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这些日子再难熬,沈崇岸都没觉得如此刻般艰难。

    晚晚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的记忆里没有他,没有儿子,更没有他们的过去。

    沈崇岸回答完那句我没事,几乎用尽了全力才没失态。

    倒是晚晚皱了皱眉,扭头看向女佣,“帮纪少倒杯热水过来。”

    “是。”佣人恭敬的回答,在上次怠慢的晚晚的女佣被宫云海换掉后,其他人都非常清楚,眼前看似金丝雀般被关着的女人却将是这个宅子的女主人。

    得罪任何人都不要轻易得罪她。

    而佣人谨小慎微的表现,被‘纪凌风’看的清楚。

    再加上晚晚的态度,他清楚的意识到,她早已经成了这里的女主人,甚至适应了农场的生活。

    想到儿子哀求着问他妈咪什么时候去接他的稚嫩声音,沈崇岸心里难过极了。

    看着眼前一无所知的晚晚,亦是心疼无比。

    “纪少,您的水。”

    “哦。”‘纪凌风’脑海里各种想法一闪而过,在佣人递水过来后,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然后看向晚晚,“我可以和你单独聊聊吗?”

    晚晚听到这话,疑惑的看了眼‘纪凌风’,“你想聊什么?”

    ‘纪凌风’望了眼周围的佣人,神情有些迟疑。

    可那些佣人们却没动。

    晚晚见此微微一笑,“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时间不早了。”

    “可……”

    “新郎上楼了,快拦着。”就在‘纪凌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外面响起一阵喧哗。

    虽然是小型婚礼,可宫云海为了给晚晚真实又深刻的记忆,很多都是按照燕京的传统来安排的。

    就是挡门这种小细节都不放过。

    ‘纪凌风’身体僵了僵,下一刻就被两个女佣推出了房门,“纪少还是在外面守着,我们在里面。”

    “额。”‘纪凌风’一个趔趄出了房间,下意识的低头擦了擦脸上的细汗,然后扭头看向一身黑色燕尾服,胸口插着红色玫瑰一身儒雅不掩喜气的宫云海。

    心如同被针扎一般。

    他昨晚就将农场里的情况摸清了,如果要硬抢人是不太可能的。

    除非有晚晚的配合,可现在这个晚晚恐怕连她是谁都没听过,又怎么可能跟着他心甘情愿的走?

    就在‘纪凌风’脑海中闪着各种想法的时候,宫云海已经走到了门口,见纪凌风呆愣着,出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想先进去看看新娘,结果被赶了出来,我说云海你们家女佣可真凶。”‘纪凌风’啧啧的说道。

    宫云海愉悦的挑挑眉,虽然觉得今天的纪凌风说话语气有些怪怪的,可是他的人将纪凌风送过来的,又想到这家伙应该对晚晚的事情还有些别扭,所以没太在意,“一会准备好了吗?别虚。”

    “放心。”‘纪凌风’保证,管家叮嘱过他,一会新娘下楼是要娘家哥哥或弟弟背的,在踏上红毯前不能着地。

    意思亲人将新娘送出门,从此婚姻美满不回头。

    宫云海点头,目光看向晚晚房间的门。

    见此,‘纪凌风’握了握满掌心湿汗的手,暗暗松了口气。

    等他重新抬头,已经有人帮宫云海招呼里面开门,佣人们象征性的要了几次红包,然后将房门打开。

    当宫云海的目光落到晚晚的脸上,眸中闪过一抹惊艳,好一会才出声,“晚晚,我来接你。”

    “嗯。”晚晚轻嗯了一声,没有宫云海情绪里的起伏,听着平和没有波澜。

    不过宫云海仍旧很满足。

    有人笑嘻嘻的让宫云海求婚,没想到他真的捧着鲜花单膝跪了下来,深情款款的说道,“晚晚,我爱你,嫁给我!”

    明明是求婚,偏偏宫云海语气却酌定又不容拒绝。

    晚晚失笑,但还是朝着眼前温润儒雅的男人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纪凌风’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拳头死死的握住,眼睛几乎在一瞬间变得赤红。

    晚晚答应了,她真的答应嫁给宫云海了……

    整颗心仿佛在这一刻被人撕碎,疼的他有些站不直。

    宋铁已经到了高速公路附近,在知道沈崇岸进了农场后就一直在担心,可快一个小时了,里面还没有任何消息,心中警铃大响,却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小心翼翼的给沈崇岸发消息。

    可那些消息就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小狮子,帮叔叔看看是不是信号出了问题。”宋铁心中很不安。

    以宫云海目前的行事作风,如果发现沈崇岸,然后将他就地解决了也不是不可能。

    “信号没有问题。”小狮子也颇为疑惑。

    “既然信号没问题,那崇岸怎么了?”沈泓嘀咕一声。

    “再等十分钟,不行我去接应他。”沉吟了会,宋铁决定。

    “可这样摸不清楚情况就进去太危险了……”沈泓担心。

    宋铁摇摇头,态度坚决,“不进去崇岸更危险。”

    只是就在宋铁的话才说完,沈崇岸那边来了消息,“晚晚失忆,计划有变。”

    “晚晚失忆,计划有变?”看着这一行翻译过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宋铁以为自己翻译错了。

    “这是什么意思?”沈泓见多识广也觉得不可思议。

    倒是小狮子颇为感叹的嘀咕,“这么狗血,难不成被洗脑了?叔叔你们玩的可真大。”

    “被洗脑?”宋铁立马抓到重点。

    以现在科技的发达,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难不成宫云海真的为晚晚做了洗脑?这下麻烦大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眼对方,最后还是宋铁试探的回了消息。

    农场里。

    ‘纪凌风’扫了眼手表上的数字,目光复杂的看向正热闹的房间,宫云海的求婚让气氛达到高潮,这里每个人都喜气洋洋。

    晚晚情绪虽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外露,但‘纪凌风’看得出来,她也没有不高兴。

    这种认知让沈崇岸的心刺痛。

    好在时间差不多了,有人催促‘纪凌风’这个弟弟背新娘,还有人则帮着他要红包。

    传统里说背新娘是会有霉运的,要用红包来驱霉。

    宫云海心情极好,在众人的起哄中将红包塞给‘纪凌风’。

    ‘纪凌风’也笑嘻嘻的接上,目光却一直没有正面对上过宫云海,而是上前在晚晚面前蹲下身子,拍拍自己的后背。

    晚晚有些歉意的低语了声不好意思,就爬了上去。

    ‘纪凌风’低着头,苦涩的张了张嘴,没吱声。

    却在晚晚爬上他的背的那一刻,忽然快速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喂,臭小子你慢点……摔着晚晚我跟你没完!”宫云海大骂一声,但见‘纪凌风’脚步稳健,稍稍松了口气。

    晚晚则在片刻的惊慌后,扒住‘纪凌风’的肩膀问道,“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晚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