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我跟他不熟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5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见那女人因为沈崇岸的话,表情更加狰狞,眼神里的恨意浓郁的仿佛要将他们吞掉,伸手轻轻的拽了拽沈崇岸的衣襟,“要不,我们还是跑吧?”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沈崇岸低头,将唇凑到晚晚头顶,低低的暧昧的问。

    晚晚脸唰的一红,下意识的看了眼对面,“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正经点。”

    两人这细微的互动看到裴玥眼里全是暧昧调情,本来就一胸腔的恨意因为两人的忽视,几乎要爆炸。

    “沈崇岸你可真狠毒啊!”想到这个男人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裴玥原本还抱有的幻想彻底粉碎,咬牙说道,然后看向晚晚,“夏晚晚,你真的以为他爱你吗?”

    “没有啊,我跟他不熟。”见裴玥矛头对上她,晚晚慌忙摇头。

    而且她说的是实话,她现在确实跟沈崇岸不太熟。

    “你……”裴玥被气结,恶狠狠的瞪了晚晚一眼,继续道,“你别以为他现在很爱你,什么都愿意为你做。男人都是薄情的东西,当初他那么爱我,不惜为我做任何事,可变心后毫不犹豫的害我锒铛入狱,最后更是毁了我的容。

    夏晚晚,沈崇岸现在是很爱你,可你能保证他会爱你一辈子吗?如果不能我劝你早点清醒,别到时候比我还凄惨,哈哈哈。”

    说到最后裴玥疯癫的哈哈大笑一声,她怎么会觉得沈崇岸这个男人当初对她是真心的呢?

    如果不是她太自负,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她裴玥既然得不到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尤其是夏晚晚这个贱人得到。

    “我真的跟他不熟,要不我把他还给你?”晚晚被女人笑的瘆得慌,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沈崇岸给卖了。

    沈崇岸不满的横了夏晚晚一眼,才冷淡的看向裴玥,“别再做垂死挣扎了,警察快到了,你该为自己犯下的罪承担后果,而不是怪罪别人。”

    “哈哈哈,夏晚晚听见了吗?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冷血无情,我可是他的初恋,他都这么残忍的对我,何况是你。”裴玥知道她今天跑不了了,而且她也不打算跑了。

    即便是豁出去,她也要在这两人心中种下一根长刺。

    “你对我说这些没用,我和他没什么关系。”晚晚尴尬的对裴玥说,她能看出眼前女人的目的,不过是挑拨离间,同时也确实觉得自己跟沈崇岸还不太熟,对方说这些对她来说真的没什么用。

    毕竟沈崇岸才开始追她,她还没考虑好是否答应。

    至于过去如何,她现在记不起来,说再多更没用。

    裴玥没想到自己说了半天,对面的夏晚晚竟然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就好似一记重拳打在了棉花上,不但没有伤着对方,还闪了自己的腰。

    那种恼怒,让裴玥快要憋到爆炸,“夏晚晚你这个贱人,你说你和他没有关系?那你们的贱种是怎么来的?你以为现在装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告诉你,夏晚晚没门!”

    “你说我跟他有孩子?”如果说盛奈是受了沈崇岸的指示骗她,那么眼前这个女人显然不可能和沈崇岸合伙,也就是说孩子的事情的确是真的。

    她跟沈崇岸结婚的事情也应该是真的。

    一时间晚晚心情复杂。

    “你……不记得了?”裴玥被夏晚晚问的怔住,终于反应了过。随即想到什么,看向沈崇岸,“你到现在对我没出手,是因为想借我的口告诉她事实对吧?”

    沈崇岸不语,只是冷眼看着癫狂的裴玥。

    裴玥突兀的尖笑一声,“哈哈哈,我知道了,沈崇岸我这就让你如愿!”

    “裴玥,别做挣扎了,晚晚跟你不一样。”听到裴玥的话,沈崇岸眉头轻轻蹙起,看了眼旁边的晚晚,将人往怀里拽了拽,看着裴玥的目光更冷了。

    “谁说我们不一样的?我和夏晚晚可是有一点一模一样。我们的父母都是你害死的……”

    “闭嘴,胡说八道!”裴玥忽然指着他对晚晚说,沈崇岸心中猛然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低声呵斥道。

    裴玥笑,笑的疯癫,“哈哈哈,心虚了吧?沈崇岸你也知道心虚害怕?”说着裴玥看向夏晚晚,“你知不知道你母亲就是抱着你的男人害死的,就是他当年开车撞死你妈还找人顶的罪,要不然当初你还是一个胖子的时候他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吗?不,他这是在赎罪……哈哈哈,夏晚晚你简直太蠢了,你为杀你母亲的男人生孩子,还跟他结婚,一心一意为他奔走……”

    “裴玥!”沈崇岸的目光陡然变得冷冽,警告的喊了声裴玥的名字。

    可裴玥已经完全豁出去了,根本不理会沈崇岸,继续癫狂的看着夏晚晚,“夏晚晚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吗?认贼作夫,你就不怕你妈躺在地下死不瞑目吗?哈哈哈……”

    晚晚听着女人恶毒的话语,浑身不自觉的轻颤,她可以不理会这个疯子之前的话,却无法不正视现在的话,几乎是下意识的放开了沈崇岸的衣襟,后退一步仰头看向男人,“她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我刚才说的有半句假话,我就天打雷劈!”不等沈崇岸开口,裴玥已经赌咒发誓。

    可夏晚晚却不理会裴玥,她只想听沈崇岸说。

    沈崇岸脸色阴沉,紧紧握着拳头,他防这个防那个,却如何也没想到裴玥居然知道这件事,而且还在晚晚对他没有多少记忆和感情的状况下说了出来,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拉晚晚,“晚晚……”

    晚晚却防备的退后一步,再次问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而且他还知道你的父亲不是病死的!”见夏晚晚开始怀疑沈崇岸,裴玥笑的越发肆意,还提到了夏国海。

    晚晚美眸一冷,“你还想说什么?不会要告诉我,我父亲也是他害死的吧?”

    “晚晚……”

    “当然不是,你父亲是我弄死的哦。不过就算我不摘了他的肾,他也是活不长的,我可是为了救当年的你,沈崇岸也是知道的……可惜你父亲的肾没有救得了你,自己却承受不住猝死了,哈哈哈,猝死了!”

    “裴玥!”沈崇岸的声音透着阴翳,朝着不远处摆了摆手,再看夏晚晚,“晚晚你听我说,事情不是她说的样子。”

    “谁说不是呢?”沈崇岸正要解释,另一个声音忽然打破这一切。

    沈崇岸扭头,就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了巷子口的宫云海。

    他怎么来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