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行业权威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元翔在车上打电话给贾子桓,那边听到情况,声音凝重,“怎么会突然急速衰竭,这才不到三年,人工的虽然不及人体本身的肾源,可坚持十年是没有问题的,就目前来看我做的十例手术,都情况良好。”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之前她受了强烈的刺激。”元翔没有进农场,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也不敢轻易妄下结论,只能捡自己知道的讲。

    “这情况……倒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你先把人送过来吧,我安排急救。”贾子桓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夏晚晚被送过来之后再看情况。

    “麻烦你了。”元翔感谢,有了贾子桓这句话,他也稍稍能放心些。

    毕竟国内在外科方面,贾子桓称第二,还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他也不过是一次机遇做过贾子桓的代理律师,才有机会和这位医学天才成为朋友。

    挂了电话元翔将自己沟通的情况简单的告诉了史蒂夫。

    史蒂夫则看向沈崇岸,“元翔已经跟贾医生沟通过了,让我们直接去微爱医院。”

    “嗯。”沈崇岸嗯了一声,注意力一直在晚晚身上。

    史蒂夫见此,识趣的不再说话。

    而沈崇岸怀里的晚晚并不好受,虽然注射了缓解的药剂,可她的脸色还是很难看,整个人处在半没有意识状态。

    一会说不要,一会又难受的呜咽,除了肾脏急速衰竭,她的脑袋好像也受到了重创,一直用双手抱着头,疼的紧的时候甚至不停的用头去撞车。

    沈崇岸看的心疼,双手护着晚晚,让她疼的时候往他的身上撞。

    宫云海在一旁看的心惊,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眼看半个小时过去晚晚的状况还没有缓解,沈崇岸突然眸子赤红的看向宫云海,“你对她到底做了什么?如果是一般的失忆,她不可能这样!”

    在刚知道晚晚失忆时,沈崇岸就觉得事情不普通,再看晚晚如今的情况,沈崇岸越发怀疑宫云海对晚晚做了些什么。

    “我……”宫云海被问的脸色发白,却说不出一句话。

    “云影帝你最好还是将晚晚的具体情况说一下,否则就是做了换肾手术,也不能保证晚晚没事,还可能因为在手术过程中不了解病人的病情,导致病人猝死在手术台上。”史蒂夫这话说的很严重,却不是危言耸听。

    沈崇岸听了脸色更差,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看宫云海的目光也透着阴翳,如果不是晚晚现在情况危急,他真恨不得立马手撕了这个混蛋。

    史蒂夫的话让宫云海也变了脸色,坐在副驾驶座上浑身发冷。

    他是知道晚晚的肾脏出过毛病,却没想过自己的所做作为会给晚晚带来致命的危机,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一般一动不动,紧紧抿着嘴。

    沈崇岸看到宫云海这样,眼中快要冒火,可怀里抱着晚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压低声音,“宫云海你这样会害死晚晚的。”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就是有意的。”沈崇岸发狠的说。

    “云影帝……”史蒂夫伸手按在沈崇岸的肩膀上,示意沈崇岸不要太激动,然后扭头看着宫云海,“我们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你要说清楚你对晚晚到底做了什么,我们才能做好万全的准备。”

    “我……请了脑科医生……”宫云海何尝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而他一句话,沈崇岸和史蒂夫立马明白晚晚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沈崇岸感觉自己要炸了,这个混蛋,他怎么敢的?

    低头看着难受的在梦里都呜咽的女人,沈崇岸的眼眶又是一红,“对不起晚晚,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不好……”

    沈崇岸朝着怀里的人低低的道歉,他之前答应过晚晚不再让她受到伤害,可最后还是让她受了伤,还是这种人为的伤害。

    越说沈崇岸越是痛苦,自责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掩埋。

    史蒂夫看的不忍,“崇岸,你别这样,不是你的错……”

    “怎么会不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为了对付裴家把晚晚牵扯进来,还将她交给宫云海,让她认识这个混蛋,晚晚怎么会受伤……”

    是他太自负了!

    一开始他就自以为调查清楚了宫云海的身份,以为宫云海对晚晚好,对他有成见更多的是出于对妹妹的保护。

    虽然也一度有过怀疑,可还是相信了自己的判断,才让宫云海对晚晚有了可趁之机。

    都是因为他。

    “崇岸……”史蒂夫看到这种情形,眼眶也有些湿。

    现在这种时候他们也只能祈祷,祈祷晚晚没事,否则史蒂夫真的不敢想崇岸会变成什么样子……

    砰!

    前面的宫云海听到沈崇岸的低喃,狠狠的一拳砸在车上,沈崇岸自责到崩溃,他又何尝不是。

    尤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是他。

    可他只不过是希望晚晚得到幸福而已,关于晚晚这些年的遭遇他调查的很清楚,沈崇岸嘴上说爱晚晚,可却一直做着伤害晚晚的事情,还和裴玥纠缠不清,这种男人怎么值得晚晚托付终身……

    宫云海抱头,他真的只是想要给晚晚幸福,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整个车里弥漫着一股压抑沉闷的悲伤气氛。

    开车的陈宇有些不安的看向宫云海,“老板,您没事吧?”

    “专心开车,再快。”宫云海的声音沙哑之极。

    陈宇深呼了一口气,不敢再插嘴。

    车里安静下来,只有晚晚痛苦的呻吟,而且越来越弱。

    所有人的心都被揪的紧紧的。

    陈宇加大油门,车子开的更快了。

    两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被缩到一半不到,等他们到达微爱医院门口,护士和轮床早已经准备就绪。

    沈崇岸抱着晚晚,将她放到轮床上,就跟着护士一起推到急救室。

    贾子桓在手术室正等着,见病人被推进来,立马展开急救。

    沈崇岸脸色发白,凑上去对贾子桓小声说了晚晚的情况。

    贾子桓听完神情冷峻,“胡闹!”

    “我……”宫云海在一旁,却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我了半天,声音低落,“贾医生,请你务必救救晚晚。”

    “我会尽力,但结果如何不敢保证,就目前的情况,如果病人脑部疼痛得不到有效缓解,就是肾脏换了,身体没问题了,人也会……痴呆。”知道可能的结果很残忍,但贾子桓还是告知了他们,希望家属有个心理准备。

    “痴……痴呆?怎么可能?那个脑科医生说过他的手术很成功,晚晚也恢复的很好,不会有副作用。”宫云海听到贾子桓的话,整个人受到重击,站都站不稳。

    “没有任何的手术可以保证百分之百无副作用和意外,哪怕对方是行业权威。”贾子桓冷冷的撂下这句话。

    如果是旁人宫云海还会质疑,可对方是贾子桓,他就是外科的权威,既然他说出这种话,又怎么可能是假?

    轰!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