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盛奈没想到自己一句无意的话,会让晚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有些慌乱,也不知道该说或者不该说。

    “我找了私家侦探,即便你不肯告诉我,晚上九点后,我也会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晚晚看出盛奈的为难,进一步替她宽心。

    盛奈没想到晚晚原来早就对一切产生了怀疑,有些紧张的说,“元翔说你不能有任何的精神刺激,否则后果很严重。”

    “那是之前。”

    “之前?”盛奈不解,这之间有什么区别。

    “之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遽然听到那么多事情,所以迫切的想要回忆起所有事情,但现在不一样,经过这么些天,我已经接受了不少事情,再提起过去,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起伏,自然也就不会受伤。”晚晚平静的看着盛奈。

    盛奈深深的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那你可以告诉我,我和沈崇岸真的是夫妻关系吗?”看着盛奈的样子,晚晚知道她是真的关心自己,所以也不为难她,只问最关键的问题。

    “这……你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盛奈觉得如果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哪怕失忆了,那爱对方的感觉也不可能完全失去,所以试探的问。

    “我……”晚晚被问住,好像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觉得不真实,还有那个男人太帅了,她有些不明白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数了不是吗?”看到晚晚的迟疑,盛奈忽然笑了。

    她果然没猜错,记忆没了,可感情不会变。

    “我懂了。”晚晚点点头,目光越发认真的看着盛奈,“最后一个问题,我和沈崇岸真的有个儿子?”

    “这……我有个女儿跟曜天是一个班的。”盛奈迟疑的开口,这样回答不算违反元翔的要求吧?

    “我明白了。”盛奈的回答,间接的告诉她,她们的认识应该是因为两个孩子。

    所以她有儿子的事情是真的。

    “晚晚,你别钻牛角尖,也别瞎想,身体最重要。”盛奈生怕自己的话让晚晚陷入困境。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晚晚点点头,盛奈能告诉她这些,她很感激。

    这可比她自己瞎打听要好的多。

    只是想到未曾蒙面的儿子,晚晚的心不由的轻轻揪起,也不知道沈崇岸这些日子留在晋市,孩子怎么着?

    想到照片上那大眼睛似葡萄的漂亮小正太,她忍不住有些怪沈崇岸。

    “嗯,你一定要好起来。”盛奈看着晚晚比离开前削瘦不少的脸颊,心疼的叮嘱。

    “会的。”晚晚轻笑,伸出细长的手指戳了戳盛奈的眉头,“好了,我不为难你了,你也不要再满腹忧愁的样子,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会好起来的。”

    不但会好起来,她也会搞清楚所有事情。

    “嗯。”盛奈郑重的点头,晚晚看的愉悦,心情也好了许多。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外面就响起某男的催促声。

    晚晚算是知道,沈崇岸应该是趁着宫云海离开将陈宇他们当成摆设了,否则怎么可能如此肆无忌惮。

    见此,盛奈也不好再久留,起身跟晚晚告辞。

    沈崇岸则很自然的走了进来,伸手摸了摸晚晚的额头,见体温正常,神色也没有异常,稍稍松了口气,“不困的话我带你去外面吃东西,然后看电影?”

    既然打算追晚晚,沈崇岸决定从基本恋爱步骤开始。

    也正好弥补他们之前的空白。

    “这算是约会吗?”晚晚盯着沈崇岸那张俊颜问。

    “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沈崇岸眉宇里扬起一抹浅浅的愉悦,晚晚有这样的觉悟,他很满意。

    “我拒绝。”晚晚说完,直接躺会了床上。

    沈崇岸瞬间傻眼,他被拒绝了?他竟然被拒绝了?为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沈崇岸有些呆滞的问。

    晚晚随意的扫了男人一眼,“你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不喜欢和不熟悉的男人约会。”

    “这……我们约几次不就熟悉了?”一时间沈崇岸发现自己惯用的套路都没用了。

    “没兴趣。”想到她和这个男人有一个孩子,可从她住院到现在,男人从来没有将孩子带过来,晚晚就有种莫名的恼火。

    有这么当父亲的吗?

    沈崇岸,“……你不再考虑考虑?”

    “不需要。”晚晚说完,侧头直接闭上了眼,一副我要睡觉请你出去的冷淡态度。

    沈崇岸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会都反应不过来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他的剧本里没有预设被拒的策略啊!

    原本一整天因为早上的暧昧而心情愉快的男人,此刻仿佛从云端重新跌入泥潭,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想休息了,还有……让你的人不要守在外面,很讨厌。”

    “晚晚……”沈崇岸整个手足无措,连他的人都不让守着,为什么?

    “出去。”晚晚赶人。

    沈崇岸再找不到继续留下的理由,好一会才神情凝重的出了病房,然后朝着朱周吩咐,“隐起来,不要打扰到晚晚。”

    “是。”朱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立马执行命令。

    当然他们的人撤走,宫云海的人自然不会让留着,也被沈崇岸赶出了楼层。

    陈宇看着异常憋屈。

    ……

    病房。

    等沈崇岸离开,晚晚猛地坐起来,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资料已经收集完,晚上七点医院附近的巷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晚晚想了想回复,“好。”

    拒绝沈崇岸,其实并不是晚晚不期待和男人的约会,而是因为晚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必须搞清楚事情的真想。

    回忆如果行不通,她能做的就是调查过去。

    在床上闷着被子躺了会,晚晚才出了病房,周围果然没人再继续守着她了。

    暗暗松了口气,晚晚先用宫云海给她的一张卡去医院楼下的大厅取了一笔钱,然后进了女洗手间,再出来她已经换了模样消失在医院门口。

    晚晚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但醒来之后却是第一次做,当时联系私家侦探的时候就心里忐忐忑忑的,这会怀里抱着十万块去做交易,心里的紧张可想而知。

    而更让她忐忑的是,这次调查的结果。

    如果沈崇岸真的是她的丈夫,他们也的确有一个儿子,她要和宫云海怎么摊牌?下意识的晚晚摸了摸自己开刀的地方。

    这个抉择太难了。

    可如果沈崇岸说的是假的,甚至盛奈的话也是沈崇岸安排她那么说的,她又要如何安抚自己莫名悸动的心?

    似乎哪一种结果都无法圆满。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