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天上掉下来的表哥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强行带走,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带了什么违禁品?

    “麻烦警察同志,我带了什么违禁品?”夏晚晚用力想甩脱警方的控制,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

    “到了警局自然会告诉你。”负责的警察没有丝毫人情味的说道,仿佛夏晚晚是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

    夏晚晚脸色很差,看了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要登机了,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赶上,再晚的话沈崇岸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

    越想晚晚心中越是焦急,可走在旁边的警察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惹得晚晚很是不满,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绕过安检通道,又走了几百米,晚晚终于看到了机场公安部,心中之前隐隐的忐忑放下,还好不是假警察。

    之前被劫持的经历让她始终对人没什么安全感。

    只是她的行李中能有什么违禁品,脑袋一闪而过申娟上次的遭遇,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回想她从整理行李到上车一路来的细节,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再加上阿乐和朱周都在身旁,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违禁品……

    夏晚晚正想着,人已经进了警局,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背影,眼眸陡然沉下,一股无名愤怒涌出,“你到底想干什么?”

    宫云海转身就对上夏晚晚的怒火,“我们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夏晚晚是真的被宫云海惹恼了,冷冷的回答,然后扭头看向带她过来的警察,“麻烦警察,我到底带了什么违禁品?如果没有请放我走。”

    “这……您确实带了违禁品。”那警察迟疑的望了眼宫云海,又将目光落在夏晚晚的身上,勉强回答。

    夏晚晚冷眼看着警察,“什么违禁品?”

    那警察倒也不含糊,将一瓶防狼喷雾拿了出来,“是这个,不允许带上飞机。”

    “既然如此,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还请快些,我马上就要登机。”夏晚晚认出来,那的确是她之前用来防身塞在包里的,可是这个大小和剂量她是查过航空管制的,并不属于危险品。

    可这会晚晚实在不想跟警方扯皮,直接催促。

    如果她没记错,就算将她的喷雾归属于违禁品,最多也只是给予书面警告,并不会影响登机。

    宫云海没想到夏晚晚态度会如此冷硬。

    “这……”负责的警察也被夏晚晚的态度搞得有些发懵,有些不安的望了眼宫云海。

    “抱歉,麻烦你们,剩下的交给我吧。”宫云海见此,直接对警察说道,人也上前一步走到晚晚身旁,“我知道你很生我的气,也知道这样做会引起你的反感,但我必须这么做。”

    “如果你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我很感谢,但并不是每个人的好意都会被接受。”夏晚晚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宫云海的脸上,将自己的想法清晰无误的表达给了对方。

    宫云海嘴角翕翕,一时竟被说的无言以对。

    晚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外走,她还赶时间,既然警方没什么问题,她并不觉得自己有留在这边的必要。

    可她还没走出警局,宫云海一个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你听我说!”

    “宫云海……”感受到那温热的大手触碰到自己略显冰凉的肌肤,晚晚惊呼一声就想甩掉宫云海,却被握的更紧,脸色发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去里面讲。”说着,宫云海不管三七二十一拽着晚晚就进了警务室,顺便把里面执勤的赶了出来,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被拎小鸡一样拎出来的警察不安的看向自家老大,“王队,这是什么情况?那人好像是……”

    “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人,懂?”那王队警告的看了下属一眼。

    那属下也是个机灵的,忙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您放心。”

    警卫室里。

    夏晚晚的脸色已经不能用冷形容,她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有些密封的空间,几乎是下意识的寻找求生通道。

    而她这些反应毫无遗漏的落到了宫云海的眼里。

    宫云海叹了口气,放开夏晚晚的胳膊,“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印象吗?”

    晚晚听着这话觉得莫名其妙,她该对宫云海有印象吗?如果说的是他演的电影,她自然是有的。

    但从宫云海目前的反应里,晚晚可以确定,他说的不是荧幕上的那种印象。

    难不成在没有赌场的事件之前宫云海就见过她?

    可在娱乐圈,她就认识一个纪凌风,跟宫云海之前完全搭不上边,哪里会有什么印象?还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就认识过?

    晚晚想了一圈,发现自己真的对宫云海没有丝毫的印象。

    “我是方清的儿子,你该知道方清是谁吧?”宫云海看着夏晚晚的反应,就知道她真的对自己没有任何印象了。

    说不出心底究竟是什么情绪,有些失落有些自嘲,可又觉得她当初那么小,也应该不记得自己。

    “你方姨的儿子?天赐哥?”晚晚听到这个略微陌生,但却亲切的名字,惊呼一声,宫云海竟然是方清的儿子,是小时候那个总偷偷塞她糖果,还带她捏果泥人的表哥。

    居然是他!

    夏晚晚美眸睁大,仔细的凝望宫云海那张温润如玉,非常具有欺骗性的帅气脸庞,实在跟年幼时咋咋呼呼,有些单薄削瘦的男孩子联系不到一起。

    “嗯,是我。天赐是我的小名。”听到晚晚的话,宫云海猛地松了口气,这丫头还记得他的小名,看来对他也不是毫无印象的。

    那刚才一直拼命安慰自己的心忽地就有些开心起来,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雀跃。

    “你……怎么会是你?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认出了我?那为什么不告诉我?方姨现在在哪里?她身体还好吗?为什么你们家突然离开就没了音讯,妈妈当时伤心了好久……”有些事情没有契机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但一旦打开记忆的闸门,就发现好多事情其实都不曾被忘记。

    而晚晚为什么还记得方清,不是对方真的在她的记忆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是她的妈妈因为这个人伤心过。

    连带着也就记起了关于宫云海的一些片段。

    可也只是片段。

    “说来话长,我妈知道了小姨的事情,很心疼你,想要见见你。”宫云海在知道晚晚还记得母亲后,脑袋也冷静下来,并顺理成章的将自己母亲抬了出来。

    晚晚一愣,这些她倒没想过,皱了皱眉,“改日我会去拜访方姨,但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吗?”

    认亲的事,晚晚觉得不着急。

    只是她的话说完,宫云海就郁闷了,敢情他说了这么多,这丫头根本就一句没听进去!

    暴躁!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