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一场硬仗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在片刻的愤怒后,裴玥重新低下了头。

    此时法庭的气氛已经变了。

    沈崇明的指正将裴玥陷入了目前最大的困境,而且还牵扯出了裴督国,以及贿赂高官这种丑闻。

    元翔淡淡的看着裴月,他很好奇裴玥接下来会怎么应对,夏国海的事情她可以全部推给李医生装无辜,但沈崇明拿出的协议呢?他倒要看看她还怎么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爸,这些事情都是你逼着我做的,你救救我吧,爸……我不想死……”眼看法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裴玥突然低低的开始求裴督国。

    裴督国先是一愣,接着不满的低咒,“老子我自身难保,怎么救你?你就跟你那个短命妈一样,命贱活该,要不是你信誓旦旦的给我保证那么多,老子能栽了吗?沾上你们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爸,您怎么这么说妈?她当初可是为了您才死的,您说过只要我帮您,我就可以回家,您逼我做了那么多错事,我从来没有怪过您,甚至替您承担那些我根本不知道的事,我也一直心甘情愿,我做梦都想着有一天爸可以向其他父亲一样把我当女儿,而不是工具,不是替罪羊,爸……为什么?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您还不接受妈妈不接受我,你可以骂我无用,可您不要羞辱妈妈好不好?”

    说着说着,裴玥因为愤怒和委屈声音也提高了几度,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话。

    裴督国感觉到不对劲,忙咒骂道,“你个贱人给我闭嘴,跟你那蠢妈一样讨厌!”

    可裴督国这不骂还好,一骂反而验证了刚才裴玥的那些话,还有指控。

    “爸……”而裴玥在裴督国咒骂的时候,低低的无线委屈的喊了一声爸,对于她这个好父亲,裴玥可比任何人都了解。

    果然她柔柔弱弱的喊完,裴督国就被气到,“别总给老子摆出一副受气包的蠢样,让你做事怎么了?你以为裴家会养吃干饭的!再装,信不信老子……”

    “爸……您打死我吧,这些年我真的受够了,我那么爱崇岸,您却惦记着沈氏,您说您会帮我,可那一次最后不是害的我的无路可退。爸,是我傻,怎么会相信爸会对一个妓女生的女儿好?只是这一次爸,我真的帮不了您了。”在裴督国还没说出不利她的话前,裴玥直接打断裴督国,悲痛欲绝的说道。

    只是这悲痛欲绝的同时,还将所有罪名的帽子都扣在裴督国的身上。

    而裴玥自己呢?字里行间她爱着沈崇岸,她做的伤害沈崇岸的是不是被自己的父亲逼迫的就是做了替罪羊。

    至于她自己最无辜最委屈。

    不过裴玥最厉害的地方并不是她颠倒黑白的能力,而是毫无痕迹的表演,一番栽赃污蔑情绪到位,渲染力感染力满分。

    连法官都不禁动容,没有阻止裴玥说话。

    现场的人则倒吸一口气,原来裴玥是妓女生的,怪不得她父亲不把她当人看。可妓女也是人,这裴父也太坏了!

    裴督国终于意识到自己被算计,怒火中烧,“贱人你在算计,信不信我打死你!”

    说着裴督国就想冲上来去打裴玥,却被旁边的警察按住。

    裴玥却趁机凑到裴督国的耳旁,“我亲爱的父亲,裴家选择了我,就麻烦您牺牲掉了。”

    “你……我打死你这个小贱种,早知道当初就该把你掐死……”

    “爸,您就是再生气,也不该这样骂我,再怎么说我都是您的女儿,您的亲生女儿……虎毒不食子,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裴玥在故意刺激完裴督国后,泪眼婆娑的问道。

    仿佛一个被父亲抛弃后的无辜小女孩。

    最后裴督国因为情绪激动,法庭不得不暂时休庭。

    在进入休息室的时候,裴玥忽然回头看向沈崇岸和元翔,“喂,沈崇岸你不知道吧?我跟元翔睡过,就在你二哥刚去世的时候。”

    “你……”元翔没想到裴玥会在这时候对他和沈崇岸的关系进行挑拨离间。

    “呵呵。”见自己难得激怒一次元翔,裴玥轻笑一声,进了休息室。

    元翔则急急的向沈崇岸解释,“崇岸,当初的事是个误会,我跟裴玥没有……”

    “我知道,要不然你怎么会有妞妞。”沈崇岸轻拍了下元翔,示意他不用在意,而且有些事情他也早知道了。

    最初沈崇岸一直不明白元翔为什么会对裴玥唯命是从那么多年,如果单纯因为爱的话,元翔不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直到调查妞妞的事情他才知道,当年被算计的不止他和二哥,原来元翔在那时就成了裴玥的猎物。

    在二哥去世后,他遽然对裴玥冷淡下来,裴家面临困境,正一步一步退往国外,这时候裴玥急需一个重量级的眼线,不但能让她了解沈氏的情况,还能在关键的时候助她回归。

    于是对当时的她略有好感的元翔就成了最好的目标。

    只可惜阴差阳错,那晚被下了药的元翔进错了房间,而那房间里正是一直单恋元翔的盛奈。

    而第二天盛奈因为太过慌乱早早逃跑,让以为失策的裴玥成功算计到元翔。

    可命运像个大轮盘,虽然可能有出现故障的时候,但最终还是会拨乱反正,让每个人回到自己的轮轴上。

    就像是盛奈和元翔的重遇。

    元翔感觉到肩头的力量,瞬间笑了,为自己刚才瞬间的慌乱感到好笑,他怎么差点又着了那个女人的道?

    “接下来有场硬仗要打,精神点。”见元翔释怀,沈崇岸给他打起。

    “如果我没猜错,今天最大的替罪羊已经出现,虽然裴督国不冤枉,但如果一切罪名全部扣在裴督国身上,裴玥就算不能无罪释放,也关不了几年。”放下刚才的事,元翔的神情凝重起来。

    他知道这场官司不好打,却没想到裴玥如此顽固。

    沈崇岸自然也知道,只是他不但没有元翔的担忧,反而凑到元翔耳旁一阵低语。

    元翔震惊,“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那岂不是……”

    “嘘!”见元翔差点说出那几个字,沈崇岸朝着他嘘了一声,然后先一步进了另一间休息室。

    元翔无奈,不是说好的不便宜那女人吗?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