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找到了方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如果带走晚晚的人是宫云海……

    沈崇岸将事情重新在脑海中快速的过了一遍,越发觉得如此。

    从晚晚出事到现在,虽然他一直向外保密,但以宫云海的本事,怎么可能不知道一点消息?如果知道消息,他怎么可能完全不过问?

    再怎么宫云海也是晚晚的表哥。

    而且宫云海之前表现出的对晚晚的占有欲,一直让他有些不舒服。今天听到盛奈的话,恍然明白,宫云海从一开始怕就惦记着晚晚。

    如果真的是宫云海,那很多事情就能解释的通了。

    可宫云海既然救了晚晚为什么临时改变了主意?难不成他要将晚晚占为己有,但晚晚是个大活人,他听朱周说了宫云海和晚晚在机场发生的争执,开始也以为是因为这个原因宫云海才不再关心晚晚的事。

    现在看来是他们都错了。

    “周森,你再查查近期宫云海的行程,要最详细的。”沈崇岸因为自己这个猜想,目光变得热切起来。

    “崇岸你不会真的怀疑云海吧?他怎么会掳走晚妞?”沈崇岸说完,最意外的是史蒂夫,他并不知道晚晚和宫家的关系。

    “说来话长,但目前来看,他的嫌疑最大。”对于史蒂夫质疑,沈崇岸现在没耐心回答,他要立刻马上去查与宫云海相关的一切事,并且从中找到证据。

    甚至于找到晚晚。

    不过比起史蒂夫的质疑,元翔倒是什么都没多说,他一向相信沈崇岸的敏锐,此刻脑海里想的更多的是盛奈刚才在催眠中无意说过的话。

    难不成当年真的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想到上次他去见裴玥,裴玥最后求他时说的话,当时心中如针扎,可这会却开始怀疑,当年的人真的是裴玥吗?

    元翔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凌乱过。

    而催眠结束后的盛奈情绪很差,她不知道自己记起了什么,可总觉得心被针扎似的,难受的有些在这里待不住。

    “那个沈总,既然没有我的事了,我先回去了。”盛奈起身道别。

    “今天谢谢盛小姐了。”沈崇岸感谢道。

    盛奈客气的回应了一句,就转身告辞。

    不想元翔却对办公室几个人留下一句,我去送她,也跟了出去。

    史蒂夫表情古怪的看了眼,然后问沈崇岸,“这俩人什么情况?”

    “女儿都有了的情况。”

    “啊?”史蒂夫突然觉得自己最近好像错过了什么。

    “别分心,现在找到晚晚最重要。”沈崇岸立马将史蒂夫的注意力拉回到晚晚的身上。

    “你放心,如果真的是宫云海将晚妞藏了起来,肯定找的回来。不过……”说到一半史蒂夫突然顿住。

    沈崇岸不悦,“要说说完。”

    “按理说就算是宫云海将晚晚带走,以晚晚现在的性格也绝不会坐以待毙,任由宫云海摆布她,这中间会不会发生了什么?”史蒂夫提出自己的疑惑。

    “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沈崇岸点头,眉头蹙的厉害,好一会狠厉的低语,“如果他真的对晚晚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现在还不是下结论的时候,在这之前我们得确定晚晚是不是真的在他哪里,而且还得找到十足的证据。”看到崇岸的目光,史蒂夫打了个冷颤,看来事情是无法善了了。

    “我明白。”比起前几日的崩溃,沈崇岸这次终于冷静了下来。

    史蒂夫则有些担心,“你现在心思都在晚妞那边,裴家怎么办?这边可还没消停。”

    “嗯,那边我不会放松,对了你让盯着的那个李医生还在你们医院吧?把他给我看好了。”沈崇岸明白,如果晚晚真的在宫云海那里,他暂时可以不担心晚晚的完全,但也必须尽快将裴家这边的事情完全解决,只有这样晚晚回来,他才可以给她一片澄净的天空。

    “放心,一直让人盯着他,他一旦有逃跑的迹象,我就让人抓了。”提到那个李医生,史蒂夫一脸的嗤鼻,他最讨厌这种医生中的败类。

    “麻烦你了。”轻拍了下史蒂夫的肩膀,沈崇岸语气松软了很多。

    可惜史蒂夫的反应却是抖了下身子,然后一脸的嫌弃,“别肉麻,恶心。”

    “滚!”沈崇岸难得对兄弟温和一次还被嫌弃,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只是骂完,两人都笑了。

    接下来所有人再次像陀螺一样转了起来,只不过目标对上了宫云海。

    另外,元翔送盛奈出了沈氏大厦,并没有直接和盛奈分开。

    “元律师,您就送到这吧。”眼看已经到了车前,元翔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盛奈忍不住提醒。

    可元翔却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继续跟着。

    盛奈无奈,只能拉开车门,再次强行告别,“元律师……你干什么?”

    才说到一半,元翔竟然直接坐进了驾驶座。

    盛奈懵了。

    “上来。”元翔近乎霸道的命令。

    莫名的盛奈心中生出一抹不安,“元律师,您这是做什么?我得赶回去上班。”

    “一个连员工权益都维护不了的公司,有什么好去的?”元翔讥讽的说。

    盛奈表情尴尬,“那是我自己的事,麻烦您下来。”

    “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可能需要谈谈了。”这些日子他不是第一次找盛奈谈,可每次这个女人都避而不谈,这次他不打算放过她了。

    今天的催眠让他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或许这些年他做的很多事都是笑话。

    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盛奈根本不想跟元翔谈。

    可元翔却不这么想,“如果你一定要在这里谈,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谈妞妞的抚养权?”

    “什么?元翔你要干什么?妞妞是我的女儿,你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凭什么谈她的抚养权?”盛奈猜到元翔如果知道真相有可能会跟她抢妞妞的抚养权,却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

    “是吗?忘了告诉你,我跟妞妞已经做过DNA亲子鉴定,你想看看结果吗?”元翔轻蔑的扫了言盛奈,这女人还想骗他。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盛奈不可置信的看着元翔。

    之前她对他还抱有一丝幻想,毕竟在她的认知里,元翔又冷酷又无情,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儿,在看他看来怕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物件,他根本不会屑于跟她争抢。

    却没想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他不但要抢,还抢的如此明目张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