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他是谁一点不重要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元翔神情有些复杂。

    沈崇岸浑身是伤的站在那里,一时竟有中近乡情怯的感觉。

    难道真的有人配型成功了?

    如果没有的话,元翔不会是这种神情,而是对着他直接摇头。

    一旁的史蒂夫等不及直接上前从元翔手中抽出配对结果,看完愣了下,神情复杂的看向宫云海。

    沈崇岸心里咯噔一下,目光也聚到了宫云海身上。

    宫云海看看沈崇岸再看看表情和神色都不太好的史蒂夫、元翔,试探的问道,“我的吻合?”

    没有人回答他。

    整个走廊的气氛压抑又沉闷。

    宫云海大步上前一把从史蒂夫手里夺过配对结果,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整个人如果中了百万大奖,兴奋的来回走来走去,最后再也忍不住的大笑一声,“晚晚有救了,我的肾可以给晚晚用,她有救了。”

    沈崇岸看着兴奋无比的宫云海脸色更加难看。

    可宫云海却没放过沈崇岸的意思,在片刻的兴奋之后,目光凉凉的落到沈崇岸的身上,“我们谈个条件。”

    “你……”沈崇岸气结,这个时候了宫云海居然还要跟他谈条件,晚晚现在的情况可都是他害的。

    “这肾我可以给晚晚,前提是你放弃她。”宫云海完全不理会沈崇岸的反应,反而拿出了谈判的姿态。

    沈崇岸暴怒,“宫云海,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我对晚晚什么样的爱,还轮不到你来置喙。”对上沈崇岸的愤怒,宫云海这会完全不关心。

    他做了这么多,不过就是将晚晚留在身边,如果能用自己的一颗肾脏将晚晚留下,那他何乐而不为。

    至于沈崇岸如何,和他有什么关系?

    “无耻。”沈崇岸说着再次冲了上去,却被史蒂夫和元翔拦住了,有些恼怒的看向两人,“你们放开我。”

    “崇岸,你冷静些,让史蒂夫先帮你处理伤口。”元翔并没有因为沈崇岸的怒火而放开他,反而继续劝解。

    “不需要。”

    “崇岸!”元翔的声音不由提高,“难道你想晚晚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

    “我……”听到晚晚,沈崇岸的声音一下子弱了很多。

    “好了,史蒂夫你带崇岸去清理伤口,这里我来。”见沈崇岸弱化,元翔立马对史蒂夫说。

    史蒂夫赶忙小心翼翼的扶住沈崇岸,“三少,我们先去处理伤口,换肾的事情不急在这一刻。”

    “嗯。”沈崇岸死死盯着沈崇岸,好一会才点头。

    一旁元翔和史蒂夫都暗暗松了口气。

    等沈崇岸被带去隔壁的病房,元翔重新看向宫云海,“宫总,我们谈谈?”

    “我主意不会变。”宫云海丝毫不留余地的说。

    可元翔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弃,“宫总强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对你有什么意义?爱并不是自私的占有。你想过没有假如有一天夏晚晚想起她自己是谁,爱的人是谁,因为你的自私对视若珍宝的儿子失约,然后因此憎恨你,你还要将她留在你身边?”

    “从我决定带走晚晚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宫云海不是没有一点点感觉,可想到今天晚晚穿着婚纱站在他面前的那一刻,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也没有拥有过,他也许还会犹豫会迟疑。

    但在和晚晚相处的这些日子,他看到她的美好,并且差点完全的拥有她,现在面前又摆着这样一个光明正大带走她的机会。

    宫云海说服不了自己放弃。

    “哪怕晚晚最后恨你?离开你?”元翔从宫云海的眼里看到一股掩饰不去的偏执。

    “我不会让你说的那种事情发生。”

    如果真的发生他也认了。

    “看来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元翔知道宫云海这种人,拥有好的出身,外形出众,能力卓绝,又经过系统的训练,坚韧耐力和持久力都比普通人更强大。

    也自然比普通人更自信。

    加上这些年在娱乐圈的地位,被粉丝捧在掌心,以为所有人理所当然的该爱上他,为他尖叫。

    但夏晚晚的拒绝,给了他太强的挫败感,以至于宫云海以为那是爱。

    可在元翔看来,那不过是占有欲作祟。

    “我不会改变主意。”宫云海冷眼看着元翔,他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哪又如何?他,没有向别人解释自己的习惯。

    他对晚晚的爱更不是别人可以理解的。

    元翔看着眼前明明气质儒雅温润,却实际骨子里极为偏执的男人,暗暗叹了口气,去了沈崇岸处理伤口的房间。

    “怎么样?”沈崇岸见元翔进来,马上问。

    元翔叹了口气,摇摇头,“他对晚晚势在必得,我们必须想想其他办法。”

    沈崇岸脸上的光芒陡然暗了下去,好一会才开口,“我知道他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如果是他怕也舍不得放弃吧?

    只是如果是他,他也舍不得拿晚晚的生命做谈判筹码。

    一时间整个病房再没有人说话,史蒂夫更是屏住呼吸尽可能无声无息的为沈崇岸处理伤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史蒂夫才收起药箱,“伤口清理了,但近期最好不要碰水,以免发炎。”

    沈崇岸点了点头,可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这边。

    史蒂夫叹了口气,“我去看看晚妞醒了嘛。”

    说完史蒂夫就出去了,顺手还将元翔也拉了出去,“先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元翔有些忧心的望了沈崇岸一眼才跟了出去。

    宫云海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见两人出来凉凉的扫了眼,重新低下头,那神态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反倒不比病房里的沈崇岸更落寞。

    史蒂夫看向沈崇岸,好似再说,要不你们再谈谈?

    元翔凝眉,正要点头,夏晚晚病房的门却被推开了,护士朝几个人看了眼,“谁是家属,病人醒了。”

    “我是!”宫云海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正好出来的沈崇岸则直接朝着病房冲去,却被护士拦住,“你是?”

    “我是病人的丈夫。”沈崇岸说完已经从病房挤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脸色仍旧发白,神情有些呆滞的夏晚晚。

    才不过短短几个小时,病床上的人就憔悴的不像样子,沈崇岸鼻子一酸,低低的轻唤,“晚晚……”

    晚晚听到声音蓦然抬头就看到脸上到处贴着创可贴的男人,微微一愣,好一会才想起这是今天闯了她婚礼,说是她丈夫的男人。

    “你……叫什么来着?”晚晚觉得自己记得男人名字,可却有些记不清楚,想去想,可还没用力头就隐隐作痛,才记起护士刚才的叮嘱,她现在不能用脑,所以干脆问道。

    “我是……”

    “他是谁一点都不重要。”沈崇岸正要开口,就被进来的宫云海冷声打断,下一刻人已经走近晚晚,“晚晚,你好点没有?”

    “我……”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