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不打架就好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真巧。”

    就在史蒂夫紧张兮兮的时候,沈崇岸走到两人面前,无比绅士的说了声真巧。

    史蒂夫悬着的一颗心总算稍稍放下些,不是打架就好。

    这都快奔三的人了,总冲动的像个毛头小子太不理智。

    可史蒂夫才松口气,沈崇岸下一刻就看向夏晚晚,“你手术才过危险期,想吃什么不能在医院吗?”

    晚晚看着刮了胡子,一身清爽,显得更加俊美不凡的男人,侧头看向宫云海,“我想吃牛排。”

    “你现在还在恢复期不能吃牛排,吃点软的吧?这家的甜点不错。”宫云海微微低着头,在晚晚耳旁温柔的低声询问。

    两人都将沈崇岸当成了空气。

    沈崇岸却好似没注意到似的,听完宫云海的话脸色一沉,“她现在不能吃甜点,多余的糖分会给她肾脏造成负担,缩减使用年限。”

    晚晚一愣,想到这男人之前的话和现在的话,美眸微抬终于看向沈崇岸,“三少关心的是不是有点多了?”

    “我……”晚晚一句话让沈崇岸噤声。

    对啊,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

    可想到晚晚现在的身体,在饮食方面是必须注意的,干脆不理会她的话,而是看向宫云海,“你如果没办法照顾好她,不如换我来?”

    “那也要晚晚愿意。”宫云海没想到晚晚现在会这么反感沈崇岸,心情愉快的回答,眼底隐隐带着一丝挑衅。

    沈崇岸握拳,可当他目光对上晚晚的时候,所有的气都泄了,“你要是真的想吃,就少吃点,才做完手术要忌顾好,否则后患无穷。”

    “沈崇岸你有完没完,晚晚现在是我的太太,不需要你在这里假好心,别忘了晚晚病发誓谁造成的?”宫云海讨厌沈崇岸那副样子,但他更怕沈崇岸的这些关心,会让晚晚再次生出怀疑。

    “……”

    这也是沈崇岸的痛点,被宫云海陡然戳到,他下意识的想反驳,可深怕晚晚再受到刺激,硬生生的沉默了下来。

    宫云海则借机带着晚晚从沈崇岸身旁走过,进了预定好的包间。

    沈崇岸就这么被仍在原地。

    连一旁的史蒂夫看的都尴尬,上前拍了拍沈崇岸的肩膀,“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们吃饭吧。”沈崇岸没理会史蒂夫的话,却出乎预料的主动提出吃饭。

    史蒂夫顿时来了劲,赶忙将人带回餐桌,拼命的往沈崇岸的碗里夹菜,“多吃点,多吃点才有力气……”

    抢人。

    差点说错话,史蒂夫忙闭嘴转移话题,“这个菜好吃,你尝尝,还有这个……”

    沈崇岸并没有注意到史蒂夫的话,虽然嘴里嚼着东西,可心思早跑到晚晚的包厢了,满脑子都是宫云海会不会给晚晚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喝了不该喝的东西……如果因为饮食不注意,晚晚的肾脏会不会产生排异现象?

    越想沈崇岸越是食不知味,就在史蒂夫神叨叨的时候,他猛地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史蒂夫被吓了一跳,这不会是嫌他烦,恼他了吧?

    “你这是又怎么了?”史蒂夫警惕的看着沈崇岸。

    沈崇岸却已经朝着从晚晚包厢里出来的侍者那边走去了,史蒂夫搞不懂他要干什么,跟了上去就见沈崇岸一把抢过侍者手里的点菜单,然后眉头皱的紧紧的。

    那侍者被突然起来的行为吓到,正要说话,史蒂夫忙递了几张小费过去,“别担心,包厢是我们的朋友。”

