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祭拜父母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重新敛下眸子,脸上再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宫云海有些拿不稳晚晚的想法,见她神情疲惫,似乎彻底下定了决心,便也不再多问,只要晚晚愿意跟他离开,比什么都好。

    车子一路朝着机场开去。

    原本宫云海计划是让晚晚修养一段日子他们再离开,可几次突发事件,让他意识到,在国内留的时间越长,越是容易夜长梦多。

    与其最后发生不可控的事情,不如带着晚晚早些离开。

    至于晚晚的身体,他已经跟医生沟通过,也请了随行医生,不会让晚晚出事。

    只是等他们到机场的时候,沈崇岸竟然也到了。

    宫云海不由警惕起来。

    这时手机响了下,宫云海扫了眼,是陈宇调查的结果,竟然是沈曜天丢了。

    宫云海几乎下意识的看了晚晚一眼。

    倒是晚晚后知后觉,并没有注意到机场发生的一切,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宫云海刚才的回答让她彻底下定了离开的决心。

    之前她虽然答应了宫云海,心中却始终有犹豫,还有很多疑问。等沈崇岸大闹婚礼后,她对出国这件事更没了念想,甚至在沈崇岸明目张胆的说要追她时,更是生出了抗拒,想要将所有事情弄明白。

    想知道在她没有记忆的日子里,她是不是真的爱过那个漂亮似妖孽,又对她一往情深的男人,想知道有关于他们的过去,还有爱里的点点滴滴,想要见见那个可爱的孩子。

    可事与愿违。

    她还没搞清楚爱,却先弄明白了恨。

    当所有事实摆在面前,她发现除了离开好像已经没了其他退路。

    离开是最无奈也是最好的选择。

    想明白这些,晚晚心中对去米国没了抗拒,但也没有期待和渴望。

    虽然一路闭眸却并没有任何的睡意。

    等车子到了机场,整个人脑袋有些木木的,像牵线的木偶。

    直到宫云海让她下车,晚晚才恍然想起,她离开的太过匆忙,倒像是逃跑般,连父母都没有祭拜。

    而她这一离开,想要再回来,还不知何年何月。

    甚至一去无回。

    想到这里,晚晚要下车的脚忽然收了回来。

    宫云海一直注意着晚晚,看见她的反应,整个心都悬了起来,“晚晚,该下车了。”

    “云海,你知道我爸妈葬在哪里吗?”晚晚抬头望着宫云海。

    “晚晚……”宫云海不确定晚晚是不是改变了注意,神经紧绷起来。

    “你别紧张,我就是想去看看他们,这一次离开想再祭拜他们还不知道是何时了。”说着晚晚的目光黯然下来,从醒来到现在,她竟一次都没想过要祭拜父母,心中的自责像是玫瑰刺一下一下戳着她,让晚晚难受不已。

    当初宫云海告诉她父母都已经离开时,她心中悲痛,却并未曾多想。

    如今知道父母离开的具是悲剧,才惊觉心中的痛难以平复。

    “好,我带你去。”确定晚晚不是改变了主意,宫云海的语气松了不少,远远望了眼机场里沈崇岸的身影,知道这会与其让晚晚和沈崇岸碰面,不如错开,少生些是非,于是爽快答应。

    晚晚脸色微霁,有些感激的望了眼宫云海。

    宫云海见此,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做对了,重新上车,低声吩咐司机离开机场,先去南山墓地。

    沈崇岸远远望着宫云海的车子离开,早在进机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对方,这会见车子离开,神色微变却没有让人去追上,反而侧头看向早等在机场的周森,“有人在机场见过曜天是怎么回事?”

    “是一个机组人员发现的,已经在核实,应该马上就有消息了。”周森快速的回答。

    沈崇岸原本打算开车到最近的晋市机场直接飞秦皇岛,可半路却收到消息说在燕京机场有人发现了曜天,这才急急赶来,却没想到宫云海带着晚晚也到了机场。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宫云海为了避开他,竟然带着晚晚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宫云海目的为何,他都好像没有插手的资格,努力将晚晚那张清冷的脸庞从脑海删去,尽可能的让自己冷静去找曜天。

    果然,周森话说完那边就有了消息。

    “画面传过来了,是跟着一对夫妻上的飞机。”沈崇岸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茫茫车海,似乎还想找到晚晚坐的那一辆,周森却已经得到了消息。

    “一对夫妻?马上找到他们。”曜天的消息将沈崇岸的注意力转移,立马命令。

    曜天才三岁多,就是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如果被心怀不轨的人带走,那麻烦就大了。

    沈崇岸顾不得其他,跟着周森去了机场监控室。

    最后他们锁定了那对年轻夫妻。

    可当朱周带着人找到他们,那对小夫妻却告诉朱周,他们根本没有孩子,倒是在上飞机时见过曜天,却并不承认带走了曜天。

    别说朱周,就是周森都有些不满,可经过一番细致的调查,发现两夫妻身家清白,职业白领,也并没有说谎。

    沈崇岸听着汇报,将之前的视频资料又反复看了两遍,很快发现了问题,“不用问了,他们不知道曜天在哪里。”

    “三少的意思……”周森有些不明白。

    “曜天应该是偷偷跟着他们溜上了飞机,还故意让人误会他跟那对夫妻是一家人。”沈崇岸沉着脸说,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曜天人在燕京,还是自己跑回来的。

    可之前曜天没事,在燕京却不代表会没事。

    想到裴家的虎视眈眈,沈崇岸神经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担心。

    他帮着宋铁,先是折了裴督国,接着毁了裴玥,还将裴家用来洗白的两百亿扣下来,最后被ZF没收,裴家不知道怎么恨着他,如果知道曜天孤身一人在燕京,简直是羊入虎口。

    “重新查,最好是盯着机场大巴。”沈崇岸在心中快速分析着所有可能。

    周森领命去办。

    沈崇岸沉吟一会吩咐朱周,“你派人分别守着南山公寓和沈宅,如果曜天回去立马将人带来见我。”

    “是,三少。”朱周忙应道,这才放过那对小夫妻,快速带着人兵分两路去守株待兔。

    沈崇岸也没有闲着,挂了电话又拨给阿乐,让阿乐在公司也注意着,看曜天会不会回公司。

    等吩咐完,沈崇岸深深的吐了口浊气,又询问宋铁裴家的情况。

    这种事情,他不能有任何的疏忽。

    先不说曜天是他的亲生骨肉,是他生命里无法割舍的存在。而且曜天还是他和晚晚最后的牵连,晚晚现在虽然不记得他和曜天,可假如有一天晚晚忽然想起了一切,回头找他问曜天呢?他不敢想象自己如果说曜天也不在了,晚晚会怎么样。

    所以无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晚晚,他都绝不能让曜天有任何的闪失。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