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比死还痛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才要说话,头就一阵晕眩。

    “怎么了?”沈崇岸和宫云海几乎同时握住了晚晚的手,又同时看向对方,一起冷喝,“放开她!”

    结果谁都没放开。

    晚晚按了按太阳穴,奇怪的看着两人,今天在农场的一些事情也渐渐浮出脑海。

    可究竟真相是什么,她却一点想不起来,脑子特别乱。

    “我怎么了?”好一会晚晚终于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她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

    “你……”

    “你……肾脏出了些问题。”两人同时回答,又互看了一眼,沈崇岸心疼晚晚一时不知道如何继续,宫云海却趁机抢答。

    沈崇岸叹气补充,“你之前做过肾脏手术,又因为脑部神经受了重创,在情绪的巨大起伏下,人工肾脏受不了重压,有一处崩坏,所以做了修补手术。”

    “脑部受了重创?”晚晚是知道自己换过肾的,却有些奇怪她脑部神经怎么受了重创,不是说积了淤血吗?但问完她就想到宫云海之前的话,也许脑部淤血跟神经一起受了伤也不定,可云海不是说已经没事了吗?为什么还会引起其他问题?

    想到这里晚晚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宫云海。

    宫云海心虚,见晚晚突然把目光聚在他的身上,一时间慌乱无比,“晚晚你听我解释,我不是……”

    “他对你洗了脑,切断了你的记忆中枢。”不等宫云海解释,沈崇岸就先一步解释给晚晚了。

    晚晚听的呆住,洗脑?切断记忆中枢?

    “晚晚,你别听他胡说,这种狗血又科幻的事情亏他编的出来。”见晚晚生出疑惑,宫云海连忙解释。

    沈崇岸当下冷笑,“敢做不敢当,宫云海你还是男人吗?”

    “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你说的洗脑简直是无稽之谈。”宫云海已经打定主意要将晚晚守住,那么他就不能让晚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是不是无稽之谈,我们要不要请贾医生过来?”沈崇岸讥诮的望着宫云海。

    宫云海目光警告的看向沈崇岸,“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竟然用……”

    “够了!好吵,你们都出去吧。”沈崇岸没想到这时候宫云海竟然还用晚晚威胁他,正要质问,病房上的晚晚却受不了了,捂住耳朵难受的低吼一声。

    瞬间,沈崇岸和宫云海全部噤声,紧张的看着晚晚。

    “我累了,想休息。”晚晚再次出声赶人,她今天知道了太多,太累了,没办法再承受这两人的吵闹。

    “晚晚……”

    “你也出去。”宫云海还想争取一下,却被晚晚直接打断。

    沈崇岸看着疲惫不堪的人儿,实在不忍心继续打扰她,只能悄然退出,可却在踏出门的那一刻忍不住回头。

    同样吃瘪的宫云海见此,直接挡住沈崇岸的目光,将门带上。

    一出病房,两人目光瞬间对上。

    “我的条件你考虑好了?如果你真的爱晚晚就该知道怎么做,而不是试图让她再次陷入痛苦。”宫云海先沈崇岸一步发声。

    沈崇岸没有理会宫云海,收回目光径直从他身旁走过,直接朝贾子桓的办公室方向去。

    宫云海脸色冷了冷跟上。

    贾子桓知道夏晚晚醒了,正准备过来就迎上了两个鼻青脸肿的男人,先是一愣,然后就猜到发生了什么,随口问道,“找我?”

    “晚晚的肾还能坚持多久?”沈崇岸开门见山。

    贾子桓微微蹙眉,目光复杂的看了眼沈崇岸,“随时。”

    “随时的意思?”沈崇岸自认不笨,可此刻却打破砂锅,非要问个具体的结果。

    “就目前的情况,人工肾脏的衰竭状况很严重,虽然经过修复,但谁也不能保证它会不会在下一刻出现问题,与其担惊受怕,不如早做准备,随时有肾源就随时做手术。”说到这里贾子桓顿了顿,“不是已经有合适的吗?”

    贾子桓这话,让沈崇岸直接沉默下来。

    而一旁的宫云海也没有出声。

    在沈崇岸没有同他签订协议之前,他是不会主动提出的。

    如今要考验他的就是忍耐力。

    虽然一想到病床上的晚晚随时有危险,宫云海就焦虑极了,可他相信沈崇岸会比他更焦急。

    只要他等到沈崇岸先他一步崩溃,就能达成所愿。

    贾子桓见两人都不说话,耸了耸肩,“看来你们需要合计。”

    说完贾子桓越过两人朝着病房走去。

    沈崇岸站在原地,觉得全身发冷,仿佛掉进了冰窖。

    他没有想到自己找到晚晚的这一刻,才是真正失去她的开始。

    “宫云海,就不能让晚晚自己选吗?”好一会沈崇岸忽然回头看向宫云海,语气不知道要软了多少。

    可宫云海却摇头,“我不想赌。”

    “你在怕晚晚不会选择是对吧?”沈崇岸苦笑,眼前的家伙为什么不在晚晚的事情上再自负一点?

    “是。”宫云海毫不犹豫的承认。

    沈崇岸脸上的笑看起来更苦了,这时手机响起,“情况怎么样了?”

    周森很无奈,“抱歉老板,目前还没有符合的肾脏。”

    “其他地方呢?国外资料库呢?”沈崇岸不肯认命。

    “没有。”周森知道这话很残忍,可又不得不说。

    沈崇岸握着手机的胳膊猛然垂了下去,电话那边周森担心的喊他,可沈崇岸却已经听不到了。

    只觉得这世界上真的好像有命运这个东西,它毫不留情的扼住他的喉咙,让他连一口气都喘不过来。

    是不是命中注定晚晚就不属于他?

    两年前他才惊觉自己爱上了她,晚晚就被裴玥算计,远去长安两年。好不容易她回来了,他们也终于彼此坦诚,晚晚接受了曜天,接受了他,却像被诅咒一样,再次生命垂危。

    是不是他根本就不配爱晚晚拥有晚晚,所以只要跟他在一起,晚晚都会遭遇危险,是不是只要晚晚远离他,就可以真正获得幸福?

    各种不确定的想法从沈崇岸的脑海里冒出,让他痛苦不已。

    而他身后的宫云海还在等他做出决定。

    一个比生死还要艰难的选择。

    好几次沈崇岸都已经张开了嘴,又将那话狠狠的咽了下去。

    比起沈崇岸的痛苦,宫云海的眉头渐渐舒展,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要赢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