    “这个去掉,这个不能做的太咸,还有这个甜度减半……嗯,再加一份新鲜水果,要先买先切的。”沈崇岸对着别人的菜单就是一堆指指点点。

    侍者听的为难,“不好意思先生,这些客人已经说过了,不过水果是可以加的。”

    “嗯,水果要最新鲜的,以芒果为主,其他再加点西瓜、菠萝、杨桃……”说着沈崇岸抽出一张黑卡,“跟那桌一起结,不用告诉他们。”

    “这……我们店里没有您说的那几种。”侍者终于相信眼前帅的比明星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包间客人的朋友,可还是为难。

    “你去买,挑最好的。”沈崇岸侧头看向正满脸无奈的史蒂夫。

    “啊?我?”

    “你要我去?”沈崇岸倒是想去,又担心自己走了,晚晚也走了。

    “立刻。”史蒂夫忙回答。

    那侍者看看史蒂夫,再偷偷瞄了眼眼前的男人,心中暗暗感叹,这好看的人是不是都喜欢跟好看的人做朋友,就包厢的男女和眼前这两位,简直一个比一个颜值高。

    “嗯。”史蒂夫的回答终于让沈崇岸满意的点点头。

    史蒂夫却觉得他的声音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暗暗叹了口气,朝着夏晚晚所在的包厢望了眼,却什么劝解的话都说不出,感情这种事如果自己想不通,别人说再多都是没用的。

    沈崇岸催促,“还不去?”

    “就去。”被催促,史蒂夫来不及再多想转身去买水果。

    沈崇岸则又叮嘱了侍者几句,最后目光复杂的看了眼晚晚的包厢。

    ……

    包厢。

    晚晚看见多出来的水果,还是她喜欢的,望向宫云海,“你加的?”

    “不是。”宫云海回答,菜单上并没用晚晚喜欢的水果。

    “是外面一位非常英俊的先生帮你们点的。”侍者忙回答。

    晚晚和宫云海几乎同时想到了沈崇岸。

    “还真是阴魂不散。”宫云海低低咒了一句,晚晚却看着那盆水果有片刻的发呆。

    如果真的是沈崇岸在病房说的那样,他怎么会对她那么了解?

    要真是单纯的恶作剧,这样的报复对沈崇岸那样的男人有什么意义?难不成是为了满足破坏欲,可从她和他的几次接触中,晚晚不觉得沈崇岸是那样一个幼稚无聊的男人。

    甚至作为沈氏的负责人,沈崇岸这样的男人应该具备着商人所该拥有的一切优点,睿智、果断、把控全局,而不应该为了商场上的矛盾而牵怒到宫云海的家人。

    如果沈崇岸真的是这样情绪化的人,怕不会造就沈氏如今的商业地位,她听几个小护士的交谈中,隐约知道沈崇岸在多年前就成了沈氏的掌舵人,并且成功让沈氏的商业帝国不断扩大。

    那么他为什么要失口否认自己之前的行为和所做的一切,想到自己身上的肾,晚晚的目光变得晦涩,看向宫云海状似无意的问道,“这位沈三少还真是了解我,我喜欢吃什么水果他都知道。”

    “碰巧吧。”宫云海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更加平和自然。

    晚晚点头,“对了,他说跟你在商业上有恩怨才故意破坏我们的婚礼是真的吗?那岂不是说他之前的话都是假的……可之前他还让我去网络上搜索……”

    “难道你还真的搜索了?”宫云海故作调侃的问。

    晚晚摇头,“是啊,可惜什么都没有。”

    别说她和沈崇岸的八卦新闻,就是晚晚这个名字都搜不到什么信息。

    “所以招惹什么人都不能招惹这种纨绔公子哥,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脑洞会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事。”宫云海又好笑又无奈的耸肩。

    晚晚点头,“是啊,我们吃东西吧。”

    “嗯。”宫云海点头,见晚晚没有任何异状才低头布菜。

    而晚晚却在宫云海低头的瞬间,深深的看了对面男人一眼。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