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我自有安排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进了办公室,好一会周森才推门进来。

    “他走了?”沈崇岸脱掉外套,白色衬衫上也染了不少草汁,蹙着眉问。

    “嗯,在前台被不少人认了出来,上车后朝着在燕京的公寓方向开去了,已经让人继续盯着了。”周森快速汇报。

    “将所有人都撤了吧。”沈崇岸沉吟之后吩咐。

    周森诧异的抬头,“老板您的意思……”

    难不成老板终于肯接受太太过世的消息了?

    “我自有安排,葬礼的事情苏珊安排的怎么样?”没有过多的解释,沈崇岸将话题转到了明天的葬礼上。

    因为那具所谓的晚晚尸体属于非正常死亡,经过一系列的法律程序,昨天才被送回,葬礼也就一直推迟到现在。

    “已经差不多了,您的意思是?”

    “明天举行。”周森有些不明白老板见了宫云海之后,怎么态度全变了。

    之前虽然也说要举行葬礼,可只是放话给外界并没有这么紧迫。

    难不成老板今天见过宫云海后,接受了现实?还是故意邀请宫云海再次试探?

    “我这就让苏珊安排。”心中疑惑,可周森却并不多问,转身就去找苏珊安排。

    沈崇岸却顿了下,在周森开门的瞬间吩咐,“给宫云海将请帖送到。”

    “是。”周森挑了挑眉,老板这葬礼果然是办给宫云海的。

    只是这样真的有用吗?

    周森想到他自己找人做的那份鉴定结果,心里仍打着鼓。

    晚上,宫云海果然收到了夏晚晚葬礼的邀请。

    随手扔在一旁,神情有些不虞。

    陈宇上前看了眼邀请函,“四少的目的已经达成,您这是还有其他顾虑?”

    “总觉得不踏实,沈崇岸的态度太奇怪了。”宫云海低低的呢喃,有些不安的在房间里踱步。

    “会不会是您想多了,毕竟警方和他们自己做的DNA对比都可以确定那具尸体是夏晚晚小姐。即便沈崇岸怀疑,那也只是他不甘心不肯承认,却不能否定那具尸体不是夏晚晚小姐,只要事实摆在那里,沈崇岸就是现在不肯相信,迟早也会接受这个事实。”陈宇倒觉得沈崇岸的态度奇怪才算正常。

    任谁亲眼看到自己深爱妻子惨死的模样,都很难接受吧,情绪的反复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不过陈宇有些不明白,以四少这样的身家和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可以,为什么非要花费这样大的精力和心力去带走夏晚晚。

    且不说夏晚晚根本不爱四少,就她已婚还是一个三岁孩子母亲这样的条件都配不上四少。

    “但愿如此。”没有注意到陈宇的情绪,宫云海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事情真如陈宇所说,那就好了。

    可今天他看沈崇岸的神情,并不觉得他会轻易放弃。幸好今天他反应快,应对措施及时,农场那边发来消息,再有几分钟,沈崇岸就可能发现农场的所在了。

    一旦沈崇岸发现农场的所在,他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那今晚要回农场吗?管家说晚晚小姐一直说要见您。”陈宇将农场里晚晚的情况简单的给宫云海说了下。

    宫云海摇摇头,“今晚怕是不行,沈崇岸虽然明面上撤走了跟踪我的人,但我并不能肯定他没有暗中还让人盯着,何况他今天差点就发现晚晚的所在。”

    如果今晚他再出现在燕京郊外,难保沈崇岸不会猜到什么。

    “那您明天……”陈宇有些踟蹰,四少可是答应了明天带晚晚小姐出去的。

    “早上我去接晚晚,到时候你在车里看着她,参加完葬礼我带她去城区转转。”想了想,宫云海回答。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明天他带着晚晚亲自去参加‘晚晚’的葬礼,沈崇岸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的。

    这样也可以减轻晚晚对他的怀疑。

    宫云海不希望自己机关算尽,最后却输在晚晚不信任他。

    “四少,这太危险了!”陈宇低呼,现在的人脸扫描仪器太过敏锐,如果四少带着晚晚小姐出来被扫描到,岂不是功亏一篑。

    “我自有办法。”宫云海自然也知道这方法非常的冒险,可如果一味的将晚晚关在农场,她单纯觉得闷想出去转转还好,如果是心里起疑想要逃走呢?

    宫云海可以在沈崇岸身上冒险,却不敢拿晚晚对他的感情冒险。

    “这……我让管家将晚晚小姐明早送过来,您亲自去接太危险。”陈宇提出建议。

    “纪少回来了吗?”宫云海没有直接回答陈宇,反而关心起了纪凌风。

    “纪少最近通告都在燕京,早回来了。”陈宇不解的回答。

    宫云海却在听完后愉悦的挑了挑眉。

    他跟纪凌风在一个公司,对方就住在他隔壁。

    “我知道了。”宫云海点了点头,示意陈宇可以休息了。

    陈宇还想说什么,可见宫云海已经摆出不愿多说的神情,只好作罢。

    翌日清晨。

    一辆银色的轿车消失在了晨光里。

    沈崇岸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你是说纪凌风去了郊区?”

    “是的,早上六点就开车出去了,方向是燕京郊区,他在那个附近有个广告的晨景拍摄。已经跟他们公司确认过,没有问题。”电话那头的人肯定的回答。

    沈崇岸点点头,却在挂了电话之后立马吩咐周森,“将纪凌风近一个月的所有行程都查一查,看有没有什么疑点。”

    “是有什么新发现吗?”周森接到电话瞬间就清醒过来。

    “暂时还没有。”沈崇岸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渐渐大亮的天色说。

    这些日子他一直住在办公室,没有夏晚晚的南山公寓空荡的让他心痛,偏偏那里又充满了他们的回忆,让他一分一秒都不敢久呆。

    “我这就去查。”周森相信老板不是做无用功的人。

    既然怀疑纪凌风,自然是有原因的。

    而沈崇岸刚挂了电话,手机就滴滴响了几声,是几张开车的图。

    车子里的纪凌风鸭舌帽、黑色口罩,遮挡的相当严实,不过在过加油站的几张有片刻取下口罩,可以看清楚是本人。

    盯着照片愣了一会,沈崇岸回了句,“小心点。”

    意思非常明确,让继续跟。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