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完美演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6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裴玥掩耳盗铃的坐在被告席上,她旁边则是同她一起被抓的裴督国。

    比起裴玥的娇弱惹人怜,裴督国看起来狼狈多了,再没了之前的枭雄风范,头发白了一半,熊着身子坐在一旁,目光阴翳的盯着对面的沈崇岸。

    原本他们的辩护律师是宋老,还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可现在被沈崇岸这个混蛋全搞砸了。

    一个对裴督国来说只配做傀儡的花美男,现在却将他逼到死角,裴督国的愤怒和耻辱可见一斑。

    并且和裴玥的侥幸心理不同,裴督国很清楚,从沈崇岸被放出去,夏晚晚逃走的那一刻,裴家就彻底放弃了他们。

    没有裴家的后援,他和裴玥只有死路一条,而造成这一切就是对面的沈崇岸。

    “父亲,收回你的眼神,冷静一点。”裴玥感觉到裴督国的异常,低声提醒。

    “哼,冷静?我就是听信了你这个小贱人才沦落到这个地步的!”裴督国听到裴玥的话,直接迁怒道。

    听到自己的父亲骂自己小贱人,裴玥低头,敛下眸子,那握着的掌心越发扣的死死的,这不是他第一次骂她,只是她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她这个蠢父亲不想着怎么赢得法官的同情,居然还迁怒她。

    如果不是她,这些年他裴督国凭什么在裴家被重用,空有一张做大佬的脸和气派劲,却只知道耍狠威胁她。

    不过这样也好,更衬的她可怜。

    心中嗤笑一声,裴玥再抬头却温柔又耐心的对裴督国低喃,“是我的错,父亲不要生气,我们还在法庭上,喧哗不好。”

    “哼!”裴督国被顺毛,冷哼一声,没了之前的气派加持,那张老脸看着横肉丛生,非常狰狞。

    裴玥不再言语,只是尴尬的朝着法官和陪审团歉意的看了看。

    对面沈崇岸心底生出一抹不好的感觉,元翔也警惕起来。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不敢再小瞧了对面的女人。

    很快法官宣布开庭。

    元翔作为原告律师,向裴玥提出多向控诉,其中最主要的还是针对裴玥对晚晚的伤害为主。

    先是从裴玥教唆申娟在长安杀人未遂,接着用毒品陷害晚晚,再到后来的算计伤害,最近的则是裴玥利用吴诗情对夏晚晚的恨意围堵晚晚,造成夏晚晚现在还处于失踪状态。

    元翔将案件一件一件的读出来,最后则提到了五年前沈崇轩的车祸,,种种迹象表明也同裴玥有关。

    最为铁证的还是另一件,未经病人同意,裴玥合伙李某盗取夏国海的肾脏致使起肾脏衰竭而亡。

    每一条都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异常,每一条读完,大家看裴玥的目光便多一份复杂。

    尤其是今天有记者进场,听到这些,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明明柔弱美丽的让任何一个男人都能生出保护欲的女人,居然是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毒妇?怎么可能……

    这也太可怕了!

    裴玥能感觉到大家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气的浑身轻颤,习惯了被众星捧月,此刻感觉到那些如同针芒的厌恶,巨大的落差感让她难以承受,可她更恨,恨元翔居然真的一丝情面都不留。

    只是再恨,裴玥的理智还在。

    既然男人都靠不住,她就得靠自己。

    在元翔的控告中,裴玥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体缩小再缩小,以此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脸色也越发的苍白,好似无力承受这些指控。

    等元翔宣读结束,呈上证据,裴玥才缓缓抬头,美眸中挂着两行清泪,带着让人动容的倔强,好一会才看向法官,仿佛做了巨大的决定缓缓开口,“我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哗!

    整个法庭响起一片喧哗,大家古怪的看向裴玥,有人不解,有人则对上那张楚楚可怜的漂亮面庞生出一丝疑惑,或者她只是被冤枉了?

    元翔看着裴玥的目光沉沉,她又来这一招。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这一招真是用的炉火纯青,将人心把握的透彻无比,可她有没有想过这人是要对生命对天对地有敬畏心的,只是纯粹的使用心计,利用所有人的同情心,就能掩饰掉她做过的那些事?

    被关的这些日子,这女人真是连一点点的悔改之心都没有啊。

    “请被告陈述自己的辩词。”法官也没想到在原告摆出诸多证据之后,裴玥还会选择为自己进行无罪辩护。

    这个风险可是很大的。

    “我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夏晚晚的事情,还有当年的车祸,那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他们会对我误会至此。”裴玥竟然选择了亲自为自己辩护,而她的话说完,现场看着她的目光都变了,比起刚才的震惊,此刻则带上了疑惑。

    难不成是沈家三少冤枉了这个裴玥?再看裴玥看沈崇岸时那哀婉却不怨愤的目光,大家不由的想到了两人之前的关系,不知情的人再看裴玥就多了一丝同情。

    感觉到周围风向的转变,沈崇岸的目光锐利起来,连带着元翔的唇角也绷的紧紧的。

    他们以为自己足够重视裴玥了,没想到还是小看了她。

    而对面裴玥却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沈崇岸的厌恶,将目光缓缓投向法官,“法官大人,我想先就被告指控我盗取夏国海肾脏这件事进行无罪辩护。”

    法官目光柔和的看向裴玥,“可以。”

    “谢谢法官。”裴玥极其有礼貌的朝着法官鞠了一躬,然后看向一旁的协助律师,“麻烦您把这张文件交给法官大人。”

    “好的,裴小姐。”协助律师客气的接过,然后将一张文件递给了法官,接着由陪审团传阅。

    等大家看完了,裴玥才重新开口,“想必大家也看到了刚才的文件,当初李医生的确是取走了夏国海老先生的肾脏,可那不是盗取,而是受了夏国海老先生的托付,是走了正规的捐赠程序的,只是老先生清楚如果夏晚晚小姐知道捐赠人是他,并且他还会因为捐赠肾脏而丧命,那么一定不会同意让他捐赠,所以才求的李医生帮他。

    在座不少人都应该已经为父为母,可怜天下父母心,夏老先生这份爱女的良苦用心让人动容,无论是李医生还是我,怎么能忍心拒绝一个老人最后的心愿?只可惜最终没能帮上夏小姐,但好在老天有眼,让夏小姐渡过了那一劫。”

    裴玥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她独有的风格,温柔不失力量,那是她多年训练后最擅长的姿态,知道大家想要什么,更知道如何打动人。

    她这一席话说的在情在理,硬生生将一场恶毒的杀人游戏变成了成全一个老人爱女之心还被冤枉的无辜人。

    最可恨的是,整个过程裴玥着重说了是夏国海求的李医生,而将她自己在这件事里淡化了。

    倘若不是沈崇岸和元翔非常清楚当时夏国海处在昏迷中根本未曾醒过,而且当时夏国海的肾脏已经开始衰竭,让晚晚换上不但不能救命,还会害死晚晚,他们都要被裴玥这些话感动了。

    如果这是场个人秀,裴玥的表演简直堪称完美!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