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猜疑的种子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车上。

    沈崇岸看着数据分析的结果,虽然专家们尽可能的缩小了宫云海离开后可能会去的方位。

    但最后的结果仍旧不理想。

    范围还是太大。

    或者说是宫云海太狡诈了,他应该猜到他们启用了天眼,所以从机场消失之后就将能避开的摄像头都避开了,并且选择了一条可能性太多的路线离开。

    从地图上看,宫云海消失的方向既可以回燕京,也能去晋市,还能到滨海,这还是宫云海途中不改道的可能。

    如果中途改道能去的地方更多。

    “老板,他太狡猾了。”周森也是第一次遇到这般棘手的事。

    沈崇岸看着路线图沉默了许久,“让人在燕京各个回程的路线设下路障,盯紧各种小道,至于其他方向,重点放在晋市方向。”

    “是。”对于老板的安排周森并不质疑,立马去办。

    吩咐完这些,沈崇岸疲倦的靠在车椅上,这么多天过去了,晚晚究竟在哪里?她应该知道自己很担心她吧,为什么没有想办法联系他,是出了什么变故吗?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沈崇岸的这种忧虑也越来强烈。

    与此同时,换了姓的晚晚日子过的清闲的快要长毛。

    画画设计图、撸撸兔子之余开始跟着农场里的女佣种起了萝卜青菜。

    穿着长裤,雨靴,学着女佣的样子戴了个大草帽,翻地、平底、撒种,干的不亦乐乎。

    女佣们见这未来少奶奶没什么脾气,不由的亲近起来,渐渐也就熟络了。晚晚搭着闲话偶尔会问问自己以前的事,或者是这里具体的位置。

    有女佣不小心会说上几句,但很快就会糊弄过去,晚晚也不追问,完全是一副好奇但也不深究的样子。

    女佣们见此也就更放心。

    晚晚则淡淡的笑,手上、脸上被溅了泥点也不在意,很好脾气的样子。

    临末了亲自剪了一束蔷薇带回了宅子里。

    瞬间有些清冷的大宅子里变得温情起来,晚晚靠坐在阳台上眺向远处,绿色和金黄色交织成一片,没有尽头一般。

    从她醒来到现在已经有快十天了,她还没有出过这个农场一步,开始是因为没有记忆没有安全感,甚至连方向感都极弱,后来渐渐习惯,却发现这农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场,她也不是想出去就能出去。

    在三天前她无意中走错路,突然身后就冒出一个人将她请了回去,最初她以为只是意外,可接下来的两次试探发现并不是。

    农场很大,她看似很自由,但如果想要再往外踏出一步,就会被提醒越界。

    三天下来,晚晚发现自己似乎被囚禁了。

    尽管豪宅宽阔,仆人成群,农场趣味十足,可却掩盖不了她心中冒出的疑惑。

    她和云海既然是恋人,已经马上要完婚,为什么要禁锢她?是担心她的伤口?但那护院看似普通却稳健轻盈到鬼使神差的脚步,让晚晚觉得这一切都不简单。

    而云海两天都没有回来,有些话她想要问问他。

    黄昏的余晖将整个农场罩在一片金色里,美的安逸。只是再美的景色连着看了十日,也没了新鲜感,晚晚看着那一捧蔷薇,将小白抱在怀里,二十天,二十天后她就要嫁给宫云海,为什么她心里一点喜悦都没有?

    是不是事情并不是宫云海说的那样?

    晚晚的心中不可控的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而不知何时悄然进入燕京的宫云海突然打了个喷嚏,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难不成沈崇岸那家伙没品的在骂他?

    只是骂他有什么用?怪只怪沈家的人太没用。

    想到今天农场的人传来的晚晚种菜的画面,宫云海不由满足的笑了,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跟晚晚一起干活,他们亲自种下蔬菜,然后一起采摘,再做成佳肴享用,想到这一切,宫云海就忍不住向往。

    可现在他还不能回去。

    沈崇岸的人像雷达,到处找他,他放了那么多烟雾,本来以为沈崇岸会把重点放到晋市,事实上那家伙的确那么做了,可没想到的是沈崇岸那么做是那么做了,却丝毫没放松燕京这边,反而力度更大了。

    这逼得他不得不放大招了。

    “四少,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宫云海的心腹陈宇有些担心,如果事情有一天暴露,那么沈家三少怕不止是恨死四少了。

    “如果不这么做,难不成要被他缠死?我不希望二十天后的婚礼出现任何的意外,何况只有这样做,沈崇岸才能死心,晚晚以后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宫云海沉声说,这个计划他其实早就开始安排了,之所以放到现在,是因为到时候了。

    “是。”宫云海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陈宇也不好在说什么。

    “裴玥那边怎么样了?”见陈宇不再多问,宫云海问道。

    “按照您的安排一直盯着。”

    “那就按计划行事。”宫云海突然古怪的勾了勾唇,那女人既然那么恨晚晚,那么他就好好的帮上她一把。

    “是。”得了明令,陈宇立马去办。

    整个包厢一下就剩了宫云海。

    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着那鲜红的液体有规则的流动,宫云海的眸底生出一抹淡淡的忧愁。

    今天农场传来的画面不止有晚晚种菜的温馨,还有她无意中差点闯出农场的画面。

    晚晚那么聪明,她会不会猜到什么?

    虽然护卫说晚晚没有任何异常,可他的心中却总有些不安。尤其是刚刚通过房间监控,她看到晚晚坐在阳台发呆,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她在想什么?

    宫云海第一次有些嫌弃自己,他为了演戏,把握戏中人物的心理曾经学习过心理学,可他能精准的把握故事人物,将其完美的诠释在荧屏上,却如何也把握不住一个女人的心思。

    她在想什么?有没有怀疑他?会不会记起了什么……

    这所有的问题,他都想知道,却根本猜不出来。

    晚晚脸上的神情太平静了,他根本猜不出她是因为失忆没有记忆的空白而发呆,还是因为心中有了猜疑发呆……

    这些不确定让宫云海不得不加速自己的计划,他希望这一次沈崇岸彻底死了心,他也就不用这样东躲西藏,安心去跟晚晚成婚,不管她心里有什么疑惑,他相信只要自己一直陪在晚晚身旁,一切都不会再是问题。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