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我哪里也不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7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的状态让朱周和阿乐都揪紧了心,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急的团团转,最后连周森都惊动了。

    “太太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周森脸上没什么表情,可还是让跟了他不少日子的阿乐觉察到了不满。

    “这……太太知道了老板的情况,坚持要过来。”阿乐的有些心虚,毕竟周特助之前吩咐过不能让太太知道。

    周森听完微微皱了下眉,仍看不出太多的情绪,朱周以为他在恼阿乐,“周特助,事情是这样……”

    朱周快速的将夏晚晚从发现问题到坚持回燕京的情况简述了一番。

    周森这次神情终于动了动,“你说宫总和太太谈话之后,太太一路都很沉默,还有些恍惚?”

    “是,当时情况特殊,我们没办法知道太太和宫总聊了什么。但宫总用那种方法想要强留太太却是一定的。”朱周继续回答。

    这下连周森都有些为难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老板还没出来,这时候如果太太有个三长两短,老板到时候还不跟他们拼命?

    暗暗的呼了口气,周森上前准备敲门。

    不管发生了什么,太太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都不是个事,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紧要关头。

    只是就在周森刚抬起手,还没敲响房门,晚晚却先一步打开了,目光正好迎上周森,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们现在去警局。”

    “太太……”

    “他是被带去调查,又不是真的逮捕,按照规定48小时就该释放,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晚晚说着看了眼时间,然后自顾自的往前走。

    阿乐和朱周下意识的都看向周森。

    周森则快步跟上夏晚晚,“太太,老板还是希望您能回魔都,那边有宫先生……”

    “我是他太太不是宫云海的太太,让别的男人保护我,他就那么放心?”听到宫先生,晚晚莫名心中一股邪火,冲着周森吼了一声。

    周森被吼的莫名其妙,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不祥,难不成宫云海对太太做了什么?

    但很快周森就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解释道,“老板是担心您的安危。”

    “他担心我的安危,难道我就不担心他?”夏晚晚努力将宫云海的话抛到一旁,不论如何,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她都应该相信崇岸,而不是被别人的话误导。

    宫云海是她的天赐哥,又怎么样?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她凭什么相信他的话而不相信自己的男人。

    呼!

    深呼一口气,夏晚晚努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才看向周森,“抱歉周特助,我刚才脾气有些急了,不过我既然回来了,在事情没有完全解决前,暂时是不会回魔都。我的意思不知道你明白了吗?”

    道歉归道歉,立场是立场,晚晚说的很清楚,周森又怎么会不明白?

    “我送您过去。”周森看了眼晚晚的神情,那目光里的坚定让他微微一怔,想到最初看见夏晚晚时的情形,她身材臃肿目光怯懦闪烁,从一开始他就不看好她和老板,甚至这一次的回归,周森也不以为意,觉得她只会是老板的拖累,觉得一个人再瘦再美,骨子里的东西不变,那就只是换了个躯壳罢了。

    裴玥不就是一个例子。

    她用精致完美的容貌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善解人意楚楚可怜的娇弱美人,可这些最终还是无法隐藏她的狠辣、野心,以及那包藏祸心的恶毒。

    所以夏晚晚之前对老板表现出的冷漠疏离,以及自强自立,在周森看来多少也有些做戏的成分。

    可这一刻,周森才忽然意识到,眼前身材玲珑有致,面容娇艳却清冷的女人,早已经不是他跟着老板最初见到的那个胖子了。

    不止是身材容貌大变样,如今的夏晚晚是真的自信、优雅,目光坚定不掩光彩,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让人难以抵抗的女性魅力,却不似裴玥那般的柔弱给人保护欲,相反此刻的夏晚晚倒像是女战神,颇有势不可挡的架势。

    这样的太太,别说他,可能连老板都左右不了。

    意识到这些,周森再不敢多话,客气的做了个请的姿势,连声音都多了几分恭敬。

    晚晚点点头,直接上了车,周森连忙跟上。

    朱周和阿乐也不敢迟疑,跟在了夏晚晚的车后。

    到了警局。

    夏晚晚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可警方却告诉她,不少证据都指向沈崇岸,现在他不但不能被放出来,而且不能保释。

    警方的话让夏晚晚瞬间就变了脸色,她意识到哪里可能出问题了,余光瞥了眼周森,发现周森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心里咯噔一下,面色却已经恢复正常,看着警察,“我是沈崇岸的妻子,我有权利见他。”

    “这……”

    警察有些迟疑,夏晚晚的脸冷下来,“我先生既没有被判刑也没有被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难不成还不让探望?”

    “这……您请。”警方没想到夏晚晚会如此强势,有些为难的支吾,最终也没敢拦着夏晚晚。

    冰着脸,夏晚晚走进了会客室,直到看到气色一般,但精神不错的沈崇岸后,脸色才稍稍缓和。

    倒是沈崇岸完全没想到夏晚晚这时候会出现,以他对宫云海的了解,断不可能让晚晚过来的,一下子脸色有些难看,“谁让你回来的?你不知道现在这边情况复杂吗?”

    晚晚听着沈崇岸急切中带着关心的声音,没吭声。

    沈崇岸不由的蹙眉,“夏晚晚你听到我的话了吗?”

    “你不用那么大声,我不聋。”不似沈崇岸那么焦急,夏晚晚轻飘飘的回答。目光仍旧落在沈崇岸的身上,细细的打量着男人,这才发现他虽然看起来变化不大,衣角却有些折痕,这在以前,沈崇岸几乎是无法容忍的。

    他嘴上不喜欢别人夸他美,自己却极为臭美又注重细节,再加上轻微的洁癖,别说折痕,衬衫上连个细微的印子都不能有。

    可此刻……胡茬都长出来了。

    想到这些,夏晚晚鼻子微酸,他把一家人送走,其实早就料到眼前的情况了吧。

    呼!

    叹了口气,晚晚的语气一软,“现在是什么情况,不是应该48小时就释放吗?”

    “他们找到了一些证据。”见晚晚态度缓和下来问话,沈崇岸简洁的回答,然后话题又绕了回去,“我让朱周今天就送你回魔都,如果你实在不喜欢那边,也可以去爷爷那里,反正曜天一直嚷嚷着想你……”

    “我哪里也不去。”不等沈崇案说完,夏晚晚就打断了他的话。

    沈崇案一怔,但立马提高音调,“晚晚,听话。”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