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比死更痛苦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没有人比沈崇岸更清楚裴玥最在意什么。

    所以在朱周询问是不是给裴玥的惩罚太轻时,沈崇岸不置可否。

    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裴玥,无法遏制的尖叫,引来了社区其他的人。

    大家奇怪的看着脸上包着纱布,一身破布棉袄的乞丐,赶忙叫了区委会的管事大妈过来,等将人送到卫生所。

    裴玥受了刺激,嘴里不停的喊着不要,等被送到卫生所,又叫嚷着要镜子。

    众人一头雾水,不明白一个乞丐怎么第一时间要镜子干嘛?

    但有人见她情绪激烈,神志不清,大概是有精神上的问题,所以就递了过去。

    这时有人急急的冲了进来,“不好了,裴玥不见了。”

    “怎么会?什么时候不见的?派出所那边知道吗?马上让人去找!”管委会的大妈着急的吩咐。

    裴玥是缓刑,在社区服务是需要每天到派出所报道的,如果人不见了,那可是大麻烦。

    一时间所有人鱼贯而出,整个社区的人都开始找裴玥。

    而拿过镜子的裴玥,扯开脸上的纱布,就撕心肺裂的尖叫了一声,像是受了惊吓的唬哼鸟,尖锐又刺耳。

    卫生所的男医生不耐烦的吼道,“神经病啊,哪里来的乞丐,问问区委会的,看要不要将人送到救助站,这里是卫生所不是精神病收容所。”

    裴玥则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医生的话,还拿着镜子,无法相信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自己。

    双眼皮被缝合,肿胀让她的双眼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缝,鼻子里之前垫的软骨被取走,本来堪称完美的翘鼻,一下子恢复了原来的塌鼻梁,两颊虽然没有将她削了骨头塞回去,却打了针,让她脸颊肥大,整张脸就像是一个平面的饼。

    这是她做噩梦都会被吓醒的模样。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砰!

    猛地裴玥一把将手里的镜子砸了出去。

    卫生所的医生骂完还没离开,迎面就被镜子砸了个正中,瞬间鼻血直流,在呆愣了片刻之后,大骂道,“哪里来的神经病,马上给我滚出去!”

    说着就上前将裴玥往出拽。

    裴玥被硬拽,脑袋里片刻回神,才发现拽着她一脸嫌恶的男医生,前天还给她献过殷勤。

    一种无法言喻的耻辱感,让裴玥悲愤的满脸涨红,却没了之前那种明艳的娇美动人,反而在腥臭的棉袄和扁平五官的衬托下变得面目可憎。

    那男医生厌恶的嗤了一声,“丑八怪,眼睛眯成一条缝还想瞪人,还不快滚!”

    “你……”裴玥咬牙切齿,下一刻却已经被拎的扔到了卫生所外面。

    可对方还不解气,对着旁边的人骂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经病,又脏又臭,竟然还拿镜子砸我。”

    说着用手背擦了把鼻血,在裴玥身上踹了一脚,“还不快滚,要饭最好绕着这里。”

    裴玥被踹的后腰一阵钻心的疼,怨毒的望着那男医生。

    可惜对方扔垃圾一般扔了她,转身就回了卫生所。

    倒是旁边的人被她那眼神弄的浑身发憷,远远的躲开了。

    可令人讥笑的是就在距离裴玥不远的地方,围了不少人正在找她。

    “怎么还不滚?快快快滚开……”就在裴玥又哭又笑的时候,那男医生换了身衣服,见他还在门口,表情一变,挥手让她赶紧滚,可下一刻听到有人喊他,立马和颜悦色的应道,“我这就来了,你们找的怎么样?小玥会不会是迷路了,她那么善良的人肯定不会跑掉,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说着男医生大步就要去赶上其他人。

    裴玥呆滞的坐在那里,由开始的巨大恐慌,到渐渐生出恨意,忽然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那男医生的腿,“你看清楚,我是裴玥……我是裴玥……”

    可她因为耻辱、愤怒和无法言喻的恐惧,声音干涩沙哑,那男医生没听到她说什么,反而被吓了一跳,猛地一脚将她踹出去,惊的往后退,“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神经病,还是赶紧是送到派出所去。”

    裴玥被甩开,摔的不轻,却也将脑袋摔清明了些,下意识摸着她五官模糊的脸,如果大家知道她是裴玥……

    “不可以!”陡然裴玥又尖叫一声,转身就朝着外面跑去。

    “神经病。”男医生被吓了一跳,嫌弃的掸了掸裤腿,跟上大部队去找裴玥。

    而裴玥却慌不择路的躲了起来,她想告诉别自己是裴玥,可摸着那扁平的脸,就瑟缩了起来。

    她从十四岁就开始整容,陆陆续续做了十年,在这方面花费了起码有四百多万,还不包括保养的费用,才让自己的脸完美到没有丝毫瑕疵。

    这也是这些年她立足裴家的基础,她是引以为傲的资本。

    可现在被全毁了。

    没了那张脸,她还凭什么被裴家需要,她对裴家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越想越痛苦,越想裴玥越难以接受。

    “不行,我要去找医生……我要去找医生,我要整回来……我不要做丑八怪,我不要这张脸……”

    裴玥嘴里嘀咕着,跌跌撞撞的跑出社区……

    朱周得知这个消息,立马汇报了沈崇岸。

    沈崇岸对此并不意外。

    朱周忍不住问道,“老板,裴小姐这样跑了,警方那边……”

    在缓刑期间,裴玥私自离开服务的社区,严重点可算得上潜逃,罪名可大可小。

    “让她折腾,找人盯着。”

    “我看她好像受了些刺激,精神上……”

    “这才是开始而已。”沈崇岸冷嗤一声。

    裴玥那么在意她那张脸,如今他只不过帮她恢复原样而已。

    “是。”朱周应了一声退了出去,也开始明白老板为什么只是让整形医生将裴玥打回原形。

    也许这惩罚对别人来说不重,可对持美行凶多年,对漂亮有异乎寻常的热切追求的裴玥来说可以算致命的打击。

    老板这一招才是真的狠。

    而在农场的宫云海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没想到他在这种暴怒之下,还能保持理智,用这种方式对付裴玥,呵呵。”宫云海看着陈宇发过来的裴玥照片,失笑的低喃。

    照片上的女人头发脏污,眼睛肿成死鱼眼,鼻子扁平,脸颊宽大,十足的饼脸,哪里还有裴玥原本的风情。

    这惩罚对一个爱美到极致的女人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四少,您现在应该放心了吧。”陈宇语气略显轻松的说。

    宫云海轻轻吐了口气,将目光落在楼下正修剪着玫瑰花枝丫,神情恬静美好的晚晚身上,叮嘱一声,“婚礼之前别放松警惕。”

    “是。”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