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她是谁?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窗帘不知何时被佣人拉开,黄昏的光照进整个房间。

    夏晚晚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逆着金色的光走了进来,看不清面容,但却可以看到轮廓,周身儒雅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侧目。

    这是佣人口中的宫先生?她的未婚夫?

    “晚晚你醒了。”宫云海上前很自然的扶住晚晚的肩膀,柔声问道。

    夏晚晚不自然的往后退了退,目光带着一丝警惕,“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宫云海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受伤。

    这受伤尽数落到夏晚晚眼里,一时间有些自责,“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医生说你后脑勺受了伤,可能只有一些片段的记忆,不过没关系你不记得的,我都帮你记得。”宫云海朝着夏晚晚微笑,那眸底带着暖暖的情意,让人难以拒绝。

    晚晚有些不自在,可想到他既然是自己的未婚夫,那她的确没有理由再推开他,只是……

    “我不太记得。”晚晚有些歉意的说。

    “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去马场。”听到晚晚的话,宫云海俊雅的脸上全是浓浓的歉意和自责。

    看着男人歉疚的神情,晚晚心下不安,她真的是从马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

    “我妈妈呢?”不知道怎么安慰对面的男人,晚晚突出起来的问道,也许见了妈妈,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这……”

    “很为难吗?我摔伤了,我妈没有过来吗?”一见宫云海为难的样子,晚晚诧异的问道,她记得妈妈最疼自己了,怎么可能她受伤却不来看她。

    “晚晚,你忘了小姨已经过世三年了。”宫云海神情悲伤,却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就是睡了一觉我妈怎么会没了?那我爸爸呢?”此时的晚晚还沉浸在幼时的记忆里。

    她的话让宫云海的神情更加为难,眼底的担心也更为浓烈,“晚晚,有些事情你可能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什么了?”一种很不好的直觉让晚晚警惕的看向宫云海。

    宫云海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出声屏退周围的女佣,将晚晚拉到一旁的沙发上,“晚晚,你听我讲。小姨和夏叔在你五岁以后就离婚了,之后你一直跟着小姨长大,三年前他们相继去世……”

    宫云海大致将这十多年的事情简单的给夏晚晚讲了一遍,不过着重还是说了他们的婚礼。

    “你的意思是说,我五岁之后就一直跟着妈妈姓方,可我记得爸妈关系一直很好,为什么会离婚……”虽然按照宫云海的说法,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但那么大的事她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为什么一提起妈妈她就特别心痛。

    “我和医生谈过,你应该就是因为无法接受父母离婚,才会在失忆后记忆停在了五岁,他们离婚之前。”宫云海向晚晚解释。

    “是这样吗?”晚晚低低的反问。

    宫云海看着晚晚脸上因为失去记忆又得知双亲亡故后的脆弱表情,他再也忍不住将晚晚一把拥入怀中,“晚晚,我是你的天赐哥,我怎么会骗你,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你别害怕,虽然小姨和夏叔不在了,可还有我,还有我爸妈,以后我们会是一家人,那些让你伤心的事情都过去了。”

    “嗯。”被紧紧拥住,晚晚有些措手不及,可她能感觉到男人对她是真的情深意切,难不成他真的是自己的未婚夫?

    整个脑袋乱糟糟的,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眼下的情况,而且被抱着虽然能感觉到对方的情感,却也发现她自己的心跳没有丝毫的波动。

    难道也是因为失去记忆的原因?

    就在晚晚犹豫着要怎么推开眼看的人,外面响起了管家的敲门声,“四少,太太喊您和方小姐吃晚饭。”

    “好,我们马上下楼。”宫云海应了一声放开晚晚,“我们下去吃饭,你睡了一天一夜,我妈很担心。”

    “大姨?”晚晚下意识的问。

    “嗯,以后就叫伯母吧,等我们办完婚礼就该叫妈了。”宫云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揶揄。

    晚晚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我不应该是你表妹吗?我们怎么会订婚?”

    这个疑惑她那会就想问了。

    “傻瓜,你忘了?小姨是方家的养女,而且因为和你爸结婚被方家除了名,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至于为什么订婚,难道你忘了,可是你从小跟在我屁股后面说要嫁给我,如今我履行小时候的诺言娶你为妻,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宫云海解释的毫无漏洞,还暗暗向晚晚传达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晚晚先爱的他。

    作为一名顶级演员,多次登顶影帝,宫云海对心理学的研究不比一般的心理医生差,他非常清楚如何给晚晚制造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

    而他的话也成功让晚晚的神情放松了些。

    只要晚晚的神经放松,那么他就有信心让自己说的这一切都被她接受并认同。

    至于晚晚什么时候能真正爱上他,宫云海相信,只要沈崇岸不出现,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会按照他的计划来。

    作为一个全民顶级偶像,他相信一个女人爱上自己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尤其是在他也爱着她的情况下。

    这不是自负,而是属于他宫云海的自信。

    “噢。”听了宫云海的解释,晚晚点点头,没觉出什么问题。而且她隐隐约约记得小时候她的确特别粘天赐哥,好像也说要嫁给他,不过并没有想到小时候的童言童语会变成真的。

    “别胡思乱想,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就好了。”宫云海揽着晚晚的肩朝着楼下走去。

    整个宅子简洁明朗,透着一股大气优雅,很舒适但没有丝毫的熟悉感。

    晚晚突然侧头看向宫云海,“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设计啊,室内设计,我旗下的好几家铺子都是你设计的,等我们婚礼结束估计就竣工了,到时候还得你去把关验收。”宫云海说的相当自然。

    晚晚点点头,“嗯,我有时间去看看进程。”

    提起设计工作,晚晚发现自己好像本能一样马上就信了,还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该去看看施工进程。

    “好。”宫云海回答的很干脆。

    晚晚再不多想,跟着他一起下了楼,还默默叮嘱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天赐哥不会骗她,她真的是方晚晚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