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叫我宫太太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不方便?”看到沈崇岸的反应,晚晚有些不自在的问。

    “没有,方便。”沈崇岸连忙摇头。

    晚晚松了口气,嗯了一声先进了病房。

    沈崇岸看了眼走廊跟了进去,见晚晚正在倒水,忙上前接过去,“我来,你去躺下。”

    “我都躺了三天了,动一动没事。”晚晚边说边退到一旁,看着沈崇岸倒水。

    男人侧脸弧度完美,鼻梁笔挺又直,就是那层胡茬也没有影响他的俊美,反而为他平添了一股落拓的艺术家气质,就是唇有些发白干裂。

    “给。”沈崇岸感觉到晚晚的目光,第一次竟有种莫名的紧张,不由自主放缓了动作,好一会才回头,却正好与晚晚的眼神对上。

    空气在这一刻都好似凝固了,沈崇岸有些怔怔的看着那双晶亮的黑色眸子,都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动作,更不知道自己刚说了什么。

    “给你倒的。”晚晚也怔了会,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眼睛,像星辰一样,好似要将她的灵魂都要吸进去,半天才反应过来,声音发干的说。

    “哦。”跟着晚晚的声音回魂,沈崇岸木木的回了声哦,又反应过来似的忙给晚晚也倒了一杯,“你也喝点。”

    “噢。”晚晚点头,总觉得气氛有些奇怪,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她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坐下来说的。”

    沈崇岸点头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这才感觉没有刚才那么紧张。

    可心中却更加忐忑了,他不知道晚晚忽然找他做什么,谈谈?要谈什么?虽然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敢肯定。

    或者说他是想要逃避一些问题的。

    “喝一点吧。”见沈崇岸抱着水杯一副沉思的样子,晚晚提醒。

    沈崇岸忙噢了一声,从自己的情绪里出来,喝了口水,这才发现自己嘴巴干裂的厉害,不由复杂的看了眼对面同样坐下的晚晚,她这是在心疼自己吗?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让沈崇岸的心情不受控的开心起来,但这份喜悦没维持一会,他就不得不面对事实。

    即便晚晚是在关心他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答应宫云海了。

    暗暗叹了口气,“你找我想谈什么?”

    “我……”感觉到沈崇岸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和手术前好像不一样了,稍微愣了下,心中奇怪可还是继续道,“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你可以如实回答我吗?”

    沈崇岸一愣,抬头再次对上晚晚的目光,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但脑海中不由响起贾子桓的话,要么让她彻底放弃记起旧事,要么完全想起来。

    但后一种风险有多大啊,他已经见识到了。

    “你想知道什么?”心中思绪变化万千,最后却只是清清淡淡的问你想知道什么?

    晚晚看着男人平静的俊颜,忽然有些茫然,她想知道什么?

    就在刚才之前,她心中有千万个问题,想要问眼前的人,可当听到他如此清冷的问她的时候,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没有之前的热烈,甚至疯狂,好像遽然间他对自己的热情都消失了。

    “之前你说我是你的妻子,是真的吗?”心中滋味难辨,可晚晚还是在沉吟许久之后开口问出了她的第一个问题。

    在刚才那一刻她想过退缩,但发现如果真的不问她做不到甘心。

    既然如此,倒不如让事情完全的摊开。

    沈崇岸知道晚晚要问什么,可听到她这么直白的开口,还是难受不已,她在向他求证,是在给他机会,可他……

    “不是。”努力让自己不要泄露太多情绪,可当他说出不是这个两个字的时候放在沙发上的手不受控的轻轻抖了下,心脏好似被人死死的捏在一起,而动手的却是他自己。

    晚晚诧异的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在婚礼上还有之前病房说的话算什么?是逗她玩吗?

    “这就是一个恶作剧,我跟宫云海之前在生意上有些恩怨,所以知道他要结婚,新娘还失忆了,就设计了这些。”沈崇岸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些话说完的。

    他之前一直嘲讽裴玥是个演员,可此刻却觉得和裴玥比起来,他真是一点都不弱。

    可与裴玥不同的是,裴玥撒的谎是为了留住她要的男人。而他的慌话却是将最爱的女人彻底推向别的男人。

    有那么片刻沈崇岸在心里对着晚晚呐喊,他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他是她的丈夫,他跟宫云海没有生意上的恩怨,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是因为她。

    婚礼上的一切也不是恶作剧,他是花费大量的财力、人力,耗尽所有心力才找到那个农场,在最关键的时候找到了她。

    可是……

    心里再多的咆哮,最后都变成了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听完沈崇岸这些话的夏晚晚,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沈崇岸,仿佛要从他的眼底再看到些其他的什么,可没有。

    她只看到那双无比好看的桃花眸平静如深潭的水,没有愧疚没有不适,甚至好像连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原本心中的一些期盼在瞬间粉碎,无法言说的失望充斥着晚晚的心口,好一会她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端起手边的水猛地喝了一口,“你说的都是真的?之前不过是一场恶作剧?”

    “嗯。”沈崇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头的,但却清清楚楚的看到晚晚那双晶亮的黑色眸子里耀眼的光一点一点的消失。

    心没来由的被扎痛,那种曾经因为失去晚晚而生出的自我恨意,在这一刻强烈的想要毁掉自己。

    “晚晚……”

    他后悔了!

    在这一刻,沈崇岸后悔了,他不想继续下去了,他要告诉晚晚真相,可当他喊出晚晚,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几乎听不到,而一旁怔楞许久的晚晚并没有听到,反而再次看向他,“那么你说的儿子也是假的对吧?”

    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讥诮。

    “我……”

    “好了,沈总时间不早了,我该休息了。”沈崇岸想解释,可晚晚已经起身赶人。

    “晚晚……”

    “麻烦沈总叫我方小姐……”说到这里,晚晚似乎还觉得不够解气,“不,还是叫宫太太吧。”

    轰!

    有片刻沈崇岸感觉自己被闪电击中,轰的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

    宫太太?晚晚说叫她宫太太?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