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惩罚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玥这会才发现沈崇岸根本没有打算听她的解释。

    “没有?没有晚晚怎么会失踪怎么会惨死,这一切的源头是你对不对?你想用毒品控制晚晚,却没想到你的人会失手对不对?你这个毒妇!”沈崇岸越说越激动。

    裴玥摇头,“我没有……”

    “你敢否认你最开始让吴诗情抓晚晚不是这么打算的?”沈崇岸追问。

    “我……”裴玥被步步紧逼,而且沈崇岸说的没错,那的确是她的计划之一,可最后却因为吴诗情的无能失败了。

    “看来我没有冤枉你!”看到裴玥的片刻迟疑,沈崇岸冷笑,“朱周。”

    “是,老板。”

    “沈崇岸你要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裴玥猛地挣扎,沈崇岸的眼神告诉她,他会杀了她。

    他会这么做。

    “我怎么会杀了你?”沈崇岸一改刚才的冷淡轻笑着说。

    裴玥心底生出一抹希望,低低的哀求,“崇岸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让人杀了夏晚晚,念在你喜欢了我那么多年的份上,放了我好不好……”

    说着裴玥眼眶流出一滴泪,即便是穿着脏污的破棉袄依旧楚楚动人。

    沈崇岸看着她,这些年这女人就是一直利用自己的美貌和柔弱来欺骗伤害众人,然后获得原谅。

    他以前都不知道美貌,原来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呵呵。

    “放心,杀人是犯法的,我怎么会那么做?只是让你把该说的都说了罢了。”沈崇岸呵呵一声扔下这句,就出了地下室。

    裴玥这才发现地下室除了朱周,还有其他人,正提着药箱似的东西朝着她走来。

    一种莫大的恐惧让裴玥浑身颤抖,“不要……不要,不要过来……”

    可惜已经晚了,整个地下室响起裴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朱周忍不住歪头揉了揉耳朵。

    直到半个小时过去,地下室才重新归于平静。

    朱周表情古怪的出了地下室,上了车向沈崇岸汇报,“老板,搞定了,让人送回去了。”

    “嗯。”沈崇岸点了点头,看起来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朱周挠了挠头,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老板,对裴玥的惩罚会不会太轻了?”

    “呵呵。”沈崇岸冷笑一声,却没有说话,摆了摆手示意司机开车。

    这下朱周也不好再问什么,悄然退了下去。

    回到公司。

    周森就疾步跟了上来,“老板,宫云海的经济公司透露宫云海去了瑞士拍广告,回国日期还待定。”

    “可以确定他本人在瑞士吗?”沈崇岸蹙眉并不信。

    “有航班记录,还有路透。”周森回答的很谨慎,因为这些都不能代表宫云海就在瑞士。

    沈崇岸沉默下来。

    “老板……裴家那边……”周森有些担心,他们这样大力度的打击裴家,他非常担心对方不计后果的反扑。

    “宋铁会有分寸。”沈崇岸吁了口浊气才回答,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晚晚在哪里。

    “可是……”

    “不必再说了,让人盯紧宫云海那边,一旦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沈崇岸打断周森吩咐。

    “是。”

    “还有……秦皇岛那边再加派些人手,以防万一。”在周森准备离开的时候,沈崇岸补充道。

    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全,却无法置家人于不顾。

    “您放心,我这就去安排。”周森忙回答。

    “嗯,去安排吧。”沈崇岸点点头,却在周森离开后拨通了一组号码,“爷爷。”

    “你小子还记得自己有个爷爷啊。”沈老爷子听到熟悉的声音,笑的爽朗,显然心情很不错。

    沈崇岸听着松了口气,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神色便淡了下来,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下,最后慎重的开口,“爷爷,曜天就交给你了。”

    “放心,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爷爷自然支持你,至于安全方面,你放心,我这个老头子虽然没用,但还有几个老友,正巧他们警卫队就在附近,不会有事的,你那边要是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吱一声。”沈老爷子听完,算是承诺。

    沈崇岸虽然听老爷子口气放松,可也知道这都是用人情换的,“谢谢爷爷。”

    “傻小子,跟爷爷客气什么。”老爷子嗤了一声,突然语调一变,“我听说崇明回来了?”

    “是啊爷爷,大哥这次回来帮了我不少忙,说是等这边忙完亲自去看您。”沈崇岸听到爷爷提大哥,就猜到爷爷知道了不少事情。

    “嗯,你们兄弟和睦,我就放心了。”这次换沈老爷子松了口气。

    “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爷爷尽管放心。”沈崇岸耸耸肩回答,这次他能请大哥陪他演这场戏也是花了不少功夫和代价的。

    但能趁机肃清公司里裴家的潜藏势力,还将裴督国的罪名扣牢,也算是物超所值。

    那边老爷子听出孙子的揶揄,低骂道,“什么叫打断骨头折连着筋,你给我悠着点,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你大哥。”

    “知道了,知道了……”沈崇岸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沈老爷子直摇头。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祖爷爷,是爹地的电话吗?我妈咪呢?祖爷爷帮我问问爹地,为什么妈咪这么长时间都不给曜天宝贝打电话?是不是妈咪又不要曜天了……”

    沈崇岸隔着电话,身体忽然僵住。

    这些日子他忙着找晚晚,开始还能顾上曜天,到最后他自己都差点疯了,哪里还记得儿子,这会听到小家伙稚嫩又小心翼翼的询问声,一直强撑着的心差点轰然粉碎,好一会才站稳却没有说话,而是匆匆挂了电话。

    曜天的问题,他现在没办法回答。

    他怕还没回答完曜天,自己先崩掉了。

    昨天那具所谓的晚晚尸体已经被送往火葬场,为了让宫云海放下戒心,他会在明天为晚晚举办一场小型葬礼。

    虽然在沈崇岸心里这一切都是假的,可他还是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糟糕透了的心情。

    他和晚晚领证马上三年了,没有为她举办过一次婚礼,却亲自为她办了两场葬礼。

    这种痛旁人根本无法体会。

    而最让他难以忍受的还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晚晚。

    期望没有期限,才是最痛苦的。

    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最后换来一场空,而这样的他哪里还有勇气去继续哄儿子……

    沈老爷子暗暗叹了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收敛起表情,甚是不解的看向重孙,“我们曜天是最棒的小子,你妈咪怎么会不要你,她要敢不要你,祖爷爷第一个帮你揍她!”

    “爷爷不要揍妈咪,妈咪是工作太忙了……”一听祖爷爷要揍妈咪,小曜天立马替晚晚解释。

    老爷子听的心酸,却不敢轻怠,抱起小曜天继续转移小家伙的注意力。

    只是老爷子发现小家伙越来越难哄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晚晚那丫头?

    而就在沈家问题重重时,裴玥从一处垃圾堆里醒来,脑海里迅速的冒出她在地下室最后时的画面,惊恐的大喊一声,边往外爬边喊,“不要……不要不要……”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