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无所不用其极的男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黄昏下。

    清风徐来,将沈崇岸头顶的桂花吹的扬起,正好落到晚晚的鼻尖。

    “别动。”这次换沈崇岸发话。

    晚晚被唬住,真的愣愣的不动了,呆呆的看着男人。

    沈崇岸神情专注的望着晚晚的鼻尖,小心翼翼的伸手捏住那小小的一朵黄色花朵,“抓住了。”

    晚晚这才反应过来,看着男人掌心的小小花朵,鼻子痒痒的,就似被羽毛轻撩过,整个人有些发懵。

    “掉鼻尖了。”沈崇岸被看的心底发软,轻轻解释了一句。

    咔嚓!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是咔嚓一声。

    两人这才回神,几乎同时看向周森。

    周森朝着两人露出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呵呵,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

    晚晚看向沈崇岸。

    沈崇岸摸摸鼻子,狠狠刮了周森一眼,才问道,“你没事吧?”

    “嗯。”晚晚回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男人,淡淡嗯了一声,看着还在沈崇岸怀里的曜天,“宝贝下来,妈咪带你去做桂花糕。”

    “好哎!”曜天当下就在沈崇岸怀里待不住了,挣扎着往下爬。

    沈崇岸啪的一巴掌拍在儿子乱动的屁股上。

    小曜天被打,仰头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家爹地,“爹地……”

    “要下来就说,挣扎什么?”沈崇岸非常不客气的教育儿子。

    “噢,爹地我要下来。”小曜天一听,投给沈崇岸一个哀怨的目光,然后嘟着小嘴说出请求。

    沈崇岸这才将曜天放了下来。

    小家伙一落地几乎是扑到了晚晚身上,然后扭头指着沈崇岸,“妈咪,爹地欺负我。”

    额!

    别说沈崇岸了,晚晚都是一愣。

    但晚晚很快就冷下了脸,看着沈崇岸那张俊到无敌的帅脸为儿子做主,“曜天还是孩子,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跟他说?打孩子算什么本事。”

    额!

    这次剩沈崇岸懵逼了,愣愣的看着气势汹汹为儿子讨公道的晚晚,余光瞥了眼朝着他做鬼脸的小坏蛋,“嗯,打孩子确实不算本事,那以后就有劳你好好教他了。”

    “我……这是当然。”被沈崇岸的态度搞得有些晕,晚晚噎了下才说。

    “嗯,你唱红脸我唱白脸。”沈崇岸一听煞有介事的回答。

    晚晚,“……”

    谁跟他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三少不请自来有事吗?如果没事,我要忙了。”稍稍品了下,晚晚就知道这男人在占她便宜,沉着一张脸赶人。

    沈崇岸看着晚晚又恢复了高贵冷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低头给儿子抛了眉眼,“曜天在你妈妈这边要听话,有事记得给爹地打电话。”

    “哼!”屁股挨了揍的曜天小朋友傲娇的哼了一声,显然不吃沈崇岸这招。

    沈崇岸听此笑的像个狐狸,“妞妞去了家里好几次都没见着你,很着急,你有话要我帮你带吗?”

    “我……”曜天瞬间泄气,我了一声,又想起来自己正在跟爹地生气,赶忙闭嘴。

    沈崇岸微微挑眉,“那好吧,我走了,可怜妞妞天天惦记着别人,结果人家完全没将她放在心上,可怜啊。”

    嘴里轻轻嘀咕着,沈崇岸已经朝着大门口走去。

    小曜天瞬间憋得脸颊通红,眼看沈崇岸就要出去,急忙喊道,“爹地,我可以见见妞妞吗?”

    “暂时不可以。”沈崇岸头都未回的摆手。

    “那爹地你跟妞妞说我也想她。”曜天大慌。

    “你自己去跟说。”

    “爹地……”曜天的声音提高,委屈极了。

    晚晚再也看不下去了,“沈崇岸,你这样有意思吗?”

    “有。”听到晚晚发话,沈崇岸陡然回答,那双好看的桃花眸笑的极是灿烂,在黄昏的天色下显得分外惊艳,晚晚眼睛被晃了下,一时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而沈崇岸语调却已经变了,“想见妞妞也可以,我明天带她过来做客,记得桂花圆子也给我留一份。”

    说完沈崇岸不给晚晚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人。

    晚晚呆在原地,好半天终于意识到她好像又上当了,有些憋屈的看向儿子,就发现曜天小朋友眼睛亮亮的,显然对明天妞妞的到来很是期待。

    呼!

    原本气恼的晚晚瞬间气馁。

    她虽然不记得妞妞的模样,却大概知道妞妞的母亲就是盛奈,那个上次陪她说话的甜美女人,据说她们相识成为朋友就是因为两个孩子。

    “妈咪,你是不是不高兴?”见晚晚半天没说话,曜天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妈咪怎么会不高兴?你有朋友做客妈咪很开心。”听到儿子的声音,晚晚当下回神,立马安抚。

    最后不得不认命,明天她还是要被刚才的男人登堂入室。

    可能是没有记忆的原因,晚晚觉得沈崇岸是她见过的最厚脸皮的男人,且无所不用其极。

    她当初到底是怎么爱上这么个可恶的混蛋的?

    想到父母亲,晚晚的目光黯然下来。

    “我们将剩下的捡起来吧。”不希望自己糟糕的情绪过分外露影响到曜天,晚晚回神看着地上零零落落的桂花,对小家伙说。

    小家伙欢呼一声,当即蹲下小身子帮晚晚捡剩下的洒落的桂花。

    晚晚不由轻笑,也蹲下开始捡。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竟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男人帮她捏走鼻尖花朵的一幕,更让她不自在的是,不知道是出于心理原因,还是其他,被沈崇岸碰触过的地方总是发痒,她挠了好几次都没用。

    “妈咪你哪里不舒服吗?”曜天见旁边妈咪总是在挠鼻子,好奇的问。

    “没有,可能是鼻子被蚊子咬了。”晚晚胡乱的应付了儿子一声,低头继续捡。

    曜天看了看妈咪红了的鼻尖,似懂非懂的噢了一声,然后将捡到的黄色小花朵摊在掌心递给晚晚,“妈咪,喏。”

    “我们曜天真乖。”对上儿子纯真漂亮的小脸,晚晚情不自禁的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夸道。

    结果脑袋里同步响起男人说的话,好,以后你唱红脸我唱白脸。

    “咳咳……”被自己的反应惊到,晚晚呛的咳了两声,脸颊憋的通红。

    小曜天瞬间急怀了,“妈咪,妈咪……”

    “妈咪没事,捡的差不多了,我们回。”

    “噢,妈咪你真的没事吗?”小曜天还是不放心。

    “妈咪真的没事。”晚晚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警告自己,不许再去想那个男人,他们之间隔着父母的死,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更不能被男人那张脸迷惑。

    只是晚晚忘了,宫云海亦是顶尖的绝色美男。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