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预祝裴小姐早日脱困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警局。

    裴玥已经在里面待了将近24小时,从最开始的不肯相信,不愿接受,到听到沈崇岸的话,整个人才渐渐清醒过来,沈崇岸对她真的下狠手了。

    而且他知道了一切。

    裴玥努力从沈崇岸之前对她的态度里找出蛛丝马迹,这才发现沈崇岸应该早就变心了,只是她一直太笃定。

    笃定沈崇岸对夏晚晚更多的是愧疚,只要她想要,他的心仍旧是她的。

    在沈崇岸将夏晚晚强留在燕京,她也只以为是因为沈曜天,觉得只要她愿意,两年前可以让夏晚晚消失,两年后更不在话下。

    以至于沈崇岸一颗心都扑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她还在筹备他们的婚礼,直到夏晚晚大闹婚礼,并且将沈崇岸一纸告上法庭。

    而那时她愤怒之余,还幸灾乐祸那女人愚蠢,是打算耗尽沈崇岸对她的愧疚。

    虽然心中略有不安,但并没有觉得沈崇岸会真的舍得放下她,毕竟这些年她是知道沈崇岸对她的感情的。

    可如今坐在这四四方方的屋子里,有些被她忽略掉的记忆才渐渐清晰起来。

    在夏晚晚诈死的这两年,沈崇岸有太多可以娶她的机会,但都被他不经意的忽视了。在看到夏晚晚归来后,他在她面前极力掩饰,却早已经没了最初的耐心。

    在答应和她举行婚礼,也是在被她一次次的逼婚,和父亲给沈氏的注资逼得没有退路后的选择。

    那何尝不是对夏晚晚的一种保护?

    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

    甚至,夏晚晚当初的大闹婚礼现场,未必不是沈崇岸自己默许的?

    这一切早就有了蛛丝马迹,是她太自负了。

    对元翔是如此,对沈崇岸亦是如此,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想明白这些,裴玥那双漂亮的眼眸里蓄满了恨意,从一开始沈崇岸就在耍她!

    所有对她的好,都不过是权宜之计,她竟然还在父亲提出让沈家易主的时候犹豫不决,不肯早些放弃沈崇岸。

    “我裴玥是这么好骗的吗?”猛然睁开眼睛,裴玥阴狠的低喃,让那张无比精致的面容都变得有些狰狞。

    好一会平复下因为愤怒颤抖的身体,然后起身怕打着临时囚牢的门,“我要见律师。”

    跟宋老来的还有沈崇明。

    裴玥自然认识宋老,因为这个人是她推荐给父亲的。

    若论这个世界上有谁比她更了解元翔,裴玥相信,不是他的父母,更不是他的兄弟,而是宋老。

    这个一手将元翔带出来的律政长老。

    “宋老。”裴玥已经收拾好情绪,见到宋老,保持微笑,“想必您应该已经见过我的父亲了?”

    “恩。”

    宋老,姓宋,单名一个相,丞相的相,而他也的确担得起这个名字。如今五十有余,却风度不减,和裴督国一样爱好中山装,但与裴督国给人地主豪绅的感觉不同,宋老将那一身中山装穿的颇有大文人气质。

    听到裴玥的话,宋老淡淡的打量了一眼眼前气质出众的女孩,态度不明的恩了一声。

    裴玥心中不满,既然答应了裴家,还拿什么腔调?面上客气却不掩傲慢,“我希望宋老帮我无罪释放。”

    “不可能。”宋老随手翻了翻裴玥的诉讼资料,直接否定。

    “您是怕输给自己的学生吗?”裴玥盯着宋老,轻笑一声问,带着浓重的挑衅味道。

    宋老一口怒气冲上心头,可想到什么最后还是极力压了下去,那双睿智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已经没了最初的和颜悦色,也终于将案宗上那个不择手段的恶魔和眼前的女孩形象重合起来。

    如果不是以现在这种方式相遇,他多半会对眼前的女孩有非常好的印象,这是跟他孙子年龄相当的少女啊!

    可是……

    那在各种大场合都未曾失过分寸的老人,此刻手却有些颤抖,望着裴玥,“法律是讲求证据的,再强的个人能力都无法凌驾在法律之上,还请裴小姐配合。”

    “哈,我父亲为什么请你,你不知道吗?别给我讲什么法律,我只问你能不能让我无罪释放?”

    “你!”宋老被裴玥的蛮横气的不轻,盯着眼前的人看了许久,猛地起身,“我会尽力,具体下次再谈。”

    说完宋老就朝着外面走去,那脚步有些蹒跚,让人莫名心酸。

    而看在裴玥眼里却只有讥讽。

    冷哼一声,看向还站着的沈崇明,脸上盈起弯弯笑意,“大少,好久不见。”

    “裴小姐,别来无恙。”沈崇明笑,牙齿外露让人一眼有种阳光灿烂的错觉,但那与沈崇岸略略相似,却不及其三分的眼睛里并没有什么笑意。

    以至于沈崇明会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虚伪感。

    裴玥暗忖,果然沈家三兄弟,最绝色的还是三少。

    可惜了。

    “大少想通了?”裴玥一改刚才在宋老那里的强硬,在沈崇明面前笑得像个无害的兔子,可沈崇明不傻,这无害的笑容下,谁也不知道她何时会给你一刀。

    而他知道,裴玥自然也知道。

    可裴玥却酌定,只要她开出的条件足够优渥,沈崇明绝对会松口。

    因为她太清楚了,沈崇明当年被沈崇岸赶出沈氏的耻辱让他这两年备受煎熬,再加上创业不顺,曾经用股份换来的上亿资产已经缩水严重,如果拿不回沈氏,他怕是会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

    与其那时候被世人再次嘲笑,她相信沈崇明更愿意再赌一把。

    只要沈崇明不甘心愿意赌,她就知道自己有机会。

    人性如此。

    “与其问我是不是想通了,我倒觉得裴小姐更应该关心一下你能不能从这里出去。毕竟你要出不去,什么都是空谈。”沈崇明还是笑,依旧不达眼底,但那野心也藏不住。

    “不管我出的去出不去,只要裴家在,我承诺给你的都会实现。”裴玥也笑,即便被关了二十四小时,依旧妩媚动人。

    “这我自然是信的,不过谈生意最忌讳空口无凭,裴小姐该是知道的。”

    裴玥在心里冷哼一声狐狸,面上却一点都不懈怠,“自然,你且等着就是了。”

    “好。”

    “呵呵。”裴玥笑,在探监室斜打下来的光里看着有些诡异。

    沈崇明伸手,“预祝裴小姐早日脱困。”

    “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呵呵……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