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无关紧要的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没想到自己明明花钱找的是个男私家侦探,见面后却变成了个疯子,说动手就动手,说杀人就杀人。

    而且更令她郁结的是这个疯子还是沈崇岸惹下的桃花债。

    晚晚一边想着再怎么逃跑,一边还不忘在心里腹诽沈崇岸,惹什么不好惹一个疯子。

    “你给我站住,这次我不会让你跑掉,我要让你尝尝我所受的那些痛苦。”想到自己被毁掉的脸,裴玥看着夏晚晚的目光更加疯狂。

    “你冷静点啊……我们无冤无仇,你受的苦,你该去找债主,找我做什么?”晚晚眼看身后的人还真追上来了,试图祸水东引。

    “如果不是你崇岸怎么可能那么对我,都是因为你。”裴玥将这些日子积攒的怒气一并怨在夏晚晚身上。

    夏晚晚急了,“那男人一看就是个挑食的,你长成这样,就是没有我,他也不可能爱上你啊。”

    晚晚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怨。

    可她不这样说还好,一说这话,裴玥眼睛直接染上了一层血红,“你刚才说什么?”

    裴玥没有毁容前最恨别人说自己不够美,被毁了以后,长相更成了她心底绝不能碰触的死穴,可夏晚晚竟然说她长成这样,没有她崇岸也不会爱上自己。

    “我说什么你听不到吗?”晚晚朝着裴玥尬笑,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你竟然还有脸说我长成这样,我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害的,嫌我丑?哈哈哈,夏晚晚你是不记得自己从前的恶心样子了吗?不要紧,我改变注意了,我会让你跟我一样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裴玥恶狠狠的说。

    “呵呵,真的不必了。”晚晚呵呵尬笑一声,继续往后退,余光注意着身后,试图寻找最佳的逃跑机会。

    偏偏裴玥看起来很疯,可眼神非常犀利,脚下也不慢,将她盯得非常紧。

    “贱人,现在知道怕了?”裴玥冷笑一声,忽然看向自己的身后,“废物,还不出来给我抓住这个贱人!”

    晚晚一惊,这疯子还带了人?

    “裴小姐,你已经让我破坏了行业规矩,抓人做这种事,我真的做不了。”裴玥说完,不远处一直安静停着的车子里竟然真的下来个人,正是晚晚找的那位私家侦探。

    看着这一幕,晚晚直叹自己倒了大霉,找私家侦探都能找个没有职业道德的。

    “再加上一百万,帮我抓住她。”裴玥根本不理会对方的话,直接用钱砸人。

    “吁……”晚晚听的倒吸一口气,这丑八怪竟然是个富婆。

    “这……”私家侦探明显为难了。

    看到这种情况,晚晚知道再拖下去,她等不到巷子里来人,还可能真的把自己搭进去,就在那私家侦探犹豫的时候,从手里的牛皮纸袋里抓了一笔钱,朝着裴玥和那私家侦探扬了过去,“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啊!”

    趁着钱撒着两人身上,晚晚掉头就跑,边跑还边继续撒钱。

    “贱人,你敢跑!给我抓住她……”裴玥先是一怔,下一刻那钞票扬了她一脸,让她动作有片刻的迟疑,愤怒的拍掉脸上的百元大钞,就去追夏晚晚。

    可当她跑到一半,发现身后的私家侦探没动,咬牙切齿的喊道,“再给你加一百五,给我抓住她。”

    “好!”那私家侦探听的目瞪口呆,再不做迟疑跟着裴玥就去拦截夏晚晚。

    夏晚晚疯狂的跑,那两人在她身后急急的追,她第一次觉得这个巷子怎么会那么长……

    “喂,快来人啊,有人撒钱了……”晚晚边跑边喊,试图引人过来。

    裴玥冷笑,“贱人,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跑。”

    晚晚听到声音就在她后,阴冷恶毒吓得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速度也跟着慢了起来,本来不算特别长的巷子,这会晚晚觉得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而且更糟糕的是越跑晚晚越觉得辛苦,额头也渗出密集的汗珠,手也跟着再抖,她恍然想到,才做完手术,她是不是不能大幅度运动?

    如果继续下去,可能身后的疯子没抓到她,她自己先挂了。

    这样一想,晚晚的速度不由再次降了下来。

    裴玥看的咯咯一笑,“贱人,我看你还怎么跑。”

    晚晚腿一软,暗道晚了,早知道她就不该甩掉沈崇岸和宫云海的人。

    这简直是NOZUONODIE。

    “啊,沈崇岸……”眼看裴玥和那私家侦探马上要追上来,晚晚忽然朝着巷子口喊道。

    裴玥一怔,“崇岸在哪里?崇岸在哪里?贱人你居然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晚晚看着裴玥手里的刀尖马上既要碰上她,慌忙加速却身体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眼前一黑,这下算是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了。

    “你想怎么收拾她?”就在晚晚以为山穷水尽时,她的身后忽然响起一声磁性的男低音,下意识的扭头就看到巷子口一高大的身影缓缓朝着她走来。

    晚晚虽然一贯承认沈崇岸很帅,可都帅不过此刻。

    “崇……崇岸……”裴玥没想到沈崇岸居然真的出现了,“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沈崇岸低沉的声音里透着冷冽,看着裴月的目光仿佛看着一个死物。

    他千防万防宫云海,却没想到会被裴玥差点钻了空子。

    “你……原来她没有死,你一直都知道对不对?之前的葬礼不过是你做的一场戏,沈崇岸你竟然这样对我……她就那么好吗?”裴玥忽然想到什么,情绪无法控制的激动起来。

    “与你何干?”沈崇岸冷冷回了一声,人已经走到夏晚晚脚边,蹲下身子将晚晚半抱着扶起来,语气一变,“怎么这么不听话,出事了怎么办?”

    明明是责备的话,可听着却让人直觉得甜腻。

    晚晚朝着沈崇岸露出一个尴尬的笑,然后扬了扬小脸,“她是?”

    “无关紧要的人。”

    “沈崇岸!”沈崇岸的话彻底将裴玥激怒,她死死瞪着男人,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