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怎么会这么狗血?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一众陷入了沉默。

    他们都没想到在卫生间夏晚晚因为时间太匆忙,根本没有脱掉裙子,而是直接将牛仔裤和皮衣套在了上面。

    以至于大家直观的觉得夏晚晚还穿的是皮衣和牛仔裤,忘了她可能早脱掉了那一身扎眼的衣服,盛奈也不例外。

    “该死的!”元翔当即低吼一声。

    盛奈则一脸的愧疚,“我……我一时没想的起来……”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得想办法追上他们。你再想想那男人的样子……”周森心急,却不敢慌,忙追问盛奈。

    “我……真的没看清楚……”

    “快查医院监控。”随意包扎了下伤口的朱周急急的说。

    一下子所有人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直奔监控室。

    可糟糕的是医院的监控仿佛约好似的,齐齐在那个点出了问题。

    “这不是巧合,是有人对监控动了手脚。”元翔脸色阴沉的说。

    这下糟糕了!

    在场的所有人神色都不好看,连带着气氛也变得沉闷阴郁。

    “或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他既然来带晚晚上医院处理伤口,应该暂时不会伤害晚晚吧,而且我看他抱着晚晚的样子好像特别紧张特别在意……”盛奈受不住这气氛,低低的轻喃。

    “如果真的不会伤害晚晚,就不会将人带走了。”元翔睨了眼盛奈冷情的说。

    “听盛小姐这么一说,或许我们可以减小寻找的范围。”周森没在意元翔和盛奈之间的波动,反而因为盛奈的话想到了一种可能。

    “你说。”

    周森的话说完,大家目光齐齐看向了他。

    “我们可以从太太的爱慕者下手寻找。”周森虽然觉得这想法有些不靠谱,但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只能试试了。”元翔点头。

    “那我们分开行动,我配合警方的人去查那辆马自达,苏珊和阿乐找出太太所有爱慕者的资料,元律师麻烦你处理老板这边的事。”

    “好。”众人应了声。

    朱周忍不住上前,“我呢?我做什么?”

    “你好好养伤,有需要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周森拍了拍朱周的肩膀安抚他。

    朱周还想说什么,可伤口扯的一痛,闭了嘴,他不能在这个节骨眼给大家添麻烦。

    事情安排妥当,大家各自行事。

    盛奈则继续跟在了元翔身后。

    元翔看了眼亦步亦趋走在他身后的女人,摇了摇头嘟哝了一声麻烦。

    盛奈听完心里别扭,提出自己开车回去,结果元翔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不容拒绝的命令,“上车。”

    等将盛奈送回南山别墅,元翔才开始真正忙碌起来。

    这一夜注定是个失眠的夜。

    不止周森、元翔他们没有休息。

    在警局的沈崇岸亦是睁着眼睛坐了一晚上,他一直在等晚晚的消息,可一夜过去仍旧没有。

    而和沈崇岸一样失眠的除了被找到落脚点东躲西藏的吴诗情,还有裴玥。

    她也在等消息,等夏晚晚被抓到的消息。

    但一夜过去,吴诗情那边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回话,这让在警局关了有一阵子的裴玥脾气更加的暴躁,全靠意志力在忍。

    整个燕京城一片兵荒马乱,可就在城外的一处农场,却静谧的有些温馨。

    夏晚晚醒来已经是傍晚了,入目便是透过窗帘洒进来的细碎阳光,耳旁有清脆的鸟鸣,知了零零散散的在叫。

    “这是哪里?”夏晚晚揉揉自己的眉心,用力的想可怎么都想不起来,有些不舒服的翻了个身,这才发现自己头上缠着纱布,她受伤了?

    猛地坐起来去找镜子结果却看到床头柜上一座水晶桌摆,上面男女笑的异常的灿烂。夏晚晚看的愣了愣,这上面的女人是她?

    可这男人是谁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忍不住想去揉脑袋,可想到头上包着纱布只好作罢。

    起身去了卫生间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上包了一圈纱布,脸色苍白,但眼神清明,忍不住扶了扶额,她受伤了?什么时候受伤的?

    想不起来。

    低头看着卫生间的摆设,上面的护肤品都是用了一半的,而且一看就是她喜欢的牌子,看来她是常住在这里的。

    只是为什么没什么印象了。

    皱了皱眉晚晚刷了牙,避开头上的伤口简单的洗了洗脸,出了卫生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仍旧没什么熟悉感,可偏偏这里的所有用品都好像是她常用的。

    奇怪的嘟哝了声,难不成她失忆了?

    这会不会太狗血,但她确实想不太起来很多事情。

    好像人生有一大片成了空白,她记得自己明明才五岁的,不如找妈妈问问?这样想着晚晚决定换身衣服去找妈妈。

    监控室。

    宫云海看着夏晚晚从起床到刷牙的所有过程,心底悬着的那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些,这一夜未眠猝然做出的决定,他不知道是对是错,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宫先生,夏小姐的手术很成功,不过这项技术还不够完全成熟,我们也不确定有什么后遗症,还希望您能体谅。”一旁站在宫云海旁边的专家慎重的说道。

    “我会照顾好她。”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宫云海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说完宫云海就将这位享誉国际的脑科专家请出了监控室,让人直接送出了国。而他自己则大步朝着夏晚晚的卧室走去。

    夏晚晚正在换衣服,房间就进来两个女佣,还不等她开口问话女佣就恭敬的站到了她身旁,“方小姐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吗?宫先生让您多休息一会。”

    “宫先生?”晚晚低低的呢喃一声,宫先生听起来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对啊,您不记得了,宫先生是您的未婚夫,下个月就是你们的婚礼。”女佣微笑着解释。

    “下个月是我的婚礼?为什么我不记得了?”晚晚无比诧异,还有她们叫她方小姐,她姓方?

    她怎么记得父亲好像姓夏啊。

    “这……是这样,方小姐您昨天跟宫先生去骑马,结果不知道为何那马忽然惊了,将人摔了下来,摔到后脑勺。”女佣非常耐心的解释。

    夏晚晚则一脸诧异,“你是说我失忆了?”

    怎么会这么狗血?

    “目前来看应该是。”女佣为难的回答。

    砰砰砰……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夏晚晚疑惑的望了过去。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