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请三少割爱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的回答引起一片骚动。

    有不少记者一直紧跟着云海的车,是非常确定车里人坐着云海,可三少现在却告诉他们,他根本不如认识云影帝。

    那就意味着车里也没有云影帝。

    是他们跟错了还是三少在撒谎?又为什么撒谎?

    沈崇岸的话不但没有浇灭记者们的热情,反而越发觉得他是在心虚,认为云海在车里,且真的如他们猜测的一般,这位俊美如妖孽的沈三少和云影帝有奸情。

    “可据我所知,这辆车子是云影帝的,也有人拍到云影帝就在车里,三少为什么要撒谎?”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不怕死的记者,尤其在这么大的新闻点前,赌的就是一战成名。

    “我撒谎?呵呵。”仿佛听到巨大的笑话,沈崇岸挑眉轻笑一声,那双好看的桃花眸扫了女记者一眼,“很好,很有勇气,可惜没脑子。”

    那女记者先是一愣,接着对上男人的桃花眸仿佛被电到,下意识的捂住心口,心跳不受控的加速,连沈崇岸话里的威胁意味都没觉察到,还痴痴的问了句,“如果三少喜欢云影帝,那真是太可惜了,不知道多少女人会为之伤心呢……”

    “你放心,无论我还是你口中的云影帝都不会喜欢你,毕竟丑。”沈崇岸顶着一张妖孽般的俊颜毒舌起来都分外赏心悦目。

    女记者被刺的脸一红,下意识的缩了起来。

    而沈崇岸却已经收回目光,“我带太太和孩子给长辈扫墓,不知道触到各位什么敏感神经了?如果各位继续这样无节操的跟踪下去,我是不介意给各位当场发律师函的。”

    哗……

    沈崇岸的话,引得在周围又是一片骚动,不少记者将注意力一下子转到了紧闭的车上。

    虽然沈崇岸只是小规模的为夏晚晚举行了葬礼,但记者的敏锐度一向很高,在场不少人是得到过小道消息,夏晚晚在半个月前就出了意外,而三少因为丧妻甚至将公司交给了沈家大少。

    还有商业圈还流传出三少伤心过度,转头爱上男人的说法。

    这才有刚才记者猜测沈崇岸和云海有奸情的事情,可现在沈三少却说他是带着妻子和儿子给长辈上坟。

    再看看三少本人,一身休闲装被他穿得风流倜傥,那双桃花眸里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周身都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男性魅力,哪里有半分失意落魄的样子?

    这……

    一时间众人都有点拿不定主意。

    偏偏就在记者们恨不得长了透视眼的时候,那紧闭的车子好似感知到了大家的焦急,竟然缓缓的摇下了车窗,然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爹地,妈咪让你快些回家。”

    “好。”沈崇岸一听,回头朝着车里荡出一个灿烂之极的笑容,愉悦的说好。

    “曜天,别把头撞着。”晚晚被那笑容晃了下,但很快就伸手护住曜天的头,低低的呢喃了一句。

    晚晚的声音不大,可那清越的声音还是让不少人为之一振。

    而她伸出的纤纤玉手也让记者们可以无比肯定确定,车里面的确是个女人,更有记者捕捉到晚晚的侧脸,更是印证了沈崇岸的说法。

    车上就是沈家一家三口,并没有什么云影帝,之前的猜测不过无稽之谈。

    至于说什么车是云影帝的话,更像是刺探。

    一时间,关于沈家之前的所有流言蜚语被全部辟谣,记者们也不算全无收获。

    等沈崇岸上车,看着面色清冷的女人,“谢谢。”

    晚晚没理会他,目视前方直接将他当成了空气。

    沈崇岸摸摸鼻子,看了眼对他一脸同情的儿子,轻轻拍了下小脑袋瓜,“坐好了。”

    无辜躺枪的沈曜天小朋友抿了抿嘴,伸手挽住晚晚的胳膊,示威般的坐直,也学着晚晚的样子目视前方。

    沈崇岸的心情……略糟糕。

    暗暗叹了口气,打电话给周森让他善后。

    不过绕了这么一大圈,晚晚虽然在媒体那里再次成了沈崇岸的妻子,可现实却并没有让沈崇岸过分如意。

    在甩掉记者后,宫云海的电话就过来了,他已经秘密到了晚晚父母的宅子,让司机按着地址过来。

    司机是宫云海的人,自然是按照命令行事,不一会便将车子开到了已经空置了许久的夏宅。

    当初晚晚为了避免夏宅被吴氏母女侵占,所以找了元翔帮忙处理掉,但现在的她并不知道这宅子其实是在沈崇岸的名下。

    但宫云海却知道。

    在车子快到达的时候,沈崇岸收到一份关于夏宅的购买合同,宫云海希望他签字。

    沈崇岸不由乐了。

    晚晚明显感觉到男人情绪的变化,微微皱眉,余光睨了眼,却见沈崇岸依旧低头在看着手机,心情有些不定。

    就在这时司机出声,“沈总,晚晚小姐到了。”

    “嗯。”晚晚轻轻嗯了一声,莫名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沈崇岸已经下车,很绅士的帮晚晚打开车门,晚晚没看他,直接牵着曜天下车,第一眼就看到了模糊记忆里的房子。

    比记忆中似乎要旧了很多。

    晚晚怔忡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栋粉红色的老房子,在她仅有的记忆里这是她所有幸福的根源。

    她记不得后来的龌龊腌臜,看着眼前的老房子,有的是五岁前的记忆。

    父母相爱,她是被捧在掌心的公主,那时生活尽如人意。

    这栋房子也成了他们一家人爱的寄托。

    可惜……那些记忆就如同一个梦,一个轻易就会被戳醒的梦。

    晚晚看着看着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

    小曜天有些慌张,“妈咪,你怎么哭了?”

    “妈咪开心。”晚晚的声音有些哽咽。

    “是吗?”沈曜天虽然聪明,却无法理解大人这种复杂的情绪,更不能明白为什么开心要哭,有些不解的看向沈崇岸。

    沈崇岸不知道晚晚想起了什么,他本意是不愿意她再回到这里的,可看到晚晚含泪目光里的渴盼,忽然就释怀了。

    也许忘记一些事并不一定全是坏事。

    起码如今的晚晚看这栋房子,只有幸福的记忆。

    这么一想,他心里的一些担心减去不少,不过……当沈崇岸的余光注意到某人,心情顿时不美丽了。

    可宫云海才不管沈崇岸心情美丽不美丽,直径走到晚晚面前,“你怎么样?”

    “我没事……”晚晚摇摇头就想要进宅子,却发现宫云海没动,不由回头,“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房子现在在他的名下。”宫云海极度不情愿的指了指沈崇岸。

    晚晚不解,他们夏家的房子为什么会在沈崇岸的手里?她以为房子是自己的所以才打算搬进来的。

    沈崇岸被晚晚怀疑的目光看的不自在,“钥匙我已经派人送过来了,马上就到。”

    “购买合同我已经发给你了,按照市场三倍价格,希望三少割爱。”宫云海毫不掩饰自己的决心。

    沈崇岸却只是冷冷的瞟了眼宫云海,“不割。”

    额!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