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凶多吉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盛奈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哪知道下一刻元翔低头忽地托住她的脑袋吻了上了她的唇。

    “唔唔……”

    这吻来的太突然,太没有防备,盛奈在巨大的震惊之后就想挣脱,结果元翔却越吻越深,趁机将她圈在怀里,大手捂住盛奈的唇,咬住她的耳朵,用只有盛奈能听到的低语,“别动,他们可能认识我。”

    盛奈被吻得发晕,最开始还有些挣扎,可到了后面心跳加速,脑海里不受控的冒出多年前的画面。

    那时候她疯狂的迷恋他,在那一夜发生之前,她做过很多疯狂的事,可惜元翔就像是一尊机器,没有惊讶没有厌恶甚至没有任何反应,好似她是空气一般。

    而就是那样的挫败感,逼得她这样的乖乖女做出了疯狂的举动。

    她本以为元翔会恼怒成羞来报复她,可没想到他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并且成功组建了向南律师所。

    倒是她一次疯狂,意外怀孕,差点整个人生都毁了。

    原本盛奈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个明明耻辱,却让她心跳加速的夜晚。可元翔突如其来的吻,让她已经自己死了的心忽地再次重新加速,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时,男人咬住她的耳廓,喷洒着温热的气息说,他吻她只是为了不让电梯里另外一拨人认出他,用她做掩护而已。

    仿佛被冷水泼了一下,盛奈猛地清醒过来。

    极力平复自己悸动的心跳,再看元翔,目光也染上了清冷和疏离。

    元翔明显能感觉到怀里的情绪变化,微微皱眉,但也知道自己确实唐突了,一时之间两人气氛古怪。

    倒是电梯里另外一拨人发出促狭的笑声,还有些起哄的意思。

    这下盛奈更加窘迫。

    好在电梯门很快开了,那几人匆匆冲了出去。

    元翔这才放开盛奈,只是表情也有些尴尬,“我刚才……”

    “我们先找晚晚吧。”两人之间气氛已经够奇怪了,如果再听元翔解释几句,盛奈真的不敢确定她还能不能陪他去找人。

    “嗯。”元翔对上盛奈躲闪的目光,心里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想到刚才女人的甜美,竟然一时有些心慌,最后扭过身点了点头,习惯性的拉着盛奈出了电梯。

    盛奈手上一暖,先是一愣,可元翔已经恢复正常,“我们快些跟上他们,小心别被发现。”

    “噢。”盛奈噢了一声,忙抬起脚去脱自己的高跟鞋。

    “你干什么?”元翔望着盛奈露出的白皙小脚皱眉。

    “高跟鞋跑起来有声音。”盛奈说着已经将鞋子扔到了一遍,反过来拉住元翔的手,“我们快追,小心跟丢了。”

    说完盛奈便快步往前走,后面元翔的目光落在她赤着的双脚上,不由自主的又皱了皱眉,但眼下的情况却不允许他多说什么。

    两人快速的跟上那一拨人,却发现他们好像也不知道夏晚晚去了哪里,只是在那里虚张声势。

    “晚晚到底去哪儿了?”盛奈越找心越慌。

    元翔却比她冷静,“既然他们也没找到,说明晚晚应该还在安全的地方,你既然是酒吧的老板,那应该可以调出监控吧?”

    “我不是老板。”盛奈别扭的说道,这才想起她现在还是仲恺的妻子,而这里是仲恺名下的酒吧,慌忙放开元翔的手。

    元翔手上猛然一空,有些不解的看向盛奈。

    结果盛奈尴尬的咳嗽两声,“我不是老板,但看个监控还是可以的。”

    说完盛奈就带着元翔往监控事走去。

    元翔这期间打电话给朱周,那边也没有消息。

    “查到是什么人了吗?”元翔神色不郁的问。

    朱周摇头,“周特助已经让人去查了,应该跟裴家有关。但还不清楚他们派了什么人来抓太太,目的又是什么。”

    “嗯,你继续盯着,我去查监控。”元翔说完人已经跟盛奈进了监控室。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晚晚没有上楼,她应该去了地下车库。”盛奈看到夏晚晚按电梯的画面,突然好想明白过来。

    元翔赶忙通知朱周去地下车库,而他则把目光停在了从卫生间出来的另一个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之前在夏晚晚的后面,最后进了女厕,然后跟着他们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一拨人一起出来。

    她肯定有问题。

    而且元翔越看越觉得这女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把这个图截给我。”暂时想不起来,元翔也不再浪费时间,对着盛奈说了一声就出了监控室。

    盛奈忙按照元翔的吩咐截图,可转身男人已经不在了。

    略略思考之后,盛奈也跟了过去,顺便打电话通知酒吧的保安部。

    地下车库。

    吴诗情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身后跟着六个打手,笑嘻嘻的说道,“夏晚晚别躲了,出来吧。”

    “还躲啊?我已经看见你了哦。”

    “夏晚晚,我跟你讲哦,你这样躲着是没用的,我能找到这里,就能抓你走,当初你害的我和我妈坐牢,现在终于到了清算的时候了,哈哈哈……”

    “你以为今晚还会有你的救兵吗?别做梦了,电梯口已经被我封了。车库门口也守着我的人,至于你的那些走狗,估摸想要一时半会过来不太可能,你真的准备一直躲着我?”

    吴诗情如同自言自语般,在有些昏暗的地下车库呢呢喃喃,就像是走火入魔的精神病病人。

    而缩在一处角落的夏晚晚被吴诗情这语调说的全身鸡皮疙瘩,好在她知道这女人是在故意炸她,所以依旧保持着半蹲的动作。

    那会在洗手间门口,她回头望了眼,正好对上吴诗情的目光。

    虽然她浓妆艳抹,还戴着大波浪的棕色假发,面容变得有些模糊,可那双眼睛她真是太熟悉了。

    曾经在无数次的噩梦里,她都被那一双眼睛惊醒。

    吴春华、吴诗情是她从小到大的噩梦,是将她折磨成人格分裂的罪魁祸首。当年怀孕被关在地下室的那半年,她日日梦见吴诗情用那双恶毒的眼睛盯着,仿佛要将她的肚子刮下来,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对方?

    也许吴诗情的装扮在别人看来天衣无缝,完全认不出来,可又怎么会逃得过她夏晚晚的眼睛?

    只是两年多的牢狱生活,似乎一点没有改变吴诗情,且让她变的变本加厉。

    夏晚晚望了眼那群人,再这样下去她今天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