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美男计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看着眼前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的男人,没了之前的愁云阴郁,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俊美邪肆。

    带着上流贵公子特有的韵味,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晚晚甚至听到病房外女护士的议论声,不由奇怪,“你到底要做什么?”

    “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清楚吗?”沈崇岸勾唇反问,那双桃花眸朝着她笑,简直勾魂摄魄。

    这男人是在对她用美男计?

    “你就不怕惹恼宫云海?”稍稍平复了下那被沈崇岸一笑撩拨的有些悸动的心,晚晚故作淡然的问。

    沈崇岸顺势翘起二郎腿坐到晚晚的对面,一张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上陡然生出一层薄薄的寒意,“我从来都不怕招惹宫云海,我怕的是你不知道我爱你。”

    “咳咳……”晚晚看到沈崇岸面目忽然冷冽,想到他会说些狠话,却没料到这表白来的突如其来,在怔愣片刻后,被惊的轻咳起来。

    沈崇岸忙伸手轻轻拍打晚晚的背。

    现在是盛夏,晚晚穿的病号服是非常薄的材质,被沈崇岸这样一碰,清晰的感觉到男人掌心的温度,身体有一刹那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不由自主的轻微战栗,下意识的侧身想要避开沈崇岸,却在抬头时双眸毫无预备的跌进男人那对深潭里。

    真是个妖孽啊。

    如果说在今晚之前,晚晚还有些看得懂眼前的男人,那么现在她是一点都不懂了,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难不成真的追她?那她之前的猜测岂不是不对?

    一时间晚晚有些迷糊。

    可却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男人比起宫云海那种温润如玉的风格对她更具有杀伤力,尤其那双桃花眸,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眼睛,尤其男人用那双眼看着她的时候。

    “喝点水。”见晚晚对他躲闪,沈崇岸也不恼,干脆倒了杯热水递给她。

    晚晚接过水,还在努力消化男人的话。

    “吓到了?”将晚晚的这些反应看在眼里,沈崇岸笑的越发邪魅惑人。

    “那倒没有,只是有些不明白沈总为什么对一个人妻这么感兴趣?”在抿了口水后,晚晚终于恢复了冷静,略带讥讽的问。

    “谁规定我不可以对人妻感兴趣?何况我要没记错,你们那场婚礼可以忽略不算。当然你觉得遗憾,我很乐意赔给你一个更为浪漫奢华的婚礼,前提是新郎是我。”沈崇岸愉悦的看着一旁的小女人说,末了忽然凑近晚晚,“小晚晚,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正听男人大言不惭,那张俊脸忽然就在她眼前放大,晚晚冷淡的回了句不如何。

    “真伤心啊。”沈崇岸捂着心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很是浮夸,还有点痞气,可搭配上他那绝色的俊脸不但没有让人觉得轻浮,反而别有一番风度。

    晚晚不得不承认,男人长得好的确很有优势,就是她想讨厌他,都好像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虽然宫云海也帅,但帅的更温和,似翩翩佳公子,让人想到璞玉。可沈崇岸不一样,他的帅带着强大的侵略性,就是极美的女人,在他面前都稍显逊色,

    “真假。”暗暗叹息后,晚晚对沈崇岸的反应做出了非常准确的评价。

    沈崇岸也不在意,从他进来到现在,晚晚不但没有出声赶他,反而跟他斗起嘴来,这可比旁晚那会的生撅冷怼好太多了。

    甚至让沈崇岸有种晚晚回来的错觉。

    但他知道这才仅仅是个开始,如今的晚晚没有过去的记忆,对人戒备心强,再加上一个掌控先机的宫云海,他想让晚晚为他心动容易,但想晚晚放下对宫云海的感情,然后跟他走,就有些难度了。

    对于晚晚的评价沈崇岸不置可否,姿态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晚晚,不管你相信或者不相信,我今晚就是来通知,我要开始追求你了,过去是什么是怎么样既然你不记得那就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会爱上我。”

    沈崇岸的话自信坦然,还带着一丝痞气,将他的外形优势发挥到极致,却又隐隐含着霸道。

    他要开始追她,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直接了当的通知她。

    晚晚看着眼前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也不知道这男人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对她太没信心。

    她看起来就那么容易爱上一个男人?

    不过吐槽归吐槽,晚晚不得不承认沈崇岸这样的男人的确有自傲的资本。

    只是她真的会爱上他吗?

    晚晚目光黯然下来,这些日子发生了那么多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又凭什么去谈爱。

    但男人的话还是隐隐在她的心河荡起一层浅浅的涟漪,让她有些好奇,他会怎么做。

    “我该走了。”就在晚晚疑惑沈崇岸接下里会怎么做的时候,男人忽然站了起来,扔下一句我该走了,便出了病房。

    晚晚靠在病床上,一脸懵逼,这就完了?

    神经病啊!

    不过沈崇岸刚走没一会,宫云海便进来了,第一眼就注意到花瓶里鲜艳欲滴的红玫瑰,眉头轻皱,“他来过?”

    “你说的他是指沈崇岸?嗯,刚走。”晚晚顺着宫云海的目光看了眼那玫瑰,点头。

    “他没对你做什么吧?厚脸皮的玩意。”想到自己被史蒂夫使计骗出去,宫云海心情就很遭,他早该想到沈崇岸这个家伙不会遵守契约精神。

    “你很烦他?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听到宫云海失了风度的低咒,晚晚越发好奇两人的关系。

    “没什么恩怨,我就是不喜欢他缠着你。”宫云海有些敷衍的回答晚晚,接着话语陡然一变,“晚晚,你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不如我们回农场修养吧,那边佣人多可以照顾好你,等你情况再好点,我们就去米国。”

    “这么急吗?”晚晚轻皱眉头。

    宫云海这是在怕沈崇岸?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让晚晚之前的疑惑再次放大,看着宫云海的目光也充满了探究。

    “我……”

    “听贾医生说我后脑勺上的伤不是不能治愈的,我想试试。”

    “晚晚……”晚晚的这番话,让宫云海陡然急了。

    “云海,我不想做一个没有过去没有记忆的人,有时候我看着这个世界好似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空荡荡的,就是对你,也都只是小时候浅浅的印象,好像我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很糟糕。”晚晚平静的对宫云海说。

    宫云海猝不及防的看着晚晚,一时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逼着沈崇岸答应不让晚晚恢复记忆,可却没办法阻止晚晚自己要恢复记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