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最后的希望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醒来已经旁晚,看着橙色的天空,心里空空荡荡,总觉得缺了块什么。

    “晚晚,你醒了?”宫云海不知何时已经守到了晚晚身旁。

    “我怎么了?”扶着还有些疼的太阳穴,晚晚黑色的双眸里染着迷茫。

    “应该是上次的后遗症,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但以后不要强迫自己去想以前的事情,你不知道可以问我,但别为难自己。”宫云海柔声轻语。

    晚晚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玉皇大帝呢?”

    “还惦记着呢?在楼下,妈帮你看着呢。还嫌弃你起的名,让给换一个。”这次宫云海的声音轻松了许多。

    “啊?有吗?”果然晚晚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

    “有啊,你也知道老一辈有些封建的讲究。”

    宫云海这么一说,晚晚立马明白了,“那给换个什么名字好呢?玉兔太没特色,大圣?也不行,那叫什么好呢?”

    “一定非要《西游记》里的梗?”听到晚晚的话,宫云海失笑。

    “那倒也不是,就是看到小兔子就想到了玉兔。”晚晚这会也觉得自己起的名不靠谱了,可她现在记忆中好像没有其他的东西。

    人生大片空白,所剩无几的印象就是五岁那年爸爸给她放的老旧动画片。

    想到这里,晚晚的目光暗淡下来。

    宫云海一愣,看到晚晚忽然变了的情绪,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补救,“它那么白,不如就叫小白好了?简单上口,还好记。”

    “小白?”晚晚轻喃一声,这个名字她不是没想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小白,脑海里就响起一个声音,可又不真切。

    “不行吗?”

    “那就叫小白吧。”见宫云海略微紧张的看着她,晚晚一愣,随即点点头,只不过一个兔子的名字而已,有什么好纠结的。

    “嗯,那我们下去吃饭?”听到晚晚松了口,宫云海表情也轻松起来。

    晚晚点点头,两人一起下了楼。

    ……

    秦皇岛。

    火红色的落日将天边烧成一片暖色,映射在海上,一片红色的波光,让这里美的犹如天境。

    小曜天牵着小白坐在远处的山坡上,看着这美丽的景色,忍不住对小白呢喃,“小白,你说妈咪怎么那么忙?她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咩咩……”

    听到曜天的话,山羊配合的咩咩叫了两声。

    “不会的,妈咪那么喜欢我,怎么会忘记我这个宝贝,一定是坏爹地给妈咪安排了太多的工作,一定是这样。”

    “咩咩咩。”

    “小白你这次三声,意思是不是同意我说的?”

    “咩……”

    “哇,小白你真聪明。”听到山羊的回答,曜天更加高兴了。

    而那山羊就仿佛真的听明白曜天在夸它似的,又咩咩叫了几声。

    曜天小朋友一下子开心起来,伸手摸了摸山羊的胡子,“小白,等爹地妈咪来接我的时候,我一定带你回燕京,到时候我们还一起住。”

    “咩咩!”

    “哈哈哈……”

    听到回答,曜天开心的牵着小白朝着山坡下奔跑了起来,沈老爷子远远看到急急的大吼,“曜天,我的宝贝孙子,你慢点跑,慢点……”

    “哈哈哈,祖爷爷你快来追我跟小白!”曜天朝着身后的沈老爷子喊道。

    沈老爷子便一边哼哧哼哧的跑,一边吆喝,“慢点,慢点,小心摔着。”

    比起轻松的这一老一小,没出门的沈政勋夫妇却神情凝重多了。

    他们昨天收到晚晚出事的消息。

    虽然对这个所谓的儿媳,沈政勋印象并不好,可她毕竟是曜天的母亲,如今儿子又因为找不到那个女人处在半癫狂的状态,他这个做父亲的就是再不喜欢,也不免有些着急。

    “现在可怎么办?不行,我必须回趟燕京。”沈政勋在房间里走走停停,最后突然说道。

    苏若云则比起她的丈夫要冷静很多,“政勋,你冷静一些,现在你回去并不是好时机。”

    “需要什么好时机,我儿子都要疯了,我还讲什么时机?”沈政勋气恼的说。

    只是这平日在沈家看似最没主见的女人,此刻却丝毫没有因为丈夫语气中的责备而胆怯,上前轻轻握住丈夫的手,“老公,我知道你担心崇岸,可也应该了解他的脾气,他既然把我们和曜天送到爸这里,自然是有他的打算的。现在我们冒冒失失回去,可能不但帮不上他的忙,还有可能给他造成负担,尤其是曜天如果知道他妈妈没了踪影,那还不乱了套。”

    “说的也是,不能让曜天知道那个女人出了事。”沈政勋点点头,可脚步仍旧没有停下来。

    心中的焦虑可见一斑。

    苏若云也不再说话,安静的在一旁轻拍着丈夫的手臂,那双平和的眸子里却在沈政勋没有看到的地方闪过一抹笑意。

    而远在燕京的沈崇岸情况比沈政勋担心的还糟糕。

    一周过去,夏晚晚依旧没有消息。

    一个大活人仿佛从这个地球彻底消失了一般。

    而不同于两年前的有迹可循,这一次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消失。

    “咳咳……”周森才进办公室就被那浓烈的烟味呛的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忙疾步上前将窗户打开,“老板,吃点早餐吧,大家都在继续找,只要一有消息马上就通知您。”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没有理会周森,沈崇岸低低的呢喃,一整夜他将所有事情在脑海里细细过了一遍,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才让他错过了晚晚。

    周森看着梦魇了一般的老板,又心酸又心疼,当年沈二哥去世时三少伤心,但也没有这样绝望。

    “老板,您先吃点东西……”周森忍不住劝到。

    可沈崇岸依旧不理他,就在周森再次上前,冒着就算是被老板开除也要劝谏的勇气时,沈崇岸忽然站了起来,“我知道了!”

    “您知道什么了?”周森听到马上问道。

    “你说最后一个见到晚晚的人可能是盛奈,就是妞妞的母亲?”沈崇岸整个人颓废异常,眼睛比之前还看着要红。

    “很有可能。”周森点头,只是他们不是没有让盛奈去想,甚至找了心理医生做出了人物画像,可那真的看不出什么。

    甚至他们觉得很有可能只是盛奈的错认,尤其她当时看到的只是个裙角。

    “有她的联系方式吗?我要马上见到她。”沈崇岸无比急切的说。

    “元律师应该有。”周森赶忙回答。

    “嗯,你马上去问。”沈崇岸吩咐。

    “我马上去,但您好歹先吃东西。”周森叮嘱了沈崇岸一声才去办。

    元翔也没想到沈崇岸会找盛奈,问明情况后,立马开车去接盛奈。

    也许盛奈真的将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