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一贯都是女人追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病房重新回归静默。

    晚晚起身,赤脚站在窗台,整个人异常烦躁,还有种烟瘾犯了的感觉,让她浑身都很不适。

    可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抽烟的。

    这种感觉很糟糕。

    单薄的身子靠在窗口,楼下传来一阵阵嘈杂声,让晚晚的眉头皱的更紧,看了眼时间,已经夜里九点半,怎么还这么多人?

    晚晚正犹疑,陈宇敲门走了进来,“晚晚小姐,宫少让我叮嘱您,最近几天医院会比较乱,您最好不要乱走,以免发生意外。”

    “噢。”晚晚漫不经心的噢了一声又看了眼楼下,“是记者?”

    “这……是。”陈宇意外的看了眼晚晚,才回答。

    “我知道了。”知道是记者晚晚便明白怎么回事了,怕是有人泄露了宫云海的行踪。

    晚晚想到了那会风流倜傥出现在她病房通知要开始追她的沈崇岸,怕消息就是那个男人曝的吧。

    不过以云海的知名度,在医院来来回回几天,就是再低调隐藏身份,怕也是瞒不了多久的。

    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的兴趣。

    陈宇见晚晚神情平静,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心中有些替四少不值,却不敢对晚晚有任何不敬,客气的退出了病房。

    晚晚扫了眼楼下越聚越多的人,想到云海离开的原因,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她不喜欢楼下的那群人,可能暂时不回农场,对她来说就是机会。

    重新回到病床上,晚晚的心情平缓了很多,接下来她要为自己争取时间,而不是由着别人为她安排她要走的路。

    这样一想,晚晚的心情平静下来,开始暗暗计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就这些日子来看,她跟沈崇岸应该是早就认识的,而不论是沈崇岸和宫云海都不是泯灭于众的男人,她查不到自己的信息,却未必查不到这两个人的。

    只要能从任何一方撕开过去的口子,她就不一定非要完全恢复记忆才能知道自己的过去。

    想到这里,晚晚拿过宫云海配给她的手机,在网页中输入一行字。

    ……

    隔壁。

    沈崇岸心情很好,这些日子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他,终于结结实实的扳回了一局。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宫云海想腾开手,没有五六天是回不来的。

    而这五六天,他要做的就是努力在晚晚面上刷存在感,他就不信晚晚会对他不心动。

    怀着无比大的信心,沈崇岸今夜睡了个美美的觉,第二天一早就敲开了晚晚的房门。

    晚晚醒来没一会,看着换了一身休闲装,姿态更加俊逸慵懒的漂亮男人,眉头微抬,“沈总这是……”

    “给你送早餐,我让人做的药膳,调理身体最好。”沈崇岸说着人已经主动坐下,根本不关心晚晚欢不欢迎他。

    晚晚也不说话边喝水边盯着沈崇岸,仿佛要将男人看透。

    而沈崇岸不但没有被这眼神看的发慌,反而整个人凑上来,“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告诉你,我不光脸俊,还有六块腹肌,你要想看,我不介意现在脱给你。”

    说着沈崇岸竟然对着晚晚做了害羞的表情。

    “噗……”

    晚晚刚喝了口水,还没咽下去,猛然听到男人的话,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去,这个男人还知不知羞?

    “额。”沈崇岸正好凑到晚晚面前被喷了一脸,伸手抽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滴,“现在是不是更俊了?”

    “呼!”晚晚无言以对,一把从沈崇岸的手中抱过保温盒,自顾自的撑起饭桌开始吃早餐。

    对于沈崇岸这样厚脸皮的男人,她还真是长见识了。

    难不成现在的男人追女人都是这种路数?

    可惜她好像也不知道其他的,没有记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除过沈崇岸有没有被人追过,是怎么追的。

    又或者曾经谈过几次恋爱。

    这些本该每个人都会有的经历,可在她这里都是空白。

    至于她和宫云海,好像谈不上追和被追,从她醒来宫云海就告诉她,她是他的未婚妻,连婚礼都像是水到渠成的,而不是她要的。

    “害羞了?”见晚晚低头专注的喝粥,沈崇岸将自己的俊脸凑过去问。

    晚晚抬头睨了男人一眼,“你就这些招数?”

    “哈,这是在嫌弃我?”沈崇岸挑眉,感觉自己的人格魅力受到了挑衅。

    “我表示的不够清楚?”晚晚头都不抬的回,这粥还蛮好喝的。

    沈崇岸轻呵一声,还想说什么忽然发现晚晚将粥喝的快见底了,慌忙上前,“喂,女人,我带的是两份,还有我的。”

    “啊?”晚晚懵懵的抬头,难道不是给她一个人的?

    正当晚晚懵着,沈崇岸却顺势抽过她手里的碗,拿起她用过的勺子,直接喝了起来。

    “额,那是我用过的。”等晚晚想要再阻止已经晚了。

    沈崇岸却得意的朝着女人抛了媚眼,“好喝。”

    那桃花眼里电光四射。

    “你……”

    你了半天,晚晚都没你出个什么,她才发现这男人是个无赖。

    “呼。”

    深呼吸,晚晚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再次看向沈崇岸,“外面的记者是你通知的?”

    “对啊。”

    出乎晚晚预料,沈崇岸回答分外干脆,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你就不怕我讨厌你?”晚晚看着神情坦荡,面容俊美邪肆的男人很认真的问。

    可沈崇岸却是一怔,“晚晚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啊?”晚晚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那句话里让这个男人生出这种误会了?

    “你不是说讨厌我吗?这不是表白是什么?”沈崇岸比晚晚更认真的看着她。

    晚晚郁结,“你究竟是从哪里听出我在对你表白的,别告诉什么讨厌就是喜欢,太恶俗。”

    “讨厌你的意思难道不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你还不是表白是什么?”沈崇岸回答的那叫一个厚颜无耻。

    “你……”

    “别急,是男人就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先表白,所以对你刚才的话我拒绝。”沈崇岸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耍流氓。

    晚晚,“……”

    她可以将这个男人赶走吗?

    “你平常都是这么追女人的?”晚晚深呼吸后讥笑的看着沈崇岸问。

    沈崇岸摇摇头,“第一次,一贯都是女人追我。”

    呼!

    晚晚被气的够呛,“看来沈少要失望了,我不喜欢你。”

    “所以换我追你。”沈崇岸接的分外顺溜。

    晚晚被彻底KO!

    看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她忽然悟出一个道理,当一个帅成妖孽的男人死缠烂打起来,真是无人可敌。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