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我不愿意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回到南山公寓,夏晚晚才觉得疲惫,是那种身心俱疲的累,她忍不住想,沈崇岸这些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洗了个澡出来,就看到手机一闪一闪。

    夏晚晚接起就看到曜天的小脸,原本压抑的心情陡然放松下来,按了接听,“曜天宝贝,想妈咪了?”

    “妈咪,你什么时候来接宝贝?”小曜天一开口就追问,那双和夏晚晚相似的大眼睛在屏幕上忽闪忽闪,如夜空中最亮的星辰。

    夏晚晚被萌的心里直发软,可现在的处境却不允许她去接曜天,只能哄着小家伙,“宝贝,妈咪最近很忙,还不能去接你。你能告诉妈咪你在那边都做什么吗?”

    “噢。”小家伙失望的噢了一声,但马上想到什么,声音雀跃的跟夏晚晚说,“妈咪,祖爷爷有个很大很大的庄园,庄园里种了好多青菜萝卜,我还认识了小白,小白可喜欢我了,祖爷爷说,等过些天菜园里的瓜果就能吃了,他会带我亲自去摘……”

    “小白是?”晚晚听着儿子叽里咕噜的说,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小白是祖爷爷养的山羊,通身都是白的,连犄角都是,会咩咩的叫,小白是我给它起的。”小曜天奶气的声音隔着屏幕传过来,晚晚看着儿子神采飞扬的脸庞,哪里还有曾经的郁郁寡欢。

    夏晚晚突然觉得崇岸将小家伙送到爷爷那边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那你告诉妈咪,小白都喜欢做什么?”

    “小白喜欢吃草,我给它喂骨头它都不吃……”

    小曜天滔滔不绝的给夏晚晚讲着自己在庄园里的见闻,以及他和小白的点点滴滴,直到最后困倦的睡了过去。

    夏晚晚看着屏幕里安静下来的小脸,原本冷艳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竟比任何时候都想念小家伙,想念被困在警局的沈崇岸。

    暗叹了口气,沈崇岸为了让照顾曜天,将张嫂也送去了秦皇岛,整个公寓里安静的仿佛落针可闻。

    夏晚晚挂了手机,就看到十几个未接电话,竟然都是宫云海的。

    她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正思考要不要回过去,宫云海的号码又开始闪烁。夏晚晚深呼吸,接起电话,“如果你要跟我谈沈崇岸的事,抱歉我现在没兴趣。”

    “今天的事,我道歉。”出乎预料,宫云海仿佛没听到夏晚晚说什么,开口就道歉。

    “嗯?”夏晚晚愣了下,轻嗯一声带着询问。

    这些日子,以她对宫云海的了解,他绝不是好说话,轻易就罢休的人,这时候突然给自己道歉,是又有什么目的?

    “我是认真的,是我太自以为是,不该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你身上。”宫云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有些疲惫。

    夏晚晚听着叹了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一个这样傲慢又站在娱乐圈顶峰的人给她道歉,确实太为难他了,宫云海能如此坦诚,她自然也不会继续追究,但还是非常明确的表达立场,“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今天的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晚晚……”宫云海听完心中懊恼,他今天真的太莽撞了,那件事本来就不该他去揭开,现在好了,适得其反。不但没将人留住,还让晚晚对他生出了反感,暗暗呼了口气,轻唤了声晚晚,“我妈想见见你。”

    “我最近很忙,等过些日子了吧,崇岸这边走不开。”夏晚晚没想到宫云海再次提起方清,还说方清想见自己,她可以拒绝宫云海,却无法拒绝方清。

    毕竟那是她妈妈名义上的亲人,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姨母。

    “沈崇岸还没出来?”夏晚晚的话让宫云海一滞,按理说沈崇岸今天下午就该出来了。

    “嗯,出了点问题,”在沈崇岸的事情上,夏晚晚并不想跟宫云海多谈。

    “我知道了。”宫云海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夏晚晚声音里的冷淡,应了一声便道了晚安,这时候他多说多错,倒不如先卸下晚晚的防备心。

    挂了宫云海的电话,夏晚晚看了手机一会,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可这时候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勉强自己先休息。

    第二天,如夏晚晚预料,沈崇岸将公司股份全部赠送她的消息被记者放了出去。

    好在周森速度快,在事情的影响力还没有扩大的时候便及时遏制在了摇篮。

    可虽然如此,在行业内这个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再加上沈崇明的恶意散播,公司老股东退股的事也被渲染的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在传沈氏总裁被抓,沈氏要倒闭。

    到了下午,夏晚晚跟周森他们忙的焦头烂额,但股票还是又创新低。

    有些颓丧的夏晚晚,站在落地窗前,好一会才让自己神经不那么紧绷,结果内线响起,沈崇明找上门来了。

    “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挂了内线,晚晚讥讽的低语,而办公室的门已经被推开,周森带着沈崇明走了进来。

    “我想跟你单独谈谈。”沈崇明一进来就挑衅的望了眼周森。

    夏晚晚看着姿态从容的大少,就知道他带着目的而来,朝着周森示意的点点头,表示她可以应付。

    周森应声退下。

    办公室里就剩下了夏晚晚和沈崇明。

    “撑起一个高楼很不容易,尤其是撑起一个即将倒塌的高楼。”沈崇明上来便意味深长的说道。

    “如果大少今天来是想跟我卖关子,对不起,我不感兴趣。有什么想法目的尽管说。”夏晚晚懒得跟沈崇明玩文字游戏。

    “哈哈哈,直爽。”沈崇明哈哈大笑一声,然后看向夏晚晚,“怎么才能让你把股份卖掉。”

    这次沈崇明果然单刀直入。

    夏晚晚冷笑,“大少就这么想抢走沈氏?”

    “什么叫抢,我才是沈氏的大少,最有资格的继承人,其他人算什么?”夏晚晚一个抢字明显惹恼了沈崇明,让他愤怒的腔调自己才是沈氏真正的继承人。

    “哦。”晚晚听完平静的哦了一声,她虽然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将公司交给二少,交给沈崇岸,却独独不交给沈崇明有些困惑。

    但公司是爷爷一手创建,他有资格决定给谁不给谁,沈崇明如今的抱怨不满,甚至恨意,她可以理解,却无法认同。

    而夏晚晚轻飘飘的那一句哦,让沈崇明猛地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差点被这个女人带着节奏跑,眸底闪过一抹阴翳,再看看夏晚晚却已经平和下来,“趁现在还不晚,说出你的条件,否则等公司成了垃圾,你连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了。”

    “听大少这么说,我还真有点怕呢。”沈崇明的话说完,夏晚晚一脸怯怯的回答。

    沈崇明恢复往日和煦的笑,“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可我要是不聪明呢?”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