少你,晚晚就是再善良心软,也不可能跟一个有着杀母之仇的男人在一起。”谁不会戳对方的死穴。

    宫云海冷笑的回答。

    沈崇岸的脸色暗下去,但却没有退缩,“既然你查到了当年的事情,就该知道当初的责任在谁身上,如果晚晚知道一定会谅解我的,倒是你动手对晚晚开脑的时候,有没有真的替晚晚想过?你所做作全是为了自己,可曾有一丝一毫为晚晚想过?”

    “如果我不为晚晚考虑,就不会将她从你身边带离,更不会将一颗肾给晚晚。”宫云海声音里已经染上怒意。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的为晚晚考虑,是不是晚晚愿意接受的?何况如果不是你,晚晚会需要一颗肾?宫云海别自欺欺人了,你就是自私自利。”沈崇岸的话无比尖锐的戳着宫云海的死穴,也指出他真正的目的,都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哈,哪又如何?最后晚晚会在一起的人是我,也只会是我。”突然宫云海轻哈一声,无比自信的回答。

    沈崇岸冷睨了他一眼,“宫少别太自信。”

    “三少也别太自负。”

    “你们我谁都不会选!”

    两人正在互怼,忽然响起另一个声音,清冷又决绝。

    沈崇岸和宫云海几乎同时出声,“晚晚……”

    “你们谁我都不会选。”晚晚将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一遍,声音里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晚晚,你听我讲!”宫云海急切的想要辩解,他不知道晚晚到底将他们刚才的话听去了几分。

    沈崇岸则闭口不言,在昏暗的灯光下虽然看不清晚晚的神色,却能感受到她的决绝。

    “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两个不用再在我身上白费心思,我谁都不会选。”仿佛知道两人在想什么,晚晚清冷的开口,又生怕两人听不懂似的,再次将最后一句话重复。

    “晚晚……”宫云海的声音低沉沙哑,有些无法隐藏的痛心。

    “不管你对我做过什么,既然已经过去,你也付出了代价,我原谅你……”

    “晚晚……”

    听到这话沈崇岸心里一紧,就听到宫云海不安的又唤了一声晚晚。

    果然接下来就听到晚晚继续说道,“我原谅你,但真的没办法再喜欢你,更没办法跟你在一起,希望你能明白。”

    “晚晚你听我说……”

    “还有三少,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是如何在一起的,又是为什么生下曜天,但既然我已经知道真相,就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无论当初怪谁,我母亲却是真的死在你的车下,即便我不再追究,但也没办法跟你在一起。”晚晚的打断宫云海的话,看向沈崇岸一字一顿的说,心情没来由的刺痛,可站的却更稳了。

    沈崇岸心痛的厉害,却更心疼眼前明明站的笔直,却好似脆弱的随时会倒下的小女人,“晚晚,对不起……”

    “两位以后请自重。”

    “晚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