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你为什么喜欢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站在车旁,不由自主的望着沈崇岸和史蒂夫相继消失的方向,脚下有些沉重。

    是什么事,能让就是纠缠她都一派潇洒慵懒的沈三少如此焦急的失了冷静?

    不知为何,晚晚莫名想起相片上那个眼睛如墨葡萄般璀璨的小正太。

    “晚晚,该走了。”宫云海见晚晚神色恍惚,目光一直凝望着沈崇岸离去的方向,心生警惕,低声催促。

    “噢。”晚晚回神噢了一声。

    宫云海状似不经意的说,“应该是沈氏出了问题。”

    晚晚下意识的侧头看向云海,虽然没开口那目光却是在问,为什么。

    宫云海拉开车门,“先上车。”

    “嗯。”晚晚点头,余光睨了眼远处,进了后座。

    宫云海跟了上去,吩咐司机开车,才开口解释,“沈氏之前陷入了一桩洗钱丑闻,沈崇岸还被警方带去调查了一段时间,虽然说已经查清楚与他无关,可这件事对沈氏声誉的影响却很大,股票一直下跌,再加上他大堂哥最近回了公司,想必事情更多了。”

    “哦。”虽然宫云海最后一句说的很含蓄,但晚晚却听懂了。

    豪门争产,一直是三流电视剧里的经典情节。

    而电视剧里的情节虽然高于生活,但大都来于生活,晚晚想到这些日子沈崇岸一直留在医院,看他姿态从容却没想到公司有着这么一大烂摊子。

    不过……只要不是孩子有事就好。

    莫名的晚晚松了口气。

    侧头看着车窗外快速闪过的情景,心情却更加复杂。

    到如今她知道了父母因何而亡,却始终不敢问宫云海她是不是真的为沈崇岸生过一个孩子。

    她不能接受自己爱过撞死母亲还肇事逃逸让人顶罪的男人,更无法接受她还为这样一个男人生过孩子……

    尤其这个男人还纵容自己的前女友枉顾父亲的生死,害的父亲也与自己天人永隔。

    这种生死之仇,是死结。

    她想不出怎么原谅对方。

    可如果她真的跟沈崇岸有个孩子,她也想不来自己要如何面对那个孩子……

    走吧。

    晚晚敛下眉头,在心里轻叹了一句走吧,心脏却犹如被倒刺勾了一下,疼的脸色有些发白。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宫云海一直注意着晚晚的动静,忽然见她脸色发白,忙问道。

    “我没事,走吧。”晚晚摆摆手,身子靠在车椅上,闭上了眼。

    宫云海深深望了眼身旁的人,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知道有些事情很难接受,也知道晚晚心中痛苦,但有些事情只有接受了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想着宫云海的目光再次落到晚晚有些苍白却美丽的脸庞上,暗暗的想,我会让你幸福,比和任何人在一起都幸福。

    带着这种酌定,宫云海眸底的光芒更盛。

    这时他的手机突兀响起,在封闭的车厢显得格外大,宫云海慌忙接起,语气压低,余光望了眼假寐的晚晚,“什么事?”

    “我的祖宗,你在哪呢?记者好像看出来我不是你了,你倒是来救我啊。”经纪人李茂还是第一次见云海接电话接的这么快,愣了半秒立马哭诉。

    “继续拖着,能拖多久拖多久。”宫云海仍是压着声音说。

    “可是记者这边我能拖,您父亲哪边呢?”李茂穿着宫云海的衣服,戴着鸭舌帽和墨镜,额头一层薄汗,不安的问。

    “我父亲那边我自会有交代,你给我撑着了。”宫云海低声施压。

    “可是……”

    “坚持住,我相信你。”李茂还想说点什么,宫云海已经挂了电话。

    李茂哭丧着脸,他会被那群粉丝和记者吃掉的好不好?

    挂了电话宫云海侧头就发现晚晚已经睁开了眼,“距离机场还有两个小时,你再睡会吧。”

    “你退出演艺圈了?”晚晚没有理会宫云海的话,反而出声询问。

    宫云海是影帝级人物,退出演艺圈是大事,也不怪媒体会如此疯狂。

    “原本打算出国后宣布,没想到被媒体提前知道了。”宫云海很是苦恼的回答。

    晚晚目光落到他的脸庞,“为什么要退出,因为我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原本进圈家里就不同意,退圈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恰好时机到了而已。”宫云海柔声回答,生怕给晚晚心里再增加负担。

    可即便如此,他的回答还是让晚晚目光黯然下来。

    宫云海有些担心,“晚晚……”

    “你很适合舞台,退出可惜了。”直接打断宫云海,晚晚轻轻叹息一声。

    而她的话也让宫云海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晚晚,“你看过我的作品?”

    “嗯,农场里有,就看了看,演的很好。”晚晚是真的觉得宫云海很适合镜头,每个角色都像是为他而生,而且从他演绎的角色里,似乎看不到他一点生活中的影子。

    “不过是兴趣,你喜欢就好。”对于这件事,宫云海并不想深谈。

    “噢。”晚晚见此,将话题止步,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宫云海的神色,似乎想从中窥探出些什么。

    可惜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如果说眼前的事情越来越像是迷雾,让她怎么看也看不清楚,那宫云海就是雾霭本身,她听他说爱,听他许诺幸福,可却总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这种不真切来自于她的感知,也来自于云海本身的神秘和隐忍,她有时候望着他的脸,会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执着。

    仅仅是因为幼年时童言稚语的承诺?亦或者……想到这里晚晚忽然再次看向宫云海,“你为什么喜欢我?”

    “嗯?”宫云海没想到晚晚忽然问自己这个问题,而且不是第一次问,眸底闪过一郑重,低低的嗯了一声,带着一丝试探的味道。

    “就是想知道。”晚晚表情有些讪讪,毕竟这样问一个男人为什么喜欢自己,总有些难以言喻的尴尬。

    不管对方是否真的喜欢自己,都有些自作多情的感觉。

    “晚晚,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的,爱上你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你可以怀疑一切,但都不要怀疑我的对你的爱。”宫云海侧身专注的望着晚晚的双眸,磁性低醇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情意,任是谁听了都会忍不住心猿意马,为之疯狂。

    可晚晚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宫云海这样深情的告白,她不但没有情不自禁的羞赧,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慌乱和不安,还有……无法回以同样深情的愧疚。

    下意识的去按住自己肾脏所在的地方,眸光黯然,她可以怀疑一切,怎么能怀疑云海对她的心?

    罢了,就这样吧。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