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晚晚的葬礼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虽然没有五岁以后的记忆,可晚晚自认为她的智力正常,没有因为记忆的缺失连带智力也回到五岁。

    相爱的人是什么样子,她没有记忆所以谈不上经验,但直觉却不该是她和宫云海这样。

    “方小姐好了。”女佣的声音将晚晚从思绪中唤醒,她看了眼包扎好的伤口,点点头,示意她们可以下去了。

    可女佣们才出去,外面又响起一阵敲门声。

    晚晚皱眉,“什么事?”

    “方小姐,管家问你在楼上吃还是去餐厅。”女佣出声问。

    晚晚低头看看自己的腿,最后无力的回答,“楼上吧。”

    然后外面就没了声音。

    晚晚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了没有,叹了口气,经过今天的事,晚晚发现这些佣人对她的态度好像冷淡了很多。

    或者也可以说,她们将之前的态度表面化了。

    压下心中淡淡的异样,晚晚勉强下床,站在阳台上看向农场。

    她猜想经过她刚才那么一闹,农场肯定会有措施,是继续增加安保还是会想其他办法?

    至于佣人们变化了的态度,她倒没怎么在意。

    如果她真的是被宫云海囚禁,那么这些女佣的态度很好解释。

    像宫云海那样优秀的男人,什么女人没有,偏偏这样禁锢着她,而她还不识好歹,自然会引起有些人的不满。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宫云海身上。

    如果只是简单的囚禁,农场周围的防护为何做的那么严密,她在失去记忆之前是做什么的?身边有什么人?

    宫云海这么严防死守是怕被警察发现她被囚禁?

    不对!

    望着远处盛开的蔷薇,晚晚忽然摇头,如果是警察,宫云海根本不需要这么防备,何况以他的身份,就是警察想动他也不容易吧,再加上之前宫云海和方清的说法,她根本不会起诉他们,哪里会牵扯到警察。

    如果是为了阻止狗仔偷拍,那这些布置和设备就更夸张了。

    还是宫云海在防备谁找她,而找她的人势力也足够强大。

    呼。

    晚晚站在阳台上,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团迷雾,想走出去,可弥漫在周围的雾霭却更浓。

    “唉……”

    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为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如果她记起这些年失去的记忆,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叹了口气,晚晚抬头,远处的太阳渐渐落入地平线,留下淡淡的一层金色。

    农场这里可以看到很美的夕阳,可惜却看不到出去的路。

    晚晚靠在阳台上思绪纷乱直到周围的光完全暗了下去,外面响起敲门声才回过神。

    甩了甩头,晚晚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既然心里有了结论,那么接下来只能想办法离开这里。

    看了眼日期,距离婚礼只有十几天了。

    也许那时候会是她的机会。

    想到这里,晚晚的神色恢复如常,应了声让佣人将饭菜送进来。

    ……

    燕京市。

    等沈崇岸赶回去,周森这边马上通知了他,宫云海回了鼎盛娱乐。

    “然后呢?”沈崇岸蹙着眉头问。

    “一直没见出来,我担心他又使用上次的伎俩,让人全方位盯着。”周森连忙汇报。

    “我去会会他。”沈崇岸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周森打了个冷颤,“我这就安排。”

    “不用了。”周森说完,沈崇岸突然顿住步子,看向远远开来的一辆车子。

    周森下意识的望过去,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时就听到耳机里响起,“周特助人出了鼎盛娱乐,我们的人跟丢了……”

    “不用了。”同样的一句话,周森和沈崇岸说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挂了电话周森看向沈崇岸的鞋子,“老板,您要不要先换双鞋。”

    在玉米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沈崇岸的鞋底带了不少泥土和草汁,脸颊上还有几道血口子。

    “无碍。”沈崇岸摆摆手,站在沈氏大厦门口,目光已经恢复淡然,看着渐渐靠近的车子。

    周森严阵以待的站在他的身后。

    宫云海在车上就看到了笔直挺立在大厦门口的沈崇岸,心不由的紧了紧,有种莫名的不安。

    但这些情绪很快被他压了下去,想到今天他来这里的目的,脸色沉了下来。

    车子停下,宫云海便朝着沈崇岸走去。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碰,沈崇岸没动,宫云海却在看到沈崇岸脸上的血口子和鞋上的泥土身体几不可见的僵了下,但很快就朝着沈崇岸大步走去,就在靠近沈崇岸的突然出拳。

    拳头带着凌厉的风,下一刻就要挥到沈崇岸脸上,却被沈崇岸侧脸避开,宫云海想挥第二拳,沈崇岸却已经出手握住了宫云海的手腕。

    宫云海想要抽出,却发现沈崇岸的手劲异乎寻常的大,眸底闪过一抹意外,但转瞬被愤怒取代,“晚晚是怎么回事?我回国就听说她出事了,是真的吗?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她的?那些传言都是假的对吧?”

    “明天是晚晚的葬礼。”沈崇岸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定在宫云海的脸上,不愿错过宫云海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你……说什么?”宫云海仿佛受到重击,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崇岸。

    沈崇岸心中冷笑,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字面意思。”

    “你混蛋!晚晚离开魔都的时候还好好的,她这才走了多少天……你对她做了什么?”宫云海满脸的无法接受,还有悲痛。

    “这话我也想问问你,你对她做了什么?”沈崇岸清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宫云海这算不算贼喊捉贼?

    沈崇岸的唇角勾起一抹讥笑,影帝就是影帝,这演技到底是不一样的。

    “我……你胡说什么?我刚才瑞士回来,听到晚晚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我对她做了什么?沈崇岸你的良心呢?”宫云海越说越悲愤。

    如果不是确信娱乐会所找到的那句所谓的尸体是假的,沈崇岸觉得他也会以为宫云海就是个完全不知道情的。

    可这段时间查下来,他早已不这么认为。

    只是到现在他都没想通,宫云海将晚晚到底藏到了哪里?他甚至已经派人去了瑞士,可那边也没有消息。

    “我的良心不重要,既然宫总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就永远不知道好了。”说完沈崇岸就转身朝大厦里面走去。

    宫云海一怔,不明白沈崇岸走的什么套路,顿了下便疾步追上去,“晚晚是我的表妹,她现在死的不明不白,你是不是该对她的家人有个交代。”

    “晚晚从来没告诉我她有一个表哥,既然她都不认,我更不会替她乱认亲戚。”

    “你……”宫云海哑然。

    “周森送客。”

    “晚晚死的不明不白,我是不会罢休的。”

    “是吗?”宫云海冷声警告,沈崇岸忽然回头看向宫云海,轻描淡写的问了句是吗?正当宫云海再次被激怒想要说话的时候,沈崇岸却沉声撂下一句,“随时欢迎。”

    说完转身进了电梯。

    宫云海怔忡在原地,他有些拿不准沈崇岸到底信了没信?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