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戴鸭舌帽的女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燕京。

    宫云海才拿掉一颗肾,又经过这一天一夜被折腾的精疲力尽,还没缓过来就收到陈宇的消息,沈崇岸的人被晚晚呵斥不许靠近病房。

    那颗害怕自己离开晚晚被沈崇岸拐去的不安心里,瞬间平复很多。

    可没一会他就收到副卡被取出十万块的消息。

    宫云海有些奇怪,从他将这张卡交给晚晚,晚晚从来没有使用过,现在人在医院更不可能用上,怎么忽然就取了十万。

    她要干什么?

    心中不安,可看着外面大堆的记者,想到他要现在敢回医院,这些狗仔怕就敢立马报道晚晚的事,只能咬牙先忍着打电话给陈宇。

    “你去查一查晚晚为什么取十万块,她要干什么。”宫云海担心,晚晚最后谁都不跟,而是自己离开。

    且不说到时候他要怎么将人找到,怕晚晚的身体都撑不住。

    陈宇得了消息立马去办。

    他这几日被沈崇岸的人缠的厉害,虽然也在医院,手下的人照样守着晚晚,可两队人马僵持起来,他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反而让沈崇岸一天跟进无人之境般进去晚晚小姐的房间。

    这不,今天他不但自己进,还让一个女人进去看晚晚。

    虽然对方和四少有契约,但眼下这种情况,谁知道沈三少是不是早就忘了契约精神。

    很快陈宇就告知宫云海,晚晚从医院里的自动取款机中取了十万之后,正在院子里散步。

    “抱着十万块在院子里散步?”宫云海觉得陈宇在逗他。

    “可……晚晚小姐确实在院子里。”陈宇的人一直有远远跟着晚晚,可因为还有沈崇岸的人,所以两方人马时不时的就要较会劲,他也是不胜其烦,但又没办法。

    “你上去看看。”宫云海怎么都不放心。

    陈宇点头,冷冷瞟了眼旁边的朱周,直接朝着院子里的晚晚走去。

    而朱周却在同时收到一条信息,然后快速消失在了医院门口。

    陈宇走到‘晚晚’旁边,“晚晚小姐,四少有话同您讲,您看……”

    话说到一半,陈宇就石化在了原地,这哪里是晚晚小姐。虽然发型相似,套的外套一样,怀里抱着的纸袋相同,可却并不是晚晚。

    “你是谁?”陈宇一把抓住女人的衣领,急急的吼道。

    “放开我,你……你干什么?救命……快,在医院打人了……”那女人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想到在厕所时,那个漂亮女孩对她说的话,立马警惕的吼道,她最讨厌这种殴打妻子的渣男了。

    “你……”陈宇瞬间被人群围住,一时间百口莫辩,慌忙放开女人,去找夏晚晚。

    如果让四少知道他把人看丢了,怕别想继续干了。

    ……

    医院外。

    旁晚的小巷子分外安静,晚晚抱着现金走到约定的大槐树下,远远看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女人走了过来。

    心中奇怪,她记得自己找的侦探是个男人,怎么交易的变成了女人?

    从衣兜里取出手机,给约定的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就看到不远处走来的女人拿出了手机。

    晚晚顺势挂掉,然后朝着鸭舌帽女人走去。

    “你好,我是……”晚晚正要打招呼,却发现对面的女人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她,有些奇怪的摸摸脸颊,“我脸上有东西?还是你认识我?”

    说完,晚晚心里生出一股郁闷之气,没记忆果然很麻烦,别人认识她,她不认识别人,都认分不清敌友。

    “你……你是夏晚晚?你没有死?”在片刻以为自己见到鬼之后,裴玥忽然尖叫一声。

    晚晚被女人尖利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是谁?你认识我?”

    “我是谁?夏晚晚你竟然没有死,竟然没有死,还敢问我是谁?你好好看看我是谁!”裴玥以为晚晚是因为她变丑才不认识她,一把拿掉头上的鸭舌帽,低吼着说,那双肿胀的眼睛里全是怨毒,让她本来就已经变形的脸看起来更加狰狞丑陋。

    晚晚再次退后一步,虽然她不认识眼前的女人是谁,但对方眼底的恨意却清清楚楚的摆在她面前。

    只可惜对方就是拿掉帽子,她还不认识。

    “抱歉,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你。”晚晚手里攥着手机,警惕的看着对面的人,余光则瞄向四周,准备这女人一旦发疯,她就逃跑。

    “不认识我?哈哈哈,你当然会不认识我,因为我现在的这张脸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崇岸怎么会这么对我?夏晚晚你就该死,不,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看你这个贱人还怎么勾引男人!”裴玥越说越激动,她本来就不甘心,可起码知道夏晚晚死了。

    那样她没有得到沈崇岸,夏晚晚也不会得到。

    可现在夏晚晚居然完好无缺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那么她所遭遇的一切算什么?

    裴玥本来就半癫狂的状态,此刻因为夏晚晚的忽然出现彻底疯了。

    “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夏晚晚,我姓方……也不认识你……”从女人风疯癫的话语中晚晚猜到她应该真的认识曾经的自己,可她现在不能再继续激怒对方,只能否认自己,好安抚女人。

    可惜没什么用。

    裴玥恶狠狠的打断夏晚晚,“闭嘴!夏晚晚你这张脸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得出来。两年前你就该死了,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是崇岸的妻子,是沈氏的少夫人,拥有一切。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和你生的贱种害的我面目全毁家破人亡……我要杀了你……”

    “别乱来!”

    “桀桀桀……”

    说到最后,裴玥竟然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恶毒的盯着晚晚。

    晚晚再次后退,可裴玥却朝着她桀桀一声冷笑,引得晚晚一身鸡皮疙瘩,她算是听明白了,这女人怕是沈崇岸那个妖孽惹得桃花债,而且还不是第一次对她动手,心中不安越来越强烈。

    “你别乱来,杀人是犯法的,我听你的意思应该是沈崇岸那个男人负了你,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找他才对……”晚晚边尬笑,边后退。

    “找他?我会找他的,不过前提是先杀了你这个贱人以泄心头之恨。”裴玥阴毒的低语,朝着晚晚举起匕首。

    “疯子,别过来……”